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英雄救美,当以身相报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77章 英雄救美,当以身相报

“去死吧野鸡!”姜烟忽然整个人都癫狂起来,她一步上前,拽住姜如的头发将她推到墙边狠狠撞了上去:“别他吗再来假惺惺的装好人,姜如你给我记住,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和白桦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神经病!疯子!她是个疯子,她有病!快把她拉开……如如,我的如如啊……” 白桦吓的失声尖叫起来,教室里乱成了一团,待到姜烟终于被人拽开,姜如已经看起来狼狈不堪,头发也被姜烟拽掉了一缕,脸上的巴掌印红肿凸起,哭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可怜极了。 白桦抱着女儿心疼的大哭,有人报了警,有人在劝慰着那母女俩。 姜烟眼神失了焦距,一个人站在那里,唇色都成了一片惨白,她空洞的视线不知落在了何处,眼底一丁点的光都没有。 没人去安慰她,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像是看疯子一样。 周念到底还是看不下去,走过去轻轻握了握姜烟的手,她的手冰凉的吓人,整个人看起来一丁点的活气都没有。 “妈,算了吧……姐姐有病,我们就不要再刺激她了……”姜如理了理头发,擦干眼泪,又摆出善解人意的柔弱嘴脸,望向身侧正安慰她们母女的学员:“我姐姐她精神不太好,常年都要吃药,其实她不是故意这样的……她只是因为有病……” ”对啊,我有病,精神病,你该知道精神病杀人不犯法的吧!“姜烟冷笑,声音渗人。 姜如立刻闭嘴了。 周念明显感觉到姜烟的情绪又剧烈的起伏起来,她抖的越来越厉害,眼神里的空洞渐渐又被狰狞取代,周念忙紧紧攥住了姜烟的手,沉声道:“姜烟,你冷静一点,再闹下去,对你没好处。” 已经报警了,姜烟动手打人,本就理亏,如果这会儿她情绪再失控,再动手,被警察撞上,就更严重了。 周念话音刚落,警察就到了。 白桦立刻抖擞了精神,对警察道:“警察同志,你看,就是她动手打人,她把我女儿打成什么样了……” 警察看了看满脸伤的姜如,又看了看姜烟,走到姜烟跟前:“走吧,跟我们回局里去。” 姜烟的视线定定落在白桦母女脸上,她清晰看到了她们母女眼底的得意,她真想上前把这两个人都给撕成碎片,她真想,和她们玉石俱焚! 可她不能。 姜烟死死的咬着牙根,心脏突突的跳着,太阳穴那里的筋脉也在剧烈的抽搐跳动,她觉得头痛欲裂,可她不能倒下,她不能在这对贱人母女面前倒下! “我和她一起吧,我是她朋友,也是目击证人之一。” 周念看看姜烟,到底还是心头软了软,她紧紧扶住了姜烟的胳膊,对警察开口道。 几个人都被带到了警局,人证,监控,都清清楚楚,姜烟动手打人在先,被拘留十天是没跑了。 白桦母女录完口供,倒是连面子情都不再做,洋洋得意的离开了。 姜烟抱着膝盖坐在墙角角落里,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周念大概猜到了点什么,刚才那对母女是姜烟的继母和继妹,这世上没几个人能和继母相处融洽,但闹成姜烟这样的,也少见。 但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到底是如何被逼成这样的?这背后的内幕,却没有人会关心。 他们只会在茶余饭后,议论姜烟是个交际花,议论她的风流韵事,议论她怎样不要脸抢别人男朋友老公。 周念把风衣披在了姜烟的身上,姜烟看了她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警察过来要把姜烟带走,周念到底还是没忍住,走到外面预备给徐慕舟打个电话,可却忽然看到了一辆车子飚车进了警局大院。 周念攥着手机,心头忽然微动,她往前走了几步,走到窗边,车子还未停稳,周念就看到陈景然从车上下来,然后快步向楼上走来。 周念觉得,自己已经没必要再给徐慕舟打电话了。 陈景然很快到了楼上,他看到周念时,不免吃了一惊,“嫂子怎么在这儿?” “我和姜烟一个画室上课。” 周念说着走到电梯边:“你过去吧,她状态有点不对劲儿,今天受了刺激,情绪很不稳。” 陈景然眼神有些复杂,他和姜烟的事,知道的人很少,他没想到周念竟会知道了。 “我先回去了。” 周念对陈景然点点头:“你快过去吧。” “嫂子,谢谢了。” 周念笑了笑,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周念听到了几声毕恭毕敬的‘陈公子’,她心里的担心就放下了。 陈家在帝都地位斐然,陈景然和厉慎珩又是打小的哥们儿,有他出面,姜烟怎么也不会被拘留了。 陈景然到的时候,姜烟已经被人戴上了手铐。 她身上原本披着的大衣也滑落了下来,深秋的天气,只有一条细吊带的黑色长裙,勾勒着她饱满窈窕的身躯。 也许是戴手铐时警察的动作有些粗鲁,姜烟手腕上有两道明显的红印子。 陈景然的脸色当即就冷了下来:“这怎么回事!” “陈公子,是误会…… “还不赶紧把姜小姐的手铐打开……” 那人一边小心赔着笑,一边忙让人去把姜烟手腕上的手铐打开了,还很有眼色的招呼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陈景然望着姜烟,姜烟也望着他,过了有半分钟,姜烟眼底的空洞一点点的散去,她又恢复了以往每次面对他时,有些谄媚的,小心讨好的模样。 “陈公子……”姜烟笑的十分魅惑,妖娆走上前,细白的手臂勾住陈景然的脖子,在他菲薄的唇上深深印下了一吻:“多谢陈公子英雄救美……” 陈景然脸色很难看,伸手把姜烟的胳膊拉了下来:“跟我回去。” 姜烟‘哦’了一声,乖乖的挽住了陈景然的手臂,偎在了他怀中。 陈景然眉毛蹙的很深,他神色复杂的望着姜烟,却到底还是没有把她推开。 姜烟抬起脸笑的越发娇媚动人:“陈公子今晚救了我,想让我怎么好好报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