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做完一起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69章 做完一起洗……

若是她自己生一个宝宝,周念想,她一定会很爱很爱他吧。 她会拼尽自己的努力,把自己曾经缺失的,全都给那个孩子…… 回去的车上,徐慕舟有些微醺,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却仍一手揽着周念。 周念想起来在夜色遇到的那场风波,斟酌了一番,还是开了口:“徐慕舟,有件事,我还是想和你说一下……” “你说。” “就是今晚在夜色……那个叫容二的冲撞了我,当时多亏了他的保镖拦了一下,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周念看了看徐慕舟的脸色:“我是想着,不管怎么说,那个人也算是帮了我,容二回去说不定就要找他麻烦,徐慕舟,你看能不能帮他一下……” 徐慕舟睁开眼看向周念,她望着他,眼神里一片澄澈,没有任何躲闪和不安,倒是坦坦荡荡。 只是,想到那个男人挡在周念身前的样子,徐慕舟还是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徐慕舟……”周念又轻轻唤了一声,徐慕舟点了点头:“我让陈副官去看一看。” 周念立时笑了,她这个笑容颇有几分真切的欢愉,徐慕舟虽然知道周念只是单纯的想要感谢人家救了她,但是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徐慕舟莫名其妙的又丢了一句。 他会让陈副官去解决这个事情,那个人不管是要名还是要利,他都会满足他就是了。 “嗯,我知道了。”周念毫不犹豫的直接应了,徐慕舟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 到了官邸,回了卧房。 徐慕舟看着周念脱了薄风衣,忽然心头一动:“裙子先别脱了。” “嗯?”周念有些讶异,她和徐慕舟有些地方还是很像的。 比如外出穿的衣服,一般回家都会立刻脱掉换下,很少会在家里继续穿着。 徐慕舟走过来,自后拥住周念,直接将她带到了一边的衣帽间。 衣帽间里两面都是巨大的落地镜子,周念心里忽然猜到了什么,腾时脸就红了,扭着身子想要从他怀里挣出来。 “念念乖……”徐慕舟却箍住她细腰箍的更紧了几分,低头含住她耳垂轻吻:“今天在车上看到你穿这条裙子,我就想这样……干你了。” 他的声音很沉,很哑,带着浓烈的情预气息,他说到最后那几个字的时候,还故意向前挺了挺胯,将自己坚硬的身体与周念的窈窕凸凹,紧紧贴在了一起…… 周念耳边嗡嗡的乱成一团,脸颊滚烫的几乎要融化了。 她和徐慕舟聚少离多,从前两个人之间关系很生疏,夫妻情事多数时候也不过都是中规中矩的,也就徐慕舟受伤那夜,他逼着她在上面了一次…… 可这次,她能明显感觉到,徐慕舟肯定还有更坏的主意。 好似也就是从昨夜他逼着她叫他老公之后,这人像是忽然变了个人似的,从头到脚都充满了色气。 无时无刻都在想着那种事。 “还没洗澡……” 周念小声说着,又要挣开,徐慕舟却含住她耳垂轻咬了一下:“做完一起洗……” “脏……” “哪里脏了?”徐慕舟箍住她细腰的那只手渐渐上移,柔滑的丝缎,贴服在女人窈窕的曲线上,怨不得她随便去上个洗手间,都被容二那样的人渣给盯上。 他觉得以后还是少带她出去,若是带她出去,也再不能穿这种显露身材的衣服。 “念念,你自己看镜子里……” 徐慕舟放开她的耳垂,要她抬头看镜子。 周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却有些怔怔的呆住了。 镜子里映出她和徐慕舟完整的身影,她身上墨绿色的丝缎裙子皱的不成样子了,而徐慕舟的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正攥着她心口处绵软的一团,她面色一片潮红,眼底含了水一般的春情盎然。 而徐慕舟高大结实的身躯就紧紧贴在她身后,因着他将她按向自己的姿势,她本就饱满挺翘的臀,更是向后高高翘着,紧贴在他的腹下,两人此时的姿势,当真是色气十足。 周念回过神来,羞的无法自持,短促的‘啊’了一声就慌乱的避开了视线。 徐慕舟让周念趴在妆台上,他俯身,一手从她裙摆下探进去,将她贴身穿的那一层肤色丝袜撕开,一边附在她耳边哑声说了一句:“念念,你今天穿这条裙子,我整个晚餐时都在想着,回来一定要后-入你……” 周念只觉得徐慕舟今日格外的凶猛,强悍,她支撑了十来分钟,双腿就软的站不住,整个人抖着扑跪在了地毯上,徐慕舟却还不肯放过她,做到最后,周念甚至都被他折腾的生生晕厥了过去…… 徐慕舟单手将周念抱回卧室,见她睡的太沉,知道她刚才真是被弄的有些狠了,想了想,还是拧了温热的毛巾,给她略微清理了一下身子,没有抱她去泡澡。 徐慕舟给周念收拾完,自己去冲了个澡,倒是神清气爽了不少。 他点了支烟,拿了手机走到露台上,拨了温庭森的电话。 “你明天去咨询下你们医院最好的妇科医生,做过绝育手术的女性,还有没有生育的可能?” 温庭森被这个瓜惊的手机都快掉了:“什么绝育手术……等等,谁做了绝育手术?” “你别管那么多,你就去帮我问一下。” 温庭森差点抑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八卦之心,“我这样笼统的问也不行啊,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具体还是要问诊检查之后才有结论。” 徐慕舟蹙了蹙眉:“那你就问一下一般情况下,做了绝育手术,还有没有生育可能。” “一般情况,如果身体健康,当然是可以的,只要把输卵管再复通就可以了。” “需要做手术?” “小手术,微创,不妨事的。” “会不会疼?” “有麻醉。” 徐慕舟又抽了一口烟:“行,我心里有数了。” “慕舟哥,你这是帮谁问的啊……不会是小嫂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