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把她打疼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52章 把她打疼了

他起身,直接把周念抱了起来,周念下意识的睁大眼抬臂抱住了徐慕舟的脖子,反应过来后,又有些讪讪的想要松开手。 “抱紧了,掉下来我不负责。” 徐慕舟漠漠说了一句,周念抿了抿嘴唇,想着自己刚才刚和他玩了一场妖精打架,这会儿就矫情起来了,也怪没意思的,就干脆抱紧了他的脖子,窝在他怀里,安心的享受这难得的公主待遇。 徐慕舟一路将周念抱到浴室,两人倒也不是第一次一起洗澡,只是周念还是有些不自在。 坐在浴缸里抱着身子,根本不敢抬眼看徐慕舟。 徐慕舟却十分坦然的把自己xìnggǎn结实充斥着强烈荷尔蒙气息的成熟身体袒露了出来,先在淋浴下冲洗之后,却跨进浴缸,直接坐在了周念身后。 周念吓了一跳,蹭地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徐慕舟……” 男人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话音里却带出来了几分玩味:“怎么了?你哪里我没看过,大惊小怪什么。” 周念只觉得无比羞耻,这种言情里男主角才会说的台词,从钢铁直男徐慕舟嘴里说出来,也实在是太奇怪了一些。 “你要泡澡啊。”周念预备把浴巾扯过来:“那你泡,我去淋浴那里。” 她话音刚落,徐慕舟却已经伸手攥住她手腕,直接将她拉到了水中…… 周念猝不及防间,整个人都跌坐在了他身上,男人身上都是**的肌肉,周念觉得自己屁股疼的厉害,却又不好意思说,毕竟,现下他们两人的姿势也实在太暧昧了…… 她几乎是跨坐在徐慕舟身上的,彼此身上都是不着寸缕,周念很快就察觉到了徐慕舟身体上的变化,她又羞又疼,胡乱推着他想要站起身,徐慕舟却忽然一巴掌打在了她臀上,深邃的眼瞳也眯了起来:“再乱动一下试试!” 周念吃疼,吓的一动都不敢动了,平白挨了这一下,心里又委屈的不行,咬了嘴唇低着头,倒是不动了,只是也不看他,不理他。 徐慕舟刚才被她弄出了一身的火,这会儿见她委屈的样子,倒是笑了,“怎么,打疼了?” 他们之间很少,不,几乎没有这样调笑的时候,徐慕舟这样的性子,更是不会这样说话,因此,他话一出口,周念倒是怔住了。 徐慕舟见她呆呆傻傻的样子,唇角的笑意倒是更深了深,他的手指修长有力,带了一层薄茧,这是常年持枪的人才会有的一双手。 而此时,他的手指就这样落在了周念的臀上,拂过了方才他打的那一处位置:“真打疼了?” 周念这下真的要哭出来了,她这几年,早就习惯了和徐慕舟之间除了shàngchuáng之外,每天说话不超过三句这样的相处模式,现下他忽然也坏起来,她倒是不知如何应对了…… 徐慕舟将她抱起来了一些,目光从她腰线上滑下去,落在那凝滑挺翘的臀上,还真是身娇肉贵,他就轻轻打了几下,她那里就出来了几个红指头印。 徐慕舟的指腹落在那红印上,轻轻揉了揉。 周念羞的不行,“徐慕舟……我,我累了……我想赶紧洗完去睡觉……” 徐慕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许男人生理**满足了,都会心情好一些的缘故,也许是看着周念慌乱紧张不知所措的样子很好玩——反正总是比她之前永远置身事外的疏离模样可爱多了。 所以他才会起了逗弄的心思,只是,他还是忽略了,自己的手劲儿是真的很大,而周念,也实在是太过娇气了。 像她这种娇娇气气的,丢到操练场上,怕是连两分钟都撑不住。 “你明天跟我一起去部队。” 徐慕舟忽然的一句,让周念整个人都懵了:“去部队?” “你体能太差了,就是平日太缺乏锻炼的缘故,以后,每天跟我去部队,跑跑步,训练训练,像那些女兵那样……” “我不去!” 周念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子无名火,也许是方才睡前看了徐慕舟的那张照片,看到了照片上的那个叫英男的女孩儿,她本来心里就在猜测,徐慕舟喜欢的是那样英姿飒爽不娇气不矫情的女孩儿,现在他说的这些话,果然佐证了她的猜测。 “我不喜欢跑步,我也不喜欢健身,你不能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 周念觉得心里委屈的不行,他和她shàngchuáng和她欢好,心里却惦念着别的人,那方才还何必信誓旦旦的说,他不会在婚姻存续期间做出对不起她的事? 不做,但是精神可以出轨? 周念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不该这样钻入牛角尖,也不该这样胡乱猜测,只是她心里就是委屈的不行。 “周念,我是为你的身体着想……” 徐慕舟皱了皱眉,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就动了怒。 虽然女孩子多半都不太喜欢运动,但她这也太过抗拒了一些。 “反正我不会去的。”周念固执的低下头,她不会让自己变成英男的样子,她也变不成她那样,徐慕舟早晚都要和她离婚,在之前他离开滇南时,他亲口对她说过要离婚的,那么她的身体是好是坏,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早晚都要离婚,你也不用这样在意我的身体……” 周念话音还未落,徐慕舟忽然伸手紧紧摁住了她的肩膀:“周念,还真是难为你了,心里想着要和我离婚,还能和我shàngchuáng上的这样投入……嗬。” 他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望着周念:“放心,你想离婚,我会成全你的!” 周念看着他出了浴室,重重的摔上了浴室门。 她抱膝坐在浴缸里,想要笑一笑,可眼泪却又落了下来。 都说谁先动心谁先认真谁就输了。 她一直都克制着自己不要去动心动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动了心,动了情,做的事,说的话,都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如果说从前她最后的盔甲就是她还能控制着自己的心,那么现在,她是不是连这一层盔甲也彻底的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