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吃醋吃的不要不要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71章 吃醋吃的不要不要的

云晟轻笑了笑:“我倒是不知道该先回答你哪个问题了。” “容少心里有气,发泄发泄也是正常的,我其实该谢谢你,若不是你让徐军长派人过来,说不得我会更惨。” 云晟指了指脸上的伤。 “你救了我,我这样做是应该的。” “当年……为什么忽然辍学了?” 周念淡淡笑了笑:“家里的原因,云晟,你呢,后来,你去美院了吗?” 她记得,云晟家里条件挺好的。 云晟垂下了眼帘,手指在桌案上轻轻扣了扣,周念看到他手背上,斑斑驳驳的都是伤。 “没有,高考那一年,家里出了变故,父母全都去世了,我就辍学了。” 周念怔住了,好一会儿,她方才轻轻说了一句:“云晟,对不起啊……” 云晟一笑:“有什么对不起的,人生在世,早晚都要经历这些。”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周念却知道,那一场变故,定然是血腥肃杀的,年少的云晟,经历了什么,才走到今日? 从无忧无虑,怀抱着美好希望的清俊少年,到如今身世飘零寄人篱下的小小保镖,周念不敢去想,云晟是怎么一日一日熬过来。 也许是两人都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周念很自然的生出了同病相怜之感。 “你如今,还在容家吗?” 云晟点点头:“容家老爷子对我有救命之恩,再说了,离开容家,我亦是不知道该去哪里。” “云晟……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想要继续念书,学画的话,我可以……” 云晟轻轻摇了摇头:“周念,时过境迁,我早已没了那些风花雪月的心思了。” 周念不由默然。 “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我没想到会在帝都再见到你,周念,我很高兴,看到你过的很好……我更是为你高兴。” “云晟,谢谢你。” 周念不再是那个十六七岁情窦初开的少女,她对于云晟,或许有过懵懵懂懂的一些仰慕或者是喜欢,但那所有的一切,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她嫁了人,她喜欢,尊敬她的丈夫,而云晟,不过是她觉得同病相怜的一抹过去追忆而已。 天色暗沉下来的时候,周念与云晟走出咖啡厅,站在路边挥手道别。 周念看着云晟离开,她招手想要拦出租车,却听到了李副官的声音:“太太,军长在车上等着您。” 李副官的神色有些淡淡的担心,周念不由得心头一凛,徐慕舟来了多久了?他是不是……看到她刚才和云晟告别的画面了? 周念心里并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但就是莫名的有些紧张。 “太太,军长来了有一小会儿了。”李副官低声的提点了一句。 周念忙道了谢。 随着李副官走到车边,周念发现,徐慕舟的车子停在马路的对面,正好可以看到那间咖啡厅。 她和云晟就坐在一楼靠窗的位置,徐慕舟……是不是全都看到了? 李副官打开车门,周念弯腰上车,徐慕舟坐在后排,天色暗沉下来,他英武的脸容就没在那氤氲的暗色里,只能看出一个线条锋利的轮廓,并未能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周念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快了起来。 她在他身边坐好,徐慕舟并没有理她,只是吩咐司机开车。 周念不由得垂下了眼眸,细白的手指绞着包包上的带子,不知该怎么办。 她实则有些揣摩不透徐慕舟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她也总不好自作多情的以为他会为这件事吃醋。 这一路徐慕舟都没有说话,周念更是沉默,气氛十分的压抑。 到了官邸,徐慕舟不等李副官打开车门就直接开门下车了,也没有如往常那样,有等着周念的意思。 还是李副官开的车门,周念对李副官道了谢,就追着徐慕舟快步走去。 李副官愁的抓了抓头发,佛祖保佑,这对祖宗可千万别闹起来,大家的好日子还没过几天呢。 司机见他急的抓耳挠腮就笑道:“李副官,你把头发都薅光也没用啊,我看啊,咱们军长也只有太太能制得住。” “我当然知道,我就是怕他们吵起来啊,这一吵起来,万一太太又回了滇南……” 李副官摇摇头:“咱们又得跟着受罪。” “不好说啊,现在和从前不一样了,现在军长对太太多在意,你看不出来?“ 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就是因为军长现在对太太更在意了一些,所以他才更担心啊。 毕竟,刚才车子停在这,军长看到太太和那个保镖对坐喝咖啡时,当时脸就拉了下来。 他都没见过军长的脸这样黑过。 这只不过是简单的喝杯咖啡聊聊天,正常的交际而已,要是当真有什么事,恐怕军长都要开枪杀人了。 徐慕舟人高腿长走的飞快,周念小跑着才追上他。 见他直接穿过客厅上楼,忙问道:“你吃饭了吗?要不要让厨房准备晚饭?” 徐慕舟冷哼了一声,没有搭理周念,直接上楼去了。 周念抿了抿嘴唇,还是快步追了过去:“那我让厨房准备点简单的饭菜,你先上去洗漱一下,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咖啡好喝吗?” 徐慕舟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周念先是一怔,转而却是轻轻松了一口气。 她摇了摇头,轻轻挽住他手臂:“没有你煮的咖啡好喝。” “周念,少给我来这一套。”徐慕舟一抬胳膊,想要甩开周念的手,可这是在楼梯上,他动作这么大,周念脚下没站稳,差点整个人被甩出去。 徐慕舟吓了一跳,赶紧伸臂揽住了她,周念顺势轻轻环住了他的劲腰,抬起一张漂亮的小脸望着他,细声细气开口:“生气了?” 徐慕舟脸色复又沉了下来,哼了一声,松开手臂,等她站稳了,才又转身直接上楼了。 周念有些哭笑不得,还真是生气了。 徐慕舟回了卧房开始换衣服,周念放下包包,主动走过去帮他解开军装的扣子。 徐慕舟把她的手推开,周念又厚着脸皮贴上来,几次三番,徐慕舟终究还是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