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谁让你的身体那么会长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67章 谁让你的身体那么会长

“怎么长的……”徐慕舟强压着yùwàng,剧烈喘息着压在她耳边轻喃。 周念迷迷瞪瞪嗯了一声,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徐慕舟重重的攥了一下她心口处的绵软,周念嘤咛一声,眼底泪光微闪:“疼……” 徐慕舟深吸了一口气放开她,却咬着牙在她耳边说了句荤话:“晚上回去gānsǐnǐ。” 周念咬了嘴唇气恼的瞪他:“徐慕舟,你怎么每分每秒都在fāqíng啊……” 徐慕舟靠在车座上摸了摸下巴,盯着周念胸口色气开口:“谁让你那么会长的。” 周念:“……” 种马,不折不扣的种马! 周念不再搭理他,指使徐慕舟打开自己的手袋拿了口红出来,又补了补唇妆,头发也乱了,她瞪徐慕舟一眼,又把头发梳理整齐。 这些都收拾妥当,周念方才发现了更糟糕的一件事,她穿的是一条丝质的裙子,这会儿,已经被徐慕舟完全弄皱了。 “我这裙子怎么下去啊……” 徐慕舟给她出主意:“要不你把风衣先穿上?” 周念想了想,也没其他的办法,只得把风衣套上了。 两人下了车,徐慕舟就握住了周念的手腕,虽然是大庭广众之下,周念觉得很不好意思,但也没有挣开。 直接去了顶层的包厢,厉慎珩夫妇还未到,江沉寒,霍沛东等人已经先来了。 众人看到他们二人这样亲昵进来,倒都有些微微吃惊。 毕竟这两人常年分居,在帝都也不是什么辛秘。 江沉寒的目光有些复杂,好像也有些说不出的羡慕,打了招呼后,就自顾自的倒酒喝去了。 这些人除了徐慕舟和厉慎珩,都算是光棍。 江沉寒虽然不缺女人,但是他想泡的那个,人家就是不理他,所以他也算是一个光棍。 厉慎珩公事繁忙,静微还要照顾一对龙凤胎,因此二人都姗姗来迟。 江沉寒霍沛东等人早就习惯了厉慎珩夫妇秀恩爱,但没想到今晚又遭受了会心一击。 周念两手都烫伤了,徐慕舟少不得要照顾她,时不时要帮忙夹菜不说,偶尔还要喂食喂果汁。 周念脸红的都不能看了,徐慕舟却越做越顺手。 高斌和陈景然对望一眼,“妈的,老子都想谈恋爱了。” 陈景然跟着点点头,拉了高斌咬耳朵:“没想到徐慕舟秀起恩爱这样惨绝人寰……” “你觉得二哥若是追回宋宓儿的话,将来和徐慕舟比起来,他俩谁更惨绝人寰?” 陈景然摸了摸下巴,看看徐慕舟,又看了看一直脸色不虞的江沉寒:“我觉得依着二哥的尿性,应该比不过徐慕舟吧……” “不好说,真不好说,这两人,啧啧,看谁在女人跟前骨头软,哥们儿可绝不能这样,丢男人的脸!” 陈景然深以为然:“是的,不能这样。” 但是据说几年后,帝都公子哥儿里对老婆骨头最软的,第一就是高斌第二就是陈景然…… “我出去一下,去洗手间。” 周念被徐慕舟喂食喂喝的有些内急,就想去洗手间。 “你手行不行?” 虽然手上是有些不方便,但是上厕所还是可以自己搞定的。 周念就点点头:“可以的,放心吧。” 可周念这一出去,却足有十分钟了还没回来。 “慕舟,不如你去看下吧。”静微看出来徐慕舟有些心不在焉。 “一点都不省心。”徐慕舟皱着眉,状似斥责,但步子却很快。 周念确实遇到了一点麻烦。 她刚从洗手间出来,就被两个喝醉酒的公子哥儿给堵住了。 夜色是帝都最顶级的私人会所,出入其中的,非富即贵。 周念自然深知这一点。 那两人当然也知道,只是大概是喝多了一些,就有些放纵。 “这妞儿身材真不错……” “容二,你这眼睛真够毒啊。” 那个被称作容二的男人得意的笑了笑:“信不信小爷我现在就能报出她的三围?她那胸,最少也有34d了吧。” 周念并不想和这些人起冲突,只装作没听到,绕过两人就向包厢方向走去。 “哟,还有点脾气啊……”容二一步上前拦住了周念,“别急着走啊,小爷带你去好好玩玩儿怎么样?” “容二,你今儿出师不利啊,人家妹子瞧不上你……” 周念有些厌恶的看了面前醉醺醺的男人一眼,冷冷道:“我劝你还是尽早让开。” “哟,小爷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敢这样对小爷说话的人,我今儿要是不把你弄到手,小爷我帝都小飞龙的名号也就白得了!” 容二撸了撸袖子就要动手,斜刺里却忽然有人一步上前挡在了周念身前:“容少,您不能碰她!” 容二的脸色骤然变了。 他身侧的那个男人也怪叫起来:“容二,你今儿出门没翻黄历吧,我他吗没看错的话,这不是你家老爷子刚给你找的保镖吗!卧槽这他吗的是什么事儿?他丫的到底是谁的保镖啊……” 容二脸色极其难看,伸手一耳光搧在了那男人脸上:“你他吗抽风了是不是,现在就给爷滚!” 那人却眼都没眨一下,身子也未动半寸,依旧是方才那样的口吻:“容少,您不能碰她。” 容二眼角直跳,上去就要动手…… “徐军长?您怎么在这儿……” 徐慕舟? “发生什么事了。”徐慕舟的声音有些冷,明显带了几分怒意。 他的目光先是落在了周念身上,见她无恙,方才又落在了挡在了周念身前的那个年轻男人身上。 很年轻,脸长的也不错,徐慕舟心内冷哼了一声。 周念也蹙着眉望着面前的男人,她只能看到一个侧脸,隐约觉得这人好似是在哪见过的,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徐慕舟走到周念身边,伸手把她拉到了怀中:“去洗手间去这么久?” “遇到点事……” “一点误会,小误会……容二是喝醉了……不知晓这位是徐军长您的人……” “她是我太太。” 徐慕舟的声音更冷了几分。 容二和身侧的同伴不由都暗暗叫苦,还真是没想到,这女人竟是徐慕舟的太太。...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