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受了伤体力还这样强悍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56章 受了伤体力还这样强悍

刚才是谁说胳膊受伤了又不是那里受伤了的? “要我教你怎么做?” 徐慕舟的声音听起来明显的有些没有耐性了。 周念咬了咬嘴唇,心内又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认命的轻轻翻身趴在了徐慕舟身前。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她在上面,周念简直羞的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了,徐慕舟眼底渐渐有了火光:“周念,把你身上那玩意儿脱了……” 每次穿的睡衣都严严实实的,扣子一路系到脖子那里,像是防贼一样。 他根本都没见过她还有第二种款式的睡衣。 周念老老实实的把睡衣脱了,她原本以为徐慕舟受着伤,今晚应该也不会折腾太久,可没想到,这人根本就是个土匪头子…… “徐慕舟……” 周念到最后,实在有些吃不消了,咬着他的肩膀呜呜咽咽的轻喃:“不要了……徐慕舟……” 他其实并未尽兴,只是看着周念眼底泪光点点的样子,觉得她这模样倒是真的有几分的可怜,更何况他心里也一向清楚,两人体能差距太大,周念又向来娇气的不行…… 周念几乎是连滚带爬一般从徐慕舟身上下来,又强撑着两条发软的腿去了浴室冲澡,将睡衣穿的整整齐齐方才回了卧室。 徐慕舟看了一眼全副武装的周念,轻嗤一声:“怂包。” 周念这会儿才不和他打嘴炮,她真的快被折腾死了,累死了,只想赶紧倒在床上睡一觉。 周念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徐慕舟毕竟受了伤,刚才又一番折腾耗尽了精力,倒也有些倦了,耳边听着周念沉沉睡去的呼吸声,他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周念早上是被手机震动的声音惊醒的,她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一缕微光刺的她眼睛微痛,她听到身边传来窸窣的声响,是徐慕舟拿了手机起床的声音。 周念揉了揉眼,复又强忍着困意看了过去,却只看到徐慕舟挺拔的背影,只听到了他低低沉沉的一句:“喂,英男?” 周念的睡意当即消弭的无影无踪了。 她有些怔怔的躺在床上,耳边不断盘旋着的,都是徐慕舟的那一句;喂,英男? 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人在早晨起床半睡半醒时,说话声音都会格外的轻柔一些,她总觉得徐慕舟唤那一声英男,带着她从未听过的一丝温柔。 她不知道那个英男姓什么,徐慕舟说起她时,也都是这样亲昵的称呼,不像是每一次他唤她时,都是连名带姓的一个周念。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他们这夫妻做的,原本也就和寻常夫妻不一样。 徐慕舟叫她周念,她还不是叫他徐慕舟? 周念其实很想知道徐慕舟和那个英男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是单纯的叙旧,嘘寒问暖,还是追昔过往顺便再执手相看泪眼? 周念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是这样小心眼的人。 她终于绝望的发现,她还是对徐慕舟动了心。 如果那个英男回来了,徐慕舟是不是会更快下定决心和她离婚呢? …… “慕舟哥,我听说你受伤了,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伤?” 顾英男的声音含着点点的哽咽,有些促急的传来。 徐慕舟倒是因着她这急切,笑了一笑:“英男,你我都是军人,难道不知道军人受伤不过是家常便饭?”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我只是有些担心你……” “伤的不严重,不过是皮外伤而已。” “你总是这样,从前咱们在军校时,你也是这样,不管是什么伤,你都说不严重。” 徐慕舟没有应声。 “慕舟哥,你受伤,现在没人照顾你也不行……那些佣人也未必能尽心,我心里实在担心的很……” “不妨事,你嫂子在帝都,日常她照顾就可以了,再说也只是一些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 手机那端,骤然静了下来。 好一会儿,顾英男才轻轻笑了笑:“看我这记性,都忘记了嫂子这一茬了,那我就放心了。” “英男,我还没问你,我受伤的事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徐慕舟的眉宇微蹙了一些。 顾英男回答的倒是极快:“嗯,是这样的,我昨天正好和国内一个朋友通电话,她也在帝都军区后勤上,就顺嘴和我说了一句。” “慕舟哥,我知道你现在你身份不一般,这些消息是要保密的,你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顾英男也是军人出身,对于这些事情向来十分敏感。 徐慕舟眉宇微微舒展开了一些:“无妨,不是什么大事。”也无需这样保密。 “那我不妨碍你休息了……” 顾英男挂了电话。 徐慕舟听到卧房里传来走动的声音,他也放下手机,转身从露台走回卧房,正看到周念从床上起来去浴室。 “吵醒你了?” 周念摇摇头:“没有,我也睡好了。” 徐慕舟扬了扬手机:“你去洗澡,我再打个电话。” 周念点了点头。 徐慕舟折回露台,又拨了个电话:“去查一下军区后勤部的人,有不对劲儿的,一律把名单给我。” 英男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他身份所限,有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的,他不在意,却不代表就可以随意外传。 堂堂帝都军区军长在士兵训练中受了伤,没一会儿就传到了国外朋友的耳中去。 可见这帝都军区之中,还是有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玩猫腻。 徐慕舟挂了电话,面色有些阴沉,他随手点了支烟,抽完一支,又点了一支。 周念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了他在抽烟,她抿了抿唇,还是走了过去:“你少抽点烟吧,这几天暂时别碰烟酒这些刺激的,对伤口恢复不好。” 徐慕舟定定看了她一眼,周念正以为他要动怒,他却抬手把燃着的烟从唇间摘下来,在烟灰缸中摁灭了。 周念忽然觉得心底蔓生出小小的欢喜,让她原本一片死寂的心脏深处,好似开出了小朵小朵的花来,渐渐春水繁茂,繁花似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