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花样虐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54章 花样虐狗

徐慕舟看了她一眼,到底还是没有把手抽出来。 温庭森开始缝第一针的时候,徐慕舟的大手蓦地紧紧攥住了周念的,但随着温庭森一针一针的缝下去,徐慕舟的脸色却是渐渐的恢复了如常。 如果不是他额上出了一层的汗,攥着周念的手指也在隐隐轻颤,周念甚至会有一种他根本不疼的错觉。 “好了……” 温庭森缝完最后一针,也不由得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周念看徐慕舟靠在沙发上,紧紧闭着眼,心里翻搅着疼的难忍,忙拿了纸巾,轻轻给他擦额上的汗。 温庭森简直要被虐死了,缠好绷带,留了药又交代了注意事项,半分钟都不愿多留就要走。 周念却在得知他们都没吃晚饭时,主动留了温庭森吃饭。 温庭森确实也有些饿了,正犹豫,徐慕舟却睁开眼,漠漠看着他,淡声道:“你不是减肥晚上不吃饭?” 温庭森要不是看他还有些虚弱,真想把医药箱都砸到他脸上去! 他身材这么好用减肥吗? 不想留他就直说呗,嫌他碍眼就说嫌他碍眼啊? 他还不想在这里被他们喂狗粮呢。 “他都忙了这么久了,肯定也饿了,厨房里不是正在准备饭菜吗?就让他吃点再回去吧。” 周念难得这样温柔的对他说话,徐慕舟看她拽着自己的衣袖,脸上的惊惶还没有全然退去的样子,点了点头,对温庭森道:“吃完饭赶紧滚。” 温庭森真想摔了药箱骂一句‘老子欠你这顿饭啊!’ 却到底还是厚着脸皮留了下来。 也不能全然怪他脸皮厚,实在是徐慕舟这么多年都是不近女色性冷淡的模样,和这和小嫂子又常年的聚少离多,温庭森实在也很好奇,他和周念到底是什么样的相处模式…… 今天这机会多难得不是? 厚着脸皮也得留下来,能看会儿好戏就要看一会儿。 周念原本打算扶着徐慕舟起来,但看他流了这么多血,一向刚强的人脸上都带出了几分的虚弱,不由得就心疼开口:“要不你就坐这儿,我把饭菜端过来喂你好不好?” 温庭森的眼中立刻漫出了八卦之光。 徐慕舟却不以为然:“不过是点皮外伤,我又不是残废了,不用那么麻烦。” 他说完就要站起来,周念赶紧扶住了他:“那我扶你过去……” 徐慕舟倒是被周念这一副照顾小婴儿的夸张姿态给逗笑了:“行了,我是胳膊受伤,又不是腿断了,你不要这样大惊小怪的。” 周念却不肯撒手:“那也不行,你现在得注意,温医生刚才说了,你要好好休养。” “你听他废话。” “温医生那是好意,你不能这样说,人家也是为了你的伤早点好。” 周念嗔他一句,稳稳的扶住他,小步小步往前走,温庭森简直要被虐死了。 徐慕舟在他们跟前总是一副软硬不吃冷心冷肺的样子,在他老婆跟前怎么骨头都软了? 温庭森真想把徐慕舟被周念扶着,小碎步往前走的画面给拍下来,放到帝都最大的广场上,全天24小时不间断的滚动播放! 徐慕舟吃饭口味很重,当兵的réndà多如此,大鱼大肉重油重盐吃起来才觉得过瘾。 但他现在受了伤,需要忌嘴,周念给他弄的全是白粥和小菜,有个补身子的鸡汤,却又是清炖的,连点咸味儿都尝不出来。 徐慕舟吃了两口,脸就拉了下来。 温庭森坐在餐桌对面,津津有味的吃着面前丰盛的美食,他又没生病,当然不需要忌嘴。 “怎么了?”周念正舀了一勺白粥预备喂给他,却见徐慕舟冷着一张脸的样子,不由问道。 “这种喂兔子的饭菜,我吃不下。” “但是你现在受伤了,确实需要注意饮食,等你伤口痊愈了,想吃什么我再让厨房准备……” “我以前受伤从没忌嘴,也没见死了。” 周念被他这话噎的半天不知说什么好,到最后脑子一热来了一句:“那是从前没人在你身边管你……” 徐慕舟一下抬起头看向了周念,他定定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方才轻笑一声道:“你好意思说这句话?” 周念哑口无言。 她确实没资格说这句话,因为她之前,从没有如妻子那样照顾过他。 温庭森不由得放下了筷子,他看向周念,看她低垂着头站着,一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模样,不由得心里轻叹。 这两个人,绝对不是外界所猜想的那样简单。 还有慕舟哥,说话也太直接了,简直半点面子都不给自己老婆留。 温庭森原本想要劝一劝,正在斟酌着说词,徐慕舟却忽然轻咳了一声:“把粥给我。” 得,也不用他再想办法劝了,好在徐慕舟还没傻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周念傻乎乎的端了粥碗递过去,徐慕舟蹙眉看她一眼:“我受伤了。” “哦,哦,那我喂你……” 周念慌忙又搁下粥碗,拿勺子舀了一些,喂到了他嘴边去。 徐慕舟这才倒是没再嫌弃饭菜清淡没味道,连着吃了两碗粥。 周念不由得抿嘴笑了:“饮食清淡一些对身体还是更好……” 徐慕舟别有深意看了她一眼,淡声道:“反正都要离婚的,你也不必关心我的身体。” 温庭森手里的筷子‘吧嗒’掉了下来。 周念傻眼了,徐慕舟忽然来这么一句…… 是在提醒她早晚会离婚,还是,还是记着那天的仇,专门还回来的? “扶我上楼。” 徐慕舟看她一副傻眼的表情,只觉得这几天憋闷压抑的心情,忽然就好了一些。 温庭森眼睁睁看着周念扶徐慕舟上楼了,他整个人一脸懵逼,所以,徐慕舟刚才说的那句离婚,其实也是在虐他这个单身狗? 真是够了好吗?有两口子拿着离婚打情骂俏的吗? 上楼回了卧室,徐慕舟手臂有伤,身上也到处都是结了痂的血迹,不洗澡自然没办法睡觉。 “去给我放水。” “你……你自己洗澡不方便吧,要不要我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