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周念自后轻轻抱住了徐慕舟的腰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61章 周念自后轻轻抱住了徐慕舟的腰

两个副官赶紧开口相劝。 “李副官,陈副官,多谢你们二位了。” 周念缓缓站起身来,甚至还对两人轻笑了笑:“麻烦让佣人上去帮我收拾下行李,我的手现在不能动。” “太太……” “多谢了。” 周念说完,直接转身往楼上走去。 徐慕舟看着她转身离开的背影,只觉得胸腹内沤着一团怒气在体内乱窜,直让他憋闷不已。 两个副官面面相觑,硬着头皮劝道:“军长,不管怎么说,太太刚伤了手,您就是再大的火气,这会儿也不该发作出来……” “军长,您之前受了伤,太太吓成什么样,心疼成什么样儿了?我们这些旁观者都看得出来,太太心里在意您……” “出去。” “军长……” “滚出去!” 徐慕舟勃然大怒,暴喝出声,周念在楼上卧室都听到了他发怒的声音。 佣人有些讪讪的看着她:“太太,军长的脾气是不大好,您也别太伤心了。” 周念点点头,‘嗯’了一声:“麻烦你们帮我收拾下行李吧。” “太太,您才刚来帝都几天,现在手又伤成这样,军长虽然脾气不大好,但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夫妻之间,有什么事,不如坐下来好好说说……” “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很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他现在在气头上,看见我就生气,对伤口恢复也不利,不如我就先回去,等我的伤好一些了,我再回来……” 周念缓缓的说着,她的眼圈有些微红,言语词句里倒也没有怨气,相反十分的平和。 佣人也不知该如何再劝,就默默的收拾起行李。 周念的东西并不多,来时不过就拿了小小的箱子。 佣人将箱子打开,周念看到了装着首饰和婚戒的盒子,她心头蓦地微动:“把那个盒子拿过来。” 佣人忙小心的捧了那个精致的首饰盒,递到周念跟前:“太太,要帮您打开吗?” 周念缠着绷带的手指轻轻碰了碰盒子,天鹅绒的盒面,低调又华贵,周念心里有些难受。 她摇摇头:“不用了。” “太太……是放回去?” “就搁在这里吧。” 佣人应了,又去收拾其他东西,很快就装在箱子里叠放整齐。 “下楼吧。” 周念站起身,目光最后又在那首饰盒上滑过,终究还是彻底收了回去。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强留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佣人提了箱子下楼,默默跟在周念身后。 客厅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只有徐慕舟,背对着楼梯的方向而站,时不时的抽一口烟。 似是听到了脚步声,徐慕舟转过身来。 周念安静站着,雪白的皮肤,越发衬的她眼圈的微红触目了几分。 其实她很少哭,除却在床上被欺负的狠了,会泪汪汪的看着他,平日里,她甚少落泪。 可是刚才,他动了怒,踹翻桌案时,她望着他,眼底的泪却缓缓涌了出来。 “周念。” 徐慕舟掐了烟,让佣人出去,他走到她面前,隔了两步远的距离,站定。 周念垂了眼眸,没有看他。 只是垂在身侧的两手,一点一点的收紧了,不知多么用力的克制着,才没让自己再次不争气的落泪。 有什么好哭的呢,人在这世上的每条路都是自己选择的,怪不得旁人。 更何况,他不曾打过她,骂过她,也没有苛待过她,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她何必要这样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给他安上不必要的罪名。 “等到年后,我会和你把离婚的手续办了。” 徐慕舟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倒是十分平静,“马上帝都军区要开始大阅兵,还有士兵演习,现在全帝都的人都盯着军区这边,此时我若和你离婚,yúlùn必定哗然,所以……” 周念轻轻点头:“我明白,我懂的。” 她的声音有些微涩,沙哑,徐慕舟眉毛皱了皱,到底还是开了口:“刚才我不该发那么大脾气,你想回滇南还是不想在帝都,都是你的zìyóu,就算我身为你的丈夫,也该尊重你自己的想法。” 周念倏然抬起了头,她没有想到徐慕舟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却为自己一时动怒的举止向她认错…… 徐慕舟望着周念那双黑亮含着水光的眼瞳,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你回去好好养伤。” 他说完,转过身欲走,周念忽然上前一步,自后轻轻抱住了他劲瘦的腰。 徐慕舟整个人整个身体都蓦然绷紧僵硬了,周念将脸轻轻贴在了徐慕舟的背上:“徐慕舟……” 他的视线落下来,落在她双手缠着的厚厚的纱布上。 他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人变的十分可笑,他方才怎么会说出周念是故意烫伤自己这样的话。 就算她再怎么多的心思,算计,可她也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他是不是,先入为主的,把她想的太坏了。 “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烫到自己的,我是,有点走神了……还有。” 周念轻轻抽了抽鼻子,声音哑了下来:“我确实想着先回滇南去……” 周念清楚的感觉到徐慕舟的身子骤然绷紧了一些。 她急忙道:“我是想着,我在这里帮不上忙,自己又伤了手,官邸的佣人要照顾你还要再照顾我,实在太麻烦了,所以我想着我回去把伤养好,过几天再回来,也能专心照顾你……” “徐慕舟……我从来没有忘记,你是我的丈夫。” “周念,在你心里,把我当你的丈夫看待了吗?” 徐慕舟低低问了一句。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周念轻轻‘嗯’了一声:“在我嫁给你的时候,我就把你当丈夫看待了……” 徐慕舟低头,轻轻握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拉开,他转过身来,看着她:“周念,那么,离婚的念头,是不是也在你嫁给我的时候,就早已有了?” 周念无言以对,她不能否认徐慕舟的这句质问,因为她确实一直都有着这样的念头。

上一篇   第960章 闹崩

下一篇   第962章 温柔轻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