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小别胜新婚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75章 小别胜新婚

周念料到那容二不会放过云晟,却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睚眦必报的小人,云晟若是继续留在容家,怕这条命早晚都要葬送了。 总得想个办法,要么就让容二再也不敢动什么手脚,要么,就干脆让云晟远远离开帝都,去过新的生活。 “周念……” 昏迷中,云晟忽然痛苦的颤抖起来,口中含混凌乱唤着周念的名字,周念看着他腹部的枪伤处,鲜血再次涌出将绷带都染红,也不由得眼圈红了起来。 周念轻轻握住了云晟的手:“云晟……我是周念。” 痛苦抽搐颤栗着的云晟,好似听到了她的声音,冰凉苍白的手指,倏然紧紧攥住了周念的手。 周念觉得喉头哽的难受,她看着云晟,像是回到了幼时母亲惨死弥留那一刻,眼泪不自禁就涌了出来。 “云晟……你要活下去,好好活下去,云晟……你记住我的话,不管多么艰难,哪怕屈辱的像狗一样,也要努力的活下去……” 这是母亲去的时候,攥着她的手,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也会用同样的话来劝别人。 她和云晟有着一样的痛楚,一样惨烈难忘的过往,他们都是失去过至亲的人,而只有同样的失去过,才会懂得。 云晟失去求生意志,为什么?因为他觉得,这世上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 就如昔年的她,在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之后,也曾想过,哭过,为什么母亲不带她一起走。 可她最终还是熬了过来,云晟也会熬过来吧,然后,也会像如今的她一样,过的越来越好。 云晟的伤口又重新缝合,他的状态不太好,需要在ICU观察一周,如果能挺过去,也就无碍了,如果挺不过去…… 周念的心绪有些沉重,和那个女孩儿告别之后,她就离开了医院。 李副官见到她下楼,忙迎了过来:“太太,刚才军长打了电话过来。” 周念听到徐慕舟打了电话过来,忙振作了精神:“他怎么说?” “军长说今晚回官邸,问您在哪,我说您去医院看一个朋友,军长就没有多问。” “那我们现在也回去吧,等回去见面了,我亲自和他说。” 周念并不打算隐瞒徐慕舟什么,她心思坦荡,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能说的。 在她心里,也只是把云晟当作一个旧时的同学和朋友来看待,更何况,不管怎样,云晟的无妄之灾,也是因为那晚的挺身而出对她出手相帮。 周念做不到对云晟的生死置之不理,哪怕她其实能感觉到,徐慕舟很不喜欢她和除他之外的任何男人接触。 到了官邸,徐慕舟的车子已经停在了车库。 周念下车,看到主楼客厅里灯火通明,隐约能看到忙碌人影,知道是徐慕舟大约要在家里吃饭的缘故。 她拿了包,让李副官去休息,就快步向主楼走去。 徐慕舟正坐在客厅看新闻。 见到她回来,抬眼看了看她,视线又移到了电视上。 佣人接过她手里的包,周念换了拖鞋,询问佣人,厨房准备的什么晚餐。 “太太您去洗漱一下,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不着急,我去做个牛肉面吧。” 周念目光从徐慕舟脸上掠过,也没过去找他,直接去了厨房。 徐慕舟听到了周念和佣人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的,没有一点异样。 他的注意力却再也没办法集中在电视上播放的国际新闻上了。 干脆拿遥控关了电视,起身往厨房走去。 徐慕舟还未靠近厨房,厨房里就一阵兵荒马乱:“军长……” “军长您怎么过来了……晚餐马上就好了……” 周念看众人骇的手头的活儿都不会干了,不由瞪了徐慕舟一眼,“你去帮我剥蒜。” 徐慕舟挑了挑眉,站着没动,佣人忙道:“太太,我去帮您吧……” “你别去,就让他去。” 周念又看了徐慕舟一眼:“不想吃牛肉面啦?” 徐慕舟却想的更深了一层,她是在提醒他上次吃牛肉面之后的……福利? 徐军长乖乖的转过身去,问厨师:“蒜呢?” “在这儿……” 佣人忙递了蒜给徐慕舟,徐慕舟就认认真真的剥了起来。 佣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见徐慕舟笨手笨脚剥蒜,不由大眼瞪小眼,想笑又不敢笑,各自又有条不紊的忙碌了起来。 “给。” 徐慕舟把剥好的一把蒜递给周念,周念看都没看他:“洗一下,你刚才都没洗手……” 徐慕舟:“……” 晚饭准备好,佣人就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临走时还不忘贴心的对周念交代了一句:“太太,您和军长用完餐,这些东西就先放着,我明天一早就来收拾。” 周念不由得微窘,含混的应了一声,脸色有些微红。 这餐饭吃的,两个人都有点心猿意马。 搁下筷子,周念还是率先开口坦白了:“我今天去医院,是去看云晟了。” 徐慕舟脸上神色倒是很平静。 “他受了很严重的枪伤,听他身边人说,是容二做的。” 周念轻轻握住了徐慕舟的手:“我只是觉得云晟很可怜,和我,有些同病相怜,我们又曾是同学,他又帮过我,我没办法坐视不理。” 徐慕舟点点头:“这也是人之常情。” “我对云晟,只是把他当老同学和普通朋友看待,徐慕舟,我不希望你误会我。” 周念定定望住他,目光澄澈而又坚定。 好一会儿,徐慕舟复又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周念忽然笑了,站起身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脖子:“徐慕舟,我本来还以为你会生气的……” “以后再做什么,不许瞒着我。” “好。” 少顷,周念又道:“那你也一样,也不能瞒着我,任何事……” “好。”徐慕舟没有犹豫就点头了,他自觉在私人方面,不可能有什么需要隐瞒周念的,所以回答的十分干脆。 他几天没有回来官邸,而他原本对周念向来都十分热烈,这样小别几日,当夜自然又少不了一番缠绵。

上一篇   第974章 哄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