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昨晚不是累坏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57章 昨晚不是累坏了?

她忍不住唇角就浮出了浅浅的一抹笑,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倒了一杯温水给他,就去妆台前吹头发了。 徐慕舟望着她坐在那里的背影,细细瘦瘦的一抹,纤细的手臂抬起来,握着乳白色的吹风机,她的根根手指却更白皙细腻了几分,一头乌黑的头发浓密散在身后,没有看到她的脸,却好似知道她此时心情很好的样子。 这种感觉如此奇怪,从来没想过他会忽然间娶了第二个妻子,也从来没想过,他的婚姻会变成这样。 其实他原本以为,他的第二次婚姻,大抵也不过是和第一次一样,一潭死水一般的温吞而已。 可周念这个女人,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太多的变数。 而他,竟好似也并没有太抗拒这些变数。 周念吹完头发,一回头,看到徐慕舟还站在那里看着她,不由得有些惊讶:“你没下去吃早餐啊?” 说完,忽然想到他的伤,没有办法自己洗漱,不由得又有些愧疚不自在:“抱歉……我帮你洗漱?” 徐慕舟忽然就轻笑了笑。 他很少很少笑,就算笑,也不过是很清淡的转瞬即逝,更不会笑的这样坏。 “昨晚不是累坏了?” 徐慕舟的声音还有些微哑,却格外的xìnggǎn好听。 周念的脸唰的红了:“大白天的,你能不能正经点?” “夫妻之间还需要正经?” 周念整个人有短暂的懵,这一切,都好像与她来时所想的完全不一样了。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我挤牙膏?” 徐慕舟已经迈步进了浴室。 周念抬起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热烫的脸颊,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来,飞快的把吹飞经收好,跟着徐慕舟进了浴室。 ‘伺候’这位爷刷完牙,洗脸,又帮他刮胡子,周念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不免最初有些慌乱。 但她实在算得上是心灵手巧的一类人,很快就做的熟练了起来。 徐慕舟自来不矫情也不娇气,虽然出身大家,但是年少就从军,早就养成了万事都自己动手的习惯,尤其是这些琐事,更是不耐烦假手他人。 他还记得自己从前也受过很重的伤,卧床了几日,那几日事事都要旁人动手,他觉得别扭十分,待到自己勉强能下地,就立刻不让人在贴身服侍。 可周念今日做起这些,他却并不觉得不自在,也许是她做的用心,学的又快,没让他有什么不好的体验的缘故。 周念微微踮着脚,手中稳稳的握着剃须刀,白色浓密的泡沫渐渐被推开,露出男人方正坚毅的下颌,和xìnggǎn微凸的喉结,周念觉得耳根有些发烫,忙稳了心神,小心翼翼的动作起来…… 刮完胡子,又清水洗了脸,周念拿了柔软的干毛巾过来帮他擦干:“好了。” “第一次,还不错。” 徐慕舟看了看镜子,赞了一句。 “下次应该会更好的。” “那以后刮胡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徐慕舟说的很自然,周念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嗯’了一声。 “下楼吃饭吧。” 周念扶了徐慕舟下楼去。 官邸里佣人正在忙碌准备早餐,知道徐慕舟受了伤,这几日大约要在家中休养,佣人们不免都有些紧张。 看到两人下楼,管家赶紧迎上前询问:“军长,太太,早餐都准备好了。” “嗯。”徐慕舟应了一声,不见小白,又问道;“小白呢?” “小少爷一大早就去学校了,说是今天在学校吃早饭。” 徐慕舟点了点头,走到餐厅坐了下来。 周念往常是坐在他对面的,但现在因为他受伤了,所以就坐在了他的身边,方便照顾他。 早餐依旧是清淡温补为主,徐慕舟蹙了蹙眉,但也没说什么,吃了几个素包子,喝了一碗鸡汤一碗粥,也就搁下了筷子。 周念赶忙也要放下筷子,徐慕舟却道:“我去外面走一走,你再吃点。” 周念刚想说什么,徐慕舟起身之时忽然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你体能太差了,以后都要多吃饭。” 周念的脸蹭地红了,看那人若无其事一脸严肃的走了出去,差点忍不住在心里骂他一句。 佣人都没在餐厅,但周念总怀疑他们刚才看到了听到了徐慕舟做的说的,因此压根也就吃不下了,搁下筷子,也离开了餐厅。 想着他说要出去走一走,也没说让她跟着,周念想了想,就坐在客厅等着徐慕舟回来。 徐慕舟在花园里转了两圈,温庭森就来了。 他手臂上的伤今日要换药。 温庭森远远看到徐慕舟就奔了过来,离着三四米的距离又停了脚步,饶有兴趣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 “看什么看?”徐慕舟瞪了温庭森一眼。 温庭森抱了双臂,笑的贼兮兮的:“看脸色,军长大人昨晚很快活啊。” “滚。” 温庭森笑嘻嘻露出两排白牙:“我今天可是有正事的,你的伤得换药。” “换了药就赶紧滚。” 温庭森才不搭理徐慕舟这一套,拎了药箱子没个正形的蹭过来,压低了声音开始八卦:“慕舟哥,你手臂伤成这样,都缝针了,昨晚还不忘逍遥快活?话说……你手臂受伤,昨晚应该是在下面吧?哈哈哈哈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你在下面的一天……” “温庭森,你是个医生,不是个八卦记者,注意你的言行。” “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做个狗仔,只是可惜阴差阳错成了医生……不过慕舟哥,话说回来,你和小嫂子,倒是和外面传的不太一样……” “外面怎么传?” “还能怎么传?传你们什么时候离婚呗,毕竟,你们结婚快四年,分居的时间也差不多四年了,哪个正常夫妻会像你们这样……” 徐慕舟听到分居两个字,就不由得哼了一声。 “慕舟哥,小嫂子这么年轻漂亮,你不留在身边,还玩什么分居,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我没这种biàntài嗜好。” “啊!” 温庭森忽然像是鸭子一样叫了一声:“你没有,那是小嫂子要分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