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直接被拖了出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43章 直接被拖了出去

林彤浑身颤抖着,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整个人都扑过去,双臂死死缠住了徐慕舟的腰,然后,将少女娇软的胸口紧紧贴在了那古铜色的坚实脊背上…… 徐慕舟霍然转身,已然勃然大怒,一把将林彤推开,暴怒低喝:“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林彤完全没有意识到徐慕舟已经怒到极致,她的目光着迷的落在男人结实的排列整齐的腹肌上,还有那没入浴巾中的,若隐若现的人鱼线…… 所有的理智和清醒都荡然无存了,成熟男人充满强烈荷尔蒙的结实xìnggǎn身体,对于没有任何男女经验的女人来说,实在冲击力太强烈了一些。 徐慕舟胡乱抓起衣裤飞快套上,整张脸已经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他望着面前只穿了一条小吊带裙的林彤,飞快收回目光,眉宇深锁凝重;“林彤,既然你不守我这里的规矩,那么帝都,你也不能再留了。” “姐夫……” 林彤还有些恍神,低柔呢喃了一声,怔怔想要上前,徐慕舟却看也不看她,脸色冷凝走出卧室直接叫了副官上来。 林彤此时回过神来,听到徐慕舟叫副官上楼,不由大惊,奔到徐慕舟身边抱住他手臂想要哀求,徐慕舟却直接将林彤甩开:“不知廉耻!” “姐夫,我只是喜欢你,喜欢一个人有错吗?你为什么就不肯接受我……” 林彤脸色惨白,泪如雨下,这般年轻的女孩儿,这样炙热的爱意,寻常男réndà约早就心生怜惜。 只可惜林彤所面对的人是徐慕舟。 他自来心硬如铁,对于他不在意的,不喜欢的,他又怎会有丝毫心软? 副官闻声快步上楼,看到哭的小白莲一样的林彤,简直吓了一大跳,这林xiaojie怎么跑到军长卧室来了,还,还穿成这样,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她是想sèyòu军长? “把人弄出去,今天官邸里的佣人,一个不留,全都开了。” 徐慕舟冷声吩咐完副官,直接迈开长腿往一边客房走去。 “姐夫……”林彤哭的凄厉无比,整个人不管不顾的扑过去,死死拽住了徐慕舟衣袖:“姐夫,我到底哪里不好,姐夫……我对你的真心,难道你真的看不到吗?” 徐慕舟厌烦蹙眉,再次甩手将林彤推开,暴怒对副官喝道:“你们是不是死人?我说了把人拖出去,没听到是不是!” “是,军长……” 副官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拽住形容疯癫的林彤双臂,将她往楼下拖去,林彤自然不肯就这样铩羽而归,还在拼命挣扎,“姐夫,姐夫救我……姐夫是不是忘了姐姐临终前对你说的话了……姐夫答应了姐姐,会好好照顾我的……” “把她的嘴堵上。”徐慕舟只觉林彤这声音实在刺耳,他冷冷丢下一句,抬脚进了客房,直接关上了门。 “林xiaojie,对不住了。” 副官堵住林彤的嘴,将她乱抓乱挠的双臂双手反剪在她身后,拎口袋一样将林彤拎了下去。 很快官邸里就恢复了一片安静。 只是这安静并未持续太久。 小白看着林彤被副官塞到车上带走了,也没有上前阻拦。 林彤上车之前,一直都在呜咽哭着望着小白,小白虽然心中也不好受,但却知道,林彤以后,大约再也不能来帝都了。 他没想到小姨会做出这样的事,借口来看他,给他收拾房间,却偷偷跑到了老爸的卧室里去。 小白已经快十岁了,现在的孩子又早熟,他怎会想不到林彤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也许他其实早就觉察到了一些,只是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喜欢亲近的小姨,实则是怀抱着这样的目的和他亲近的吧。 小白看着载着林彤的车子远去,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把管家叫了出来,让他将今日官邸上班的佣人,都发了双倍的薪水然后开除了。 小白吩咐完,官邸里立刻哭倒了一片,毕竟徐慕舟向来对手底下人的十分大方,尤其是佣人这些靠双手吃饭的普通人,徐慕舟从不苛待。 官邸里只住着小白和徐慕舟两个,太太常年不在帝都,没有女主人,人少活轻薪水高,很多人就靠这份工作养家,当然没人想被开除。 “小少爷,实在是,实在是林xiaojie身份特殊,咱们也不敢拦啊……” 管家也忙向小白求情,小白一向嘻嘻哈哈很爱笑爱闹,此刻却绷紧了小脸严肃望着众人:“我爸是军人出身,官邸向来也是按军中规矩行事的,他既然吩咐了你们如何做,那么你们就要执行,如果做不到,就是违拗军令,谁求情都没有用。” “小少爷,林xiaojie说来看望您,您也让她进来了,可她去您的房间后,又干了什么,我们无权也不敢干涉啊……” “对,所以我也有错,我也该罚,我会去找老爸领罚。” 小白这话说出口,众人立时都哑口无言。 小白的卧室和徐慕舟的卧室不在同一个楼层,家里这么多佣人,难道就没一个人看到林彤穿成那样去了徐慕舟的卧室? 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要么是官邸的佣人顾忌林彤的身份不敢管她,要么就是被林彤给收买了。 但不管是哪一种原因,这些人也不可能留下来了。 管家无奈,只得让这些佣人去收拾自己的东西,结清薪水离职。 林彤被第一时间送回了滇南,徐慕舟一路让人封锁了所有消息,因此,直到送林彤的车子驶到林家宅邸外,林太太方才知晓林彤又出事了。 副官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林彤一路被绑着双手堵住嘴送到林家,已经足以说明徐慕舟的态度。 林太太见到林彤的惨状,当即吓的脸都白了,又气又心疼,却也无可奈何,而副官的态度也十分生硬,林太太想多问一句,都问不出什么。 只得先将惊魂未定的林彤接回去,再做打算。 副官离开林家就去了徐家老宅。 徐老太太此时听说了这事儿,唬了一大跳,待到副官过来将来龙去脉一一说清楚,徐老太太也不禁连连摇头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