第982长 一对璧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82长 一对璧人!

也不知道那些风言风语怎么传出来的,说什么徐军长和太太感情不睦常年分居。 说什么周家那个私生女长的不好看性子也不好,私生活不干净,徐军长厌恶她至极,早晚要离婚。 若不是方才她在最前面,远远看到了徐慕舟和周念下车那一幕,她也深信不疑。 但是现在,让她相信徐军长夫妇关系不睦?呸,打死她都不相信! 就算徐军长在人前演戏,为了保持夫妻之间的体面,可那些小细节也骗不了人。 徐太太刚下车,许是穿着高跟鞋,一下没站稳,给她开车门的副官下意识的要伸手扶,徐慕舟一把就把她给拽到了自己怀里去,那副官都傻眼了。 她自己也是过来人,她会看不出来徐军长的反应是什么意思? 他对自己太太,绝不是外界所传的那样。 呵呵,今晚怕是这些各怀鬼胎的人,一个一个都要扫兴而归失望透顶了! 再说了,徐太太那样艳光四射的美人儿,徐军长又不是瞎子,凭什么不喜欢不疼着宠着? 徐慕舟稳稳的扶着周念的腰,甚至还配合了她的步伐,一步一步向那灯火通明的会场中心走去。 周念这是第二次穿高跟鞋。 第一次是在她和徐慕舟的婚礼上。 她很不习惯,好几次都差点摔了,但徐慕舟自始至终都冷着脸,好像就礼节性的扶了她一次,又很快收回了手。 婚礼结束周念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脚上也磨破了几处,疼的钻心,以后就再也没碰过高跟鞋。 这第二次穿,也十分的不熟练。 “对不起”周念明显感觉到徐慕舟放慢了步伐走的很不舒服,他向来是大马金刀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走路也是疾步如风,但现在,却因为她的缘故,走的慢吞吞的,步子都迈不开。 “好好走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徐慕舟也有些后悔,不该让周念穿这样高鞋跟的鞋子了,他看着都有些提心吊胆的,这要是不小心摔一跤扭一下,怕是都要骨折。 周念这条红裙子,是必定需要恨天高才能撑起来的,为了漂亮和气场,也只能豁出去了。 “嗯,我会小心的,绝不会摔跤,绝不会给你出丑的” 周念捏了捏拳头,自己给自己鼓劲儿。 反正无论如何,就算是咬碎牙根也要撑完全场,绝不能让徐慕舟丢脸。 徐慕舟看了看她信誓旦旦的样子;“” 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顾英男擎着酒杯,和陈默宋小山几个人一起站在落地窗前。 眼前人影攒动,无数人都争先恐后的想要早点看到徐军长这个传说中的太太,毕竟,周念从未曾在帝都正式亮过相,众人自然都对她十分的好奇。 顾英男实则也是好奇的,只是她不屑于表现出来。 他们这些人和徐慕舟的关系是非同一般的,她当然不会把自己和那些胸大无脑的花痴女们都摆在同一个水平上。 再说了,就算徐慕舟的太太真的生的很漂亮,那又如何,在顾英男看来,也不过同样是花**而已。 宋小山走过去,和顾英男轻轻碰了一杯:“英男,这么多年,你心里一直都没放下过吧。” 宋小山曾追过顾英男,但被拒绝,宋小山如今有妻有子,日子也过的很不错,但顾英男,总像是在他心里扎了一根刺。 顾英男低头浅浅啜了一口酒,目光渐渐璀璨坚定:“小山,应该说,我从来都没有放下,也没想过放下。” “那你当初为什么嫁给那个鬼佬?” 顾英男擎着杯子的手指骤然紧缩,指节都捏的发白,许久,她方才抬头漫倦的对宋小山一笑:“私人感情,无可奉告。” 宋小山轻笑了笑:“英男,我知道我没资格劝你,但站在朋友的立场上,我还是想要劝你一句,算了吧。” “为什么?”顾英男桀骜望着宋小山:“为什么算了?我错了一次,我不想再错了!” “可是他已经有太太了。” “那又如何,那个女人配不上他!” “但他娶了她。” 顾英男紧紧抿着嘴唇,正要开口,她瞳仁倏然收紧了,目光直勾勾的落在前方不远处,那一对携手而入的璧人身上。 宋小山悲悯的望着她,心里忍不住的轻叹。 顾英男没有知觉的咬紧了嘴唇,她的目光,一直都胶着在,徐慕舟揽着他太太细腰的手臂上。 她看得出来,那不是虚假的表面功夫,也不是在人前演戏,徐慕舟的身子和那个女人贴的很近,他的姿态,是一种下意识的小心护着的姿态。 顾英男修过心理学,也学过人类肢体语言所代表的各种涵义,因此,她连欺骗自己都不能。 更何况,还有他太太身上那条红裙子,顾英男怎么会忘记呢? 就在两个小时前,她还曾想买下这条裙子,可店员说,这裙子已经被人买下了。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竟会真的是徐慕舟买下来,送给他的太太的。 陈默和江淮安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彼此眼中探寻到了一个讯息。 那就是,他们之前所知的那些消息,传言,根本都是错的。 原本的那些嘈杂声,议论声,渐渐消弭,归于一片沉静。 人群自动分开,让出一条道来。 徐慕舟一身威仪军装,挽着乌发雪肤红裙动人的周念,缓缓走到会场的中心,站定。 周念感觉到了周遭各色各样的目光,滚烫的,灼烧的,嫉妒的,形形色色。 她却奇异的忽然不再紧张了,实则刚才快要进来时,她还觉得自己紧张的不行,全身都在发抖。 但这一刻站在这灯火辉煌之下,她却觉得心跳忽然就平复了下来。 徐慕舟的手掌握着她的腰,她知道他就在她的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护着她,有了这个认知,她忽然就不怕了。 徐慕舟的讲话十分简短精炼,讲话结束之后,他自有应酬,周念身为他的太太,当然是寸步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