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她对他身边其他人都是温温柔柔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58章 她对他身边其他人都是温温柔柔的……

温庭森忽然像是鸭子一样叫了一声:“你没有,那是小嫂子要分居?” 徐慕舟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 温庭森简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军长大人,你是被人嫌弃了?话说,你做了什么让小嫂子生气的事儿啊,都能和你怄气到这地步?” 徐慕舟觉得温庭森聒噪的很烦人,“你赶紧换完药滚,别在这里烦我了,养五百只鸭子都没你这么吵。” 温庭森跳脚:“从前小嫂子没来帝都,你天天找我喝酒的时候怎么没嫌我吵?” “从前没人做对比没发现你这么聒噪。” 温庭森:“???”excuseme? “你们两个怎么了?” 周念隐约好似听到了温庭森的声音,赶紧走了出来,远远看到两人好像要掐架的样子,连忙出声询问。 “小嫂子,你来评评理,我很聒噪吗?” 温庭森委屈的不行,跑到周念跟前,拽着她衣袖摇晃。 帝都此时正值初秋,周念也只穿了薄薄的长袖,温庭森虽然是拉着周念的衣袖摇晃,徐慕舟也觉得刺眼,蹙眉斥道:“多大的人了,不能有点正形?” 温庭森委屈的不得了:“嫂子,你看看他……” “好了好了,温医生是来给军长换药的吧,快进来吧……” 周念忙笑着打了圆场:“秋日天气燥,温医生要不要喝点雪梨茶?” 温庭森头点的如鸡啄米一般:“要的要的。” “那我让厨房去准备。” 徐慕舟看到周念对温庭森笑的一脸温柔,他不由得越发不悦起来。 她好像对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态度十分和善又言语温柔,也怨不得他身边的人都说她的好话。 这温庭森和她也不过见了两面,嫂子长嫂子短亲热的不得了,别人不知道,还以为这是他嫡亲的嫂子呢。 “周念过来。” 徐慕舟忽然冷着脸开了口。 周念一怔,忙对温庭森抱歉的笑了笑,折身快步走到了徐慕舟身边:“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了?” 她说着,纤细的手指就轻轻落在了他手臂上缠着的绷带上,眉宇也不自禁的微蹙,真真切切的关心油然流露。 徐慕舟觉得自己心头像是忽然被熨平了一样,说不出的熨帖,“不疼。” 周念倏然松了一口气:“不疼就好,那我们进去吧,让温医生给你换药。” “你少理会那个温庭森。” “嗯?” 周念有些讶异:“他挺好的呀。” “你听我的就行!”徐慕舟瞪了周念一眼。 周念乖乖点头:“好,我记住了。” 徐慕舟这才满意的把手给周念:“扶我进去。” 温庭森看着徐慕舟让周念搀扶着进来,简直酸的牙根都要倒了,拜托,他是胳膊负伤,又不是腿受伤了,还扶着走路,真是笑死人了…… 徐慕舟看了温庭森一眼,一副‘不服憋着’的神情,温庭森气鼓鼓的不服气,却到底还是乖乖憋住了。 伤处换了药,重新裹上新的纱布和绷带,温庭森又叮嘱了一番注意事项,周念都一一记下了。 “怎么,你医院生意现在这么差?” “不差啊,挺好的啊。” 温庭森一头雾水。 徐慕舟轻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医院要倒闭了呢,现在这么清闲。” 得,嫌他碍眼了,他走还不行吗? “三天后我再来给你换药。” 徐慕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吩咐管家:“好生送温医生出去。” 温庭森可怜兮兮看向周念:“小嫂子,我还没喝一口雪梨茶呢……” 周念下意识的去看徐慕舟,徐慕舟板了脸,一丝妥协的意思都没有。 周念怕他不高兴,只得装作没看到温庭森可怜兮兮的眼神。 温庭森:“!!!!”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亏他刚才还以为小嫂子是个好人呢! 都是一丘之貉! 温庭森提了药箱离开,客厅里无人了,周念才劝道:“温医生来给你换药,你也让人家喝口水再走啊,知道你们关系好,不计较这些,但是也不好太过了……” “放心,我们打小就认识,没那么多弯弯绕,也伤不了感情。” “嗯,你心里有分寸就行。” 周念说着站起身来,徐慕舟侧首看她:“你干什么?” “给你拿点雪梨茶啊。” 周念回身一笑,徐慕舟望着她恬静笑着的模样,不自觉的眼底也微微带了笑意:“我不要太甜。” “我知道的。” “你知道?” 周念微微低了头:“嗯,你不喜欢太甜的,喝咖啡也不爱加方糖和牛奶,吃饭口味很重,烟瘾酒瘾都很大。” “我记得我没和你说过这些。” “就是在一起时,还有吃饭时,我注意到的。” 周念又抿了抿嘴,飞快抬头看了徐慕舟一眼,见他唇角似有着淡淡的笑意,她不由得越发慌乱起来:“我去拿雪梨茶。” 徐慕舟看她转身几乎是落荒而逃,倒是忍不住畅意的笑了起来。 周念听到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耳根不由得越发发烫了。 她刚才真的是疯了,徐慕舟肯定听出来也看出来她的心思了。 他……不会是在嘲笑她吧。 他若是知道她喜欢他,又会是什么态度和想法? 周念一时恍惚,竟是忘了戴手套,直接就去端放在灶上的小砂锅,直到指尖被烫到,她疼的叫了一声,却还顾着砂锅,稳稳的放在一边才松开手…… 可这样的结果却是,她两只手的手指,都被烫出了一溜的水泡。 管家佣人闻声都忙跑了过来,徐慕舟也拧了眉快步走到厨房:“周念,你怎么了?” 周念看到这么多人被惊动,第一个念头竟是觉得自己笨手笨脚的给人家添麻烦了,下意识的就把双手藏在了身后:“没,没事儿,烫了一下……” 徐慕舟的目光落在她身侧台面上还在咕嘟咕嘟滚沸的砂锅,眸光骤地沉了下来。 周念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将疼的钻心的两手越发往身后藏了藏,简直不敢抬头看徐慕舟一眼。 徐慕舟沉着脸,大步走到周念跟前,“把手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