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他是画中仙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70章 他是画中仙

徐慕舟并没有隐瞒,因为他早晚要带周念去做这个手术,也瞒不住温庭森。 “嗯。” 温庭森这次真的惊了:“小嫂子这么年轻怎么会做了绝育手术” 徐慕舟掸了掸烟灰,淡淡说了一句:“这些你就不用管了,挂了。” 温庭森听着那边挂了电话,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这小嫂子,还真是,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温庭森隐约能猜出一些周念为什么要这样做,毕竟徐慕舟发妻留下了小白这根独苗苗,他再娶,小白就是最关键因素。 那周念,也太能豁出去了 做了绝育手术,断了自己生育的可能,徐慕舟就不会担心她有孩子,危及到小白,这还真是,真是干脆利落又有效的一招啊。 温庭森都不由得有些佩服,但转念又觉得,一个年轻姑娘能对自己做出这么狠的事,多多少少还是让人觉得有些惊悚。 帝都的深秋来临之时,周念手上的烫伤总算是痊愈了。 新药的效果很好,伤口愈合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疤痕,仔细看,也只能看到隐约的一层淡淡粉色。 徐慕舟手臂上的伤也好了七七,只是随着军区阅兵的日子渐渐临近,徐慕舟就越发忙碌了起来,很多时候,他都干脆直接住在了部队。 周念就觉得整天一个人在官邸有些太无聊了,在征得了徐慕舟的同意之后,她就去报了个班学国画。 念书时她就比较喜欢画画,如果不是后来周世昌想要和徐家联姻,准备把她嫁给徐慕回,逼着她辍学了,说不定她后来就上了美术学校。 这也成了周念心里的一个遗憾。 重新拿起画笔的感觉,陌生而又熟悉,周念很珍惜自己的这一次机会,学的也十分用心,办班的老师是帝都美院的一个年轻副教授,国画画的很不错,周念学的认真,又有天赋,因此进步神速。 人有了喜欢的一项事物,就会觉得整个人都充实起来,周念每周忙着去上课,在家里练习,倒是心情也越来越好,也比从前爱笑了很多。 她在班里还结识了两个女孩儿,三个人时不时还会约着一起去采风,喝咖啡,或者泡图书馆,倒是很聊得来。 尤其其中一个叫姜烟的年轻女孩儿,生的特别漂亮,平日里打扮的也十分nn妖冶,周念原本还以为她挺不好相处呢,可后来熟了,却发现那女孩儿根本和她外表展露出来的nn艳丽,截然不同。 画室有几个年龄稍大的大姐私底下劝周念,不要和那个姜烟走的太近,说她名声很差,但周念只是一笑置之。 名声这回事儿,从来做不得真,从前周娴是滇南公主时,外面不是都夸她人美心善白衣天使吗? 可实际上呢。 周念压根不信这些。 姜烟活的洒脱,美就美的肆意毫不遮掩,也从不吝啬展露自己的美貌和身材,周念其实挺佩服她的,毕竟,她是绝对做不到像姜烟这样的。 画室上完课,姜烟要去健身房上瑜伽课,周念看看时间,干脆在楼下咖啡厅吃点东西再回去。 和姜烟分开之后,周念却再次遇上了那天晚上在夜色的那个保镖。 而更让她觉得讶异的是,他好像是在专程等着她的样子。 云晟远远看到周念,就掐灭了烟,向周念的方向走去。 “嗨。”他主动打了招呼,周念虽然觉得他举止有些奇怪,却也不好置之不理,就点了点头。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云晟目光定定落在周念的脸上,分开足有六年了吧,她的变化并不是很大,清秀白皙,不施粉黛,像是个大学生似的,完全不像,已经嫁人了。 云晟脸上有两处伤,看起来有段时间了,周念心想,大约还是那个容二打的吧。 只是徐慕舟不让她过问这些事,她也就没有再问过。 但是徐慕舟既然答应出面,那么这个保镖,应该就会无事。 周念摇摇头:“抱歉。” 云晟眼底闪过淡淡的失落情绪,但很快,他又笑了笑:“我原本以为,我们会按照从前约定的,一起去念美院,可实在没想到,造化弄人” 周念像是骤然被什么劈中了一般,脑中先是震荡一般的一片凌乱,接着,却是无数的回忆碎片,渐渐浮现清晰。 “周念,你也喜欢画画啊。” “画的不错啊,改天一起去写生吧。” “我叫云晟,认识一下?” “周念我们一起考美院吧。” 站在香樟树下的少年,有着桀骜的眉眼和清俊的脸容,那时的云晟,是学校里很多女孩子偷偷喜欢的男生。 周念那时候封闭着所有的感情,是学校里最沉默的存在。 但却还是隐隐能想起,有着淡淡雾气的清晨,云晟背着画板远远从雾气中走来,他神色淡淡的,眉眼亦是淡淡的,女孩子凑在一起议论他,眼底都是倾慕,周念那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是画中仙。 如果她没有中途辍学,如果她没有被逼着嫁人,如果她那时候真的和云晟一起去了美院,她的人生,又会是什么样的? “云晟?” 周念有些怔怔的轻唤出这个名字,眼底一片不敢置信。 说起来,她和云晟的交集可以算是少的可怜,那仅有的一点回忆,和年少时青涩的约定,随着后面她人生中的一重一重变故,全都如那一日清晨的雾气一般,消弭的无影无踪了。 此时就算努力的回想,却也只是一个模糊朦胧的影子,怎么都没有办法将那个记忆中白衣黑裤背着画板的少年,和此时面前站着的这个高大英朗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是我。” 云晟轻轻点了点头。 两个人对坐在桌案后,咖啡,冒着淡淡的白烟和香气,一时之间,却是沉默,不知如何打破。 若是年少时有过刻骨铭心的一段过往,倒也罢了,但她和云晟,却是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你怎么会做了容二的保镖?” 周念到底还是先开了口:“那天晚上,还要谢谢你,容二后来,是不是为难你了?” 云晟轻笑了笑:“我倒是不知道该先回答你哪个问题了。”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