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早知道刚才就不费劲给她穿上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65章 早知道刚才就不费劲给她穿上了……

周念半夜被气醒了一次,发誓从明天开始绝不会再喊徐慕舟一声老公。 但第二天早晨,周念醒来后,却是把自己的誓言完全抛在了脑后。 因为她是在徐慕舟的一声‘念念’中,睁开眼的。 周念半天都没能回神,徐慕舟好似也有些不自在,直接起床去了浴室。 周念坐在床上,整个人像是在云里雾里一样,半天都没感觉自己落到实处。 徐慕舟是真的喊她念念了,还是,她出现了错觉,或者是做了个梦? “周念,把我nèikù拿进来” 徐慕舟忽然开口,瞬间打破了周念的思绪。 是了,一定是出现了错觉,徐慕舟那样的大野人,怎么可能喊她念念。 想想都觉得不可能,绝不可能! 徐慕舟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用叠字喊她的名字,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周念下了床,刚要去打开衣柜,徐慕舟却又随便围了个浴袍出来了:“你别动,我去拿吧。” 他刚才差点忘了,周念两只手都烫伤了,怎么帮他拿nèikù? 徐慕舟打开衣柜拿了nèikù,又问周念:“要不要洗澡?” 周念也想洗澡,昨晚做完,她实在太累了,都没去冲澡,这会儿还觉得身上不舒服。 “进去吧,我帮你洗。” “你的胳膊还有伤” “一只手也能洗。” “我叫个佣人来帮忙吧。” 虽然周念也觉得让佣人帮忙有些不自在,但是徐慕舟自己照顾自己洗漱都有些不方便,再照顾她洗澡,也太为难他了。 “别那么多废话,拿你的干净衣服进来。” 他看了周念一眼,转身直接往浴室走去,走了两步,又折转回来,开了柜子,从抽屉里挑了一套白色的蕾丝内衣出来:“走吧。” 周念只得跟着他去了浴室。 徐慕舟显然没做过伺候人的活儿,手上力道又重,周念没两下就被他弄出了几道红印子,却忍着没有喊疼。 徐慕舟却好似察觉到了什么,手劲儿立刻放轻了一些。 周念开始还觉得十分不自在,但见徐慕舟并未动什么歪心思,只是认真给她洗澡,她也就渐渐不再乱想了。 好不容易洗完澡,擦干了身子,穿衣服的时候徐慕舟又有些犯愁起来。 让他tuōyī服,他虽然也不太擅长,但脱不掉就撕了好了。 可是给女人穿衣服 周念也有些脸红,那白白的一小团蕾丝握在徐慕舟手里,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色气十足。 “扣第几个?” “最后一个就行” 其实女人穿内依要注意很多细节的,但是周念实在不好意思再指导他了,徐慕舟扣完搭扣之后,虽然还有点不舒服,但周念却无暇顾及这些,因为 原本站在她身后帮她扣内依的男人,已经自后贴上来抱住了她,而周念,更是敏锐的感觉到,他那里已经石更了。 “周念昨晚怎么叫我的,嗯?” 徐慕舟的声音低沉xìnggǎn的灌入周念耳膜深处,他滚烫的手掌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往后按向自己怀中,与他仅围着浴巾的坚硬身体贴紧,周念似被烫到了,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徐慕舟” “念念” 徐慕舟低头,轻轻含住了她渐渐绯红的耳垂:“昨晚怎么叫我的,嗯?” 周念整个身体都绷紧了,‘念念’两个字又袭入耳中,似乎将她的灵魂都震荡了一般。 她早晨听到的,原来不是幻象,不是梦。 自从母亲死后,这世上第一个这样叫她的人,竟是徐慕舟 “怎么了?”似乎是察觉到怀中女人的异样,徐慕舟沉沉问了一句。 周念下意识的抽了抽鼻子,把滚到眼底的泪生生憋了回去,她咬了咬嘴唇,到底还是轻轻唤了一声:“老公。” 周念在他怀中转过身来,踮起脚仰脸轻轻亲在了徐慕舟的唇上:“老公” 她又唤了一声。 徐慕舟好像用那一声‘念念’把她的心门又敲开了一些。 叠字唤她的名字,总像是带着几分的宠溺在其中。 而对于从小就缺爱的周念来说,她根本无法抗拒这样的宠溺。 周念其实是个性子十分矜持被动的人,就算婚后四年,他们有过数次的肌肤之亲,但她却几乎从未曾主动过一次。 所以她这般主动的,青涩的略带着笨拙的亲他,徐慕舟只觉得自己瞬间就被彻底的点燃了。 单臂将周念整个儿抱了起来放在了洗手台上,臀下传来冰凉的触感,要她不不自禁的贴向他滚烫身躯。 徐慕舟在她耳边轻笑了一声:“早知道刚才就不费劲儿的穿上了” 他说的是刚才给她穿内依的事儿。 周念脸红的滴血,小声道:“你别撕我衣服了” 徐慕舟唇角笑意更深,低头亲她嫣红小嘴:“那我再解开?” “徐慕舟你烦不烦啊。” 周念瞪他一眼,小声嘀咕:“不知餍足。” “对自己老婆不知餍足怎么了?” 徐慕舟轻轻咬了周念一下,单手绕到她身后,解了几下都没能解开搭扣,“你们女人穿的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周念心里却有些发甜,都说一个男人若是能单手解开女人内依,那就说明他是个情场高手。 徐慕舟都三十多岁了,还结了两次婚,却还笨手笨脚的只会撕衣服 周念忽然没忍住,就问了一句;“你都娶两个老婆了,还没学会解内依啊” 徐慕舟就算情商再低,也听出了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吃醋了?” “才没有那是小白的生母,又因为小白早逝,我对她,只有敬佩和同情。” 徐慕舟轻轻抚了抚周念的头发:“她和你不一样,我和她,是父母之命,婚后也聚少离多” 周念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那一句‘她和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小白的生母和他是父母之命,婚后聚少离多。 她和他,也不是相爱再走入婚姻,婚后亦是聚少离多。 说起来,并没太多的差别。 “那我和你呢” 周念脱口而出。

上一篇   第964章 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