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夫妻之间可不兴有隔夜的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45章 夫妻之间可不兴有隔夜的仇

可该给她的,他也没有亏待她。 这枚钻戒很大,很闪,可看起来却十分的冷冰冰,不过是他让副官随便去挑选的一个最大最贵的而已。 女人都是很浪漫的一种生物,她们对于自己的婚礼,会有种种幻想和希冀,周念也曾憧憬后,在年少青涩的年纪里。 只是后来,她再也没有想过。 徐慕舟给她的,早已超出了她所想象的,他并不曾亏待过她。 而她能回报给他的,也不过是那漫长的日夜里,一针一线缝补出来的那些不值钱的小玩意。 周念想,也许她这样的女人,就是所谓的不识抬举。 徐慕舟肯娶她,她不感恩戴德,也要把他当天一样敬着,可她婚后这几年,唯一做到的,大约也只有那一个敬字了。 周念摩挲着那枚婚戒,婚礼后,她就把戒指收好放了起来。 徐慕舟好似问过她一次,为什么不戴婚戒,她说太大太闪太招摇了,他也就没有再多问。 之后再后来,好像是新年还是什么日子,他又让副官买了一枚戒指给她。 却是很素净简单的指环,但她却很喜欢,这些年,一直都戴着。 周念把钻戒收好,又把常年戴在无名指上没有取下过的戒指取了下来。 这枚戒指戴的时间久了,不免就很有感情。 周念看了很久,摩挲了很久,方才把戒指放回了盒子里去。 东西一样一样收好,放在箱子里,周念这才提了箱子下楼。 佣人见她亲自提行李,赶紧上前帮忙,周念也没拒绝,把箱子递给了佣人。 “太太,军长难得亲自打电话回来,您这次去了帝都,可要和军长好好儿的,就算是夫妻拌嘴了,也不能有隔夜的仇” 佣人在官邸做了多年,也算是有些分量的老人儿,周念从来没有架子,上上下下都是一团和气,相处的极好。 众人喜欢她,自然也盼着她和徐慕舟好好的。 周念闻言也没有说破,只是笑着硬了。 佣人又道“太太,您给军长和小少爷,老太太,做的那些东西,要不要也带去一些或者给老太太那边送过去” 至少也让徐家众人知道,太太心里是惦念着这些人的。 省的老宅那边总有人议论,说太太是白眼狼没有良心,吃着徐家的喝着徐家的,半点孝心也不尽。 “先不着急,等我回来,或者等我电话吧。” 周念并不想去邀功,她和徐慕舟离婚这事,八成已经成了定局。 现在把这些东西拿出来送回去,算是什么道理 垂死挣扎一下还是让世人都以为她死缠烂打不肯离婚赖定了徐家了。 她做这些,也不过是因为不知如何回报,尽一尽自己的心罢了,并不是想要用来邀功的道具。 佣人见她态度这般坚定,只得应了。 官邸的司机开车送周念去了机场,于情于理,周念离开滇南,总要和徐家老太太说一声。 就让司机先去了老宅。 徐老太太看到周念过来,不免有些吃惊,却也让人客客气气的把她请了进来。 周念向来不是多话的性子,问了好,又说了她的来意,就沉默了下来。 徐老太太却没有如往日那样,见她不说话了,就让佣人送客,却挥挥手让佣人都先出去了。 “周念,你和慕舟结婚也有三年多了,我们徐家,还有慕舟,就算对你不是顶好,却也从不曾苛待过,我不知道这次慕舟让你去帝都是要做什么,但是周念,我不希望你们再起争执,慕舟如今位高权重,正如烈火烹油,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丁点风吹草动都要被人拉出来大做文章,更要小心谨慎。” 周念肃容应了“老太太,您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和慕舟争执的,总之不管怎样,我都顺着他。” 徐老太太睨了她一眼,笑了一声“你这还说的,若是他不讲理对你动粗,难道你也顺着” 周念立时辩道“不会的,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也从来没有对我动过手” 徐老太太脸上笑意更深了几分“周念,你给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慕舟” 周念缓缓的垂下了头,“老太太,慕舟对我恩重如山,我心里,自然有他。” “只是当恩人看待” 徐老太太又追问,周念轻轻的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来望着徐老太太,面上却浮出了苍白虚幻的一抹笑意“是,只是当恩人看待。” 徐老太太定定看了她一眼,目光深邃灼灼,却没有再逼问什么。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法,如果周念真的是慕舟命中注定的那个人,那么他们怎样分分合合都会在一起。 若不是,旁人操碎了心,也没有任何办法。 万事都不能强求。 “你去吧,见了慕舟,好好说话,不要再闹别扭,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有什么天大的事,被子盖上也就过去了” 周念觉得耳根有些发烫,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应了“是,我都记住了。” 徐老太太看着周念转身离开,瘦瘦小小的女孩儿,受尽了磋磨委屈,却还是脊背挺直,每一步都走的坚定,堂堂正正。 可见心思澄澈,没做过亏心事。 也不知道这一次周念再去帝都,两个人是会又闹起来,还是更进一步。 徐老太太叹了一声,都这把年纪了,还要为儿孙操心。 徐家人丁不兴旺,徐慕舟就小白一个儿子,徐慕回这个不省心不成器的,死活不肯结婚成家。 小儿子倒是早早结婚,孩子也生了三四个,可三房却自来都不被她喜欢,她总觉得三儿子和三儿媳妇心术不正,教出的孩子也不讨喜,因此徐老太太一直都盼着徐慕舟和徐慕回能多生几个孩子。 徐慕回现在是指望不上,周念和徐慕舟又是这个样子,等他们俩有孩子,怕是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也不知道她这把老骨头,能不能熬到那一天呢。 周念的飞机在帝都降落时,已经是深夜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