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军长大人雄风不振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76章 军长大人雄风不振了……

“今天怎么这么矜持了……嗯?” 徐慕舟握住她细腰,腰胯轻顶,周念眼底水光点点,叫的嗓子都有些微哑了,手指无力攀附着他的双臂,“我哪天不矜持了……” 徐慕舟俯身在她耳边,将那夜周念亲他舔他喉结和在他耳边说‘徐慕舟……要我’的事儿,又色气十足的讲了一遍。 周念又羞又气,忽地想到姜烟给她支的绝招…… 两条细白的小腿就抬起来,夹着徐慕舟健硕的劲腰,柔嫩脚趾在他尾椎骨上方轻轻蹭着,果不其然,她这才刚一动,徐慕舟的神色就变了…… 周念趴在床上,看着那个脸色阴沉快要滴出水的男人摔门进了浴室,不由哭笑不得。 她也没想到姜烟支的招这么灵验啊,不过男人大多都很在意自己在床上够不够厉害,尤其像徐慕舟这样骄傲自负的男人,更甚。 所以,他怕是要耿耿于怀很久,自己方才竟然那么快就交代了这件事吧…… 周念拉起被子捂住了脸,忍不住又偷偷笑了起来。 这是结婚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看到徐慕舟在床上吃瘪了呢。 徐慕舟冲完澡出来,冷着脸把周念拎了起来,让她跪趴在床上:“再来。” …… 一向生活十分自律严格的军长大人,早上差点没能起来。 但今日军区有很重要的事,李副官急的在楼下团团转,但又不敢上去,好在徐慕舟还是及时收拾妥当下楼了。 周念跟在他身后,忙着吩咐厨房准备一些食物打包,在家吃是来不及了,只能委屈他在路上吃了。 李副官都不敢抬头看周念一眼,虽然周念捂的严严实实的,可那张脸,实在是任谁看一眼都看得出来,昨夜该是被人怎样狠狠的疼爱过。 周念也察觉到了众人的异样,把打包的食物塞给徐慕舟,就找了个借口匆匆上楼了。 徐慕舟看她如兔子一样落荒而逃,倒是不由得笑了。 李副官在一边看的牙根都酸了。 您老人家能别笑的这样一脸春情荡漾又宠溺的虐狗吗? …… 周念下午还有一节课,今天李副官也忙的脱不开身,就让官邸的司机送她过去的。 周念刚到,就看到昨天那个女孩儿等在楼下。 见到周念下车,那女孩儿忙迎了过来,脸上带了抑制不住的几分欢喜:“周小姐,医生说云晟已经过了危险期,我是专程来感谢您的……” 周念也很高兴:“那你们好好照顾他,我得空再去看他。” 那女孩儿连连的点头:“那我不打扰您上课了,您有空一定要去医院看看云晟哥,他一定很开心……” 周念点头应了。 乘电梯上楼,到了教室,周念一眼看到了有几天都没来上课的姜烟。 深秋的天气,她只穿了一条黑色细带紧身长裙,奶茶色的长卷发散漫蜿蜒在肩上,更衬的皮肤雪白,几乎会发光一样,大衣搭在椅背,她一手拿着油彩盘,一手拿着画笔,正眯眼望着面前的画板。 以她为圆心的直径两米内,都没有人和她靠近。 周念想到徐慕舟的那些话,也不由得轻叹了一声,摘了外套挂在衣架上,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前。 姜烟看向她,周念还是对姜烟点了点头,姜烟也回了一个笑,就收回了视线。 课上到一半,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众人不由得纷纷搁下笔,往门口看去。 却见一个打扮优雅得体的贵妇,拉着一个年轻秀美哭的楚楚可怜的女孩儿冲了进来:“姜烟,姜烟你这个贱人给我出来!你出来!” 姜烟看着这忽然闯进来的两个人,倒是漫不经心的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她身姿妖娆的站起身来,抱了手臂下颌高高抬着望向两人:“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野鸡和小野鸡啊……” 姜烟这话一出,立时满场一片死寂,周念也不由得蹙眉看向姜烟,却见她眸中一片狰狞深冷,潋滟的红唇唇角,笑意讥诮而又刻薄。 “姜烟,你年纪小没教养,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要勾引你妹妹的男朋友!” “姐姐,我知道你也喜欢远哥哥,可是远哥哥已经和我在一起了……算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打扰我们了好不好?” 姜如哭的梨花带泪,好不可怜,真如一朵娇滴滴的小白莲。 “如如你求她干什么?她这样不要脸的贱人,惯爱抢别人的男人,不管香的还是臭的,老的还是小的,有她不睡的吗?” “你既然知道,那还来问我干什么?”姜烟复又散漫的笑了笑,她缓缓上前,一步一步走到姜如的面前,伸手轻轻拍了拍小白莲花的脸:“你自己留不住你远哥哥的心,跑来跟我哭什么?有这功夫,还不如回去好好练一练你的床上功夫……是不是,小野鸡?” “姜烟!你说话给我客气点,怎么说我也是你继母!如如也是你的妹妹!”白桦气的脸色惨白,好修养几乎都要绷不住,真想一把将姜烟这贱人的脸给撕了! “别他吗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不就是睡了个有妇之夫上位的野鸡小三罢了!” “我是你父亲明媒正娶的太太!”白桦恨的牙根痒,如果不是她现在已经是姜太太,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她真想扑上去打死姜烟这个小贱蹄子! ‘明媒正娶’四个字,好像刺激到了姜烟的痛处,她忽然整个人的状态变了,周念离她近,清晰看到她整个人都在发抖,而那双眼眸,完全被狰狞疯癫的神色充斥,周念不由得站起身来:“姜烟,你没事儿吧……” 她轻轻拉住了姜烟的手臂,这才发现姜烟抖的厉害,她慌忙想扶姜烟坐下,可姜烟却轻轻推开了她的手。 姜如咬了咬嘴唇,忽然又开了口,一副善解人意的口吻,却偏生句句带刺:“姐姐,我知道你心里委屈,觉得爸爸不疼你了,但是你到底是爸爸亲生的骨肉,只要你改邪归正,别再做这种有辱门风的丑事,我和妈去给爸爸求求情,爸爸还是愿意让你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