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徐军长今天也很帅!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66章 徐军长今天也很帅!

“那我和你呢” 周念脱口而出。 徐慕舟抚着她头发的手顿了顿,好一会儿,他方才开口:“念念,说句心里话,我从没想过我会再娶,也从没想过,会娶一个你这样的妻子。” “我有那么差劲儿吗?”周念不知怎么的来了小脾气,嗔道。 徐慕舟笑了笑:“也许我心里勾勒的妻子的模版,与你实在差的太远了。” “你想要的妻子是什么样的?” 徐慕舟蹙了蹙眉:“念念,你该知道,我很忙,我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哄女人,所以,我一直都觉得,我的妻子该是安静平和又贤惠温润的,我可以不用为家里的一切操心” 但是现在,他娶了她,他三十多年引以为傲的沉稳自持,全都被彻底的推翻了。 周念垂了眼眸,嘴角翘了翘,不满的嘟哝:“我也很安静平和,也很贤惠温润的” “是吗?我可没看出来你让我操的心还少?” “徐慕舟”周念蓦地抬眼看向他,徐慕舟却低头吻了下来:“所以以后好好补偿” 男人健硕腰腹上围着的浴巾散落在地,周念刚被穿好的内依,再次凌乱丢在了地上,她面色绯红的望着那一团揉皱的雪白,心里想的全都是他那一句‘以后好好补偿’ “专心一点” “哦。” “叫老公。” “老公” 等到一切都结束,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刚才辛辛苦苦的洗的澡,也完全白洗了。 等到他们俩再次收拾妥当,下楼时,都快十点了。 周念脸有些微红,徐慕舟却是脸皮厚的泰然自若。 周念手上有伤,吃饭都成问题,勉强倒是能用勺子,徐慕舟倒是时不时的帮她夹菜,虽有些笨手笨脚的,惹得一边佣人老是憋着偷偷笑,但周念还是很感动的。 他吃完饭就去军区了,周念待在楼下觉得挺没意思的,想着前几天她和徐慕舟刚吵了架,徐慕舟还赶她回滇南,现在俩人又好了,还折腾成这样,周念也觉得怪臊的慌。 只是手伤着,什么事也干不成,看个书连翻页都困难,总不好让佣人在旁边帮忙吧。 瞧着今天天气还不错,周念干脆就去了外面花园里闲逛。 中午徐慕舟没回来,周念吃了午饭上楼睡了一会儿,四点多的时候,徐慕舟打了电话回来,说是晚上来接她一起出去吃饭。 周念原本想着拒绝,毕竟自己两只手缠着绷带,总不好这样出去吧。 但徐慕舟根本没给她拒绝的时间,就把电话给挂了。 周念只得起床准备。 因为只是朋友的私人聚会,因此并不用打扮什么。 周念叫了佣人上楼,她挑了衣服,让佣人帮她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了衣服,又梳好头发。 幸好脸色还不错,也不用怎么修饰化妆,就薄薄的涂了一层口红。 平日里周念都是用的贴近肤色的口红,今日似是心情极好,她就选了个比较鲜亮的颜色。 涂上之后,佣人都夸赞:“太太用这个色号衬的气色特别好。” 周念其实觉得有些太艳了,但也许是她今日的状态看起来就像是刚被人狠狠疼爱过的缘故,眼睛特别的水,肌肤也是天然的带着一些绯红,因此,就显得格外艳丽一些。 到底还是没有换。 收拾妥当就在楼下等着徐慕舟回来接她。 五点半的时候,周念听到了他的车子响,徐慕舟没下车,倒是李副官亲自进来迎她,又帮她拿了包:“太太今天气色真好。” 周念听得李副官夸,只觉得脸颊滚烫,今天是不是有些太刻意了? 早知道就还用原来的口红好了。 初秋的天气,周念穿了一条墨绿色的连衣裙,中规中矩的款式,露出两截纤细雪白的小腿,手腕上搭了件浅驼色的薄风衣,长发就柔顺散在肩上,依旧没怎么化妆,但是口红颜色,很鲜艳。 徐慕舟隔着车窗看着周念,连衣裙是束腰的款式,因此格外的显腰身,他知道她的腰向来都是很细的,他一个手好似都能握住,但该丰隆的地方却又毫不吝啬的挺翘着,裙子的布料是柔滑的丝缎,格外的贴身勾勒线条。 明明早上才又要了她,但看到她这样远远走来,徐慕舟还是觉得有些腹内燥热。 尤其想到早晨在浴室里,她仰着脸主动亲他,柔软香滑的小舌描摹着他的唇时的青涩,又嗲嗲的唤他老公,徐慕舟更是觉得有些失控。 李副官开了车门,周念上车坐在了徐慕舟身边。 徐慕舟微微倾身过去,“今天的口红颜色很漂亮” 周念有些吃惊,没想到徐慕舟竟然还会夸人,但谁不喜欢听好听话? 周念冲他一笑:“徐军长今天也很帅。” 其实徐慕舟依旧是平日的打扮,只是晚上有私人聚会,所以换了军装,穿了黑色衬衫和长裤。 像他这种硬汉军人,穿黑色一向都是极有男人味儿,十分硬朗出众的,她也是真心实意的夸赞。 徐慕舟正襟危坐,司机发动了车子,他的手却绕在周念身后,握住了她细的一握的腰肢。 周念先是一惊,接着脸颊就热烫了起来,下意识的先去看前面的司机和副官。 司机专心开车,目不转睛望着前方,李副官低头玩手机,也玩的很认真,周念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徐慕舟的手掌贴的更紧了一些,掌心滚烫的热度源源不断的隔着薄薄的衣裙传到周念的身上,她只觉得那一片肌肤似乎都要被融化了一般 好在路程并不算太远,二十分钟,车子停在了夜色外。 徐慕舟坐着没动,副官和司机很有眼色的第一时间下车了。 车门刚关上,周念就被他摁在车座上深吻了下去 “我的口红” 周念急的不行,待会儿还要见人呢,她可不能任着徐慕舟这样乱来。 “我尝尝” 徐慕舟的声音低哑又有些粗嘎,他吻的很重,甚至有些粗鲁,但这样强势的吻,却让周念很快气喘吁吁满面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