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闹崩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60章 闹崩

再生个胖宝宝? 徐慕舟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他又想起昔年在滇南,他还没有决定娶周念的时候。 那个女人颇有心机的跑去医院做了绝育手术——好让他能放下心来,她就算嫁过来,也不会再生孩子,也不会对小白不好,妨害到小白的利益。 可以说,她是为了谋算能嫁给他摆脱周家,绞尽了脑汁想尽了一切办法,也可以说,她是从一开始就给自己铺好了退路。 有了孩子,就有了斩不断的牵绊,又怎么能随心所欲的想离婚就离婚呢。 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暂时看起来像是缓和了一些,可徐慕舟实则是知晓的很清楚的,周念那个随时都要抽身离婚离开的念头,却是从来都不曾打消过的。 “有小白一个就够了。” “那怎么行,小嫂子这么好的基因也不能浪费啊。” 徐慕舟掸了掸烟灰,撩起眼皮看向温庭森:“你有这闲工夫管我生不生孩子,你自己怎么不去找个老婆,你们家老太太也不会成天拿着鸡毛掸子想抽你了!” 温庭森一听到结婚就连连摇头:“算了算了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进坟墓。” 帝都的公子哥儿,打小生活在不近人情的世家大族里面,对婚姻家庭,真没几个人心生向往。 “军长,太太的伤处理好了。” 徐慕舟掐了烟,转身回了客厅。 温庭森忙也跟着进去了。 周念乖乖的坐在沙发上,两只手都清创完,涂了最好的烫伤药膏,又裹了纱布,搁在自己膝盖上,坐的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 “这五天内不能碰水,注意饮食清淡,情绪保持平和,好好调养着,这药膏效果很不错,五天后我再来复查,基本上都无碍了。” “多谢。”徐慕舟道了谢,让人好生把医生送了出去,温庭森也有事跟着告辞了。 管家和佣人都很识趣的没来打扰二人,周念坐在沙发上,有些不安。 从她烫伤手一直到现在,徐慕舟好似都没有给她一个好脸色。 周念看着徐慕舟过来,下意识的就想起身,徐慕舟看了她一眼:“你坐着。” 周念就又乖乖坐下了。 两个人,一个伤了胳膊,终究还是有些不方便,一个笨手笨脚把两只手都给烫了,也彻底成残废了。 此时对坐着,一时却相顾无言。 好一会儿,还是周念先开了口:“徐慕舟……我,我手受伤了,这些天,恐怕也没办法照顾你,你看,要不要……” 周念抿了抿嘴唇,不知该如何说下去,说让他先不住官邸,或者说,让他找其他人照顾? 好像听起来都不太对劲儿。 她心里其实还在想,她手伤成这样,住在这里还要人照顾,平白添了一堆麻烦,不如就回滇南去,等她养好了伤,再回来,也能安心照顾他…… 但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徐慕舟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周念,你是故意的吧。” 徐慕舟忽然淡淡开了口,周念倒是怔住了:“徐慕舟……” “从前你就不想和我这个所谓的丈夫住在一起,我在帝都,你就回滇南,如今你又想故技重施了?” “我没有……” “你没有?”徐慕舟眼神蓦地凌厉了几分:“周念,你不是三岁小孩,你也不蠢,相反,你这个人一肚子弯弯绕,精明的很,你觉得傻到不戴手套去端滚烫的砂锅,这样的事,是正常的成年人能做得出来的?” 周家的人还真是都不简单,周念看起来这么娇气柔弱,却能眼都不眨的对自己下这样狠的手。 周念原本挺直的脊背忽然一点一点的垮了下来。 她没有再看徐慕舟,缓缓垂下了眼帘,唇角却勾了一抹惨白的笑。 原来在徐慕舟的眼里,她根本就是个张嘴就说谎话的骗子,是啊,最开始她就算计了他,所以他对她留下这样根深蒂固的印象,也并没有错。 这不是他的错,她也不会心生怨忿。 “怎么,被我说中了?”徐慕舟见她低着头一言不发,以为是被他戳中心事心虚了,不由得森然冷笑一声:“周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不是想借故回滇南去?” 周念忽然抬起头,咬了咬下唇,轻轻点了点头,她目光平静,不喜不悲,声音也平静的如一潭温润的水:“对,你猜的没有错,我刚才,确实就是这样想的,我手伤了,不能照顾你,反而还要别人照顾我,给人家添麻烦,不如回滇南去养好伤再来……” 徐慕舟忽然起身一脚将面前的桌案踹翻了。 周念吓的整个人都颤了一下,桌案上茶盏滚落一地,摔成碎片,周念怔怔望着暴怒的徐慕舟,眼中的泪,终是倏然滚了下来。 佣人们听到了动静,却都不敢进来,两人此时这样剑拔弩张的状态,着实吓人。 管家赶紧让人去叫了徐慕舟的副官,两个副官知晓二人又起了冲突,不由对望一眼,皆是摇头叹息了一声。 这好日子还没过几天,怎么又闹了起来。 原本想着军长受伤了,要在官邸休养,太太整日照顾着,两个人的感情会越来越好,可没想到,这才几天,就又出事了。 “周念,嫁给我快四年,还真是委屈你了,如今周家在滇南龟缩着,也不敢兴风作浪,你也没什么好怕的了,所以,这个军长太太,对你来说也不值一提了,既然如此,我徐慕舟也没什么好说的……” 周念怔怔的坐着,不知眼底的泪是多久干涸的,她只知道,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原来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她实则并没有这些日子她所想象的那样痛苦,难过。 她甚至平静的,连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来人。” 徐慕舟扬声开口,两个副官和管家连忙快步进来:“军长……” “去收拾她的行李,送她回滇南去。” “军长……您息怒,有什么事,也等太太伤好了再说……” “是啊军长,您和太太都有伤,医生交代了不能动怒的……太太手伤成这样子,回了滇南缺医少药的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