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洗清污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41章 洗清污点

但周念却在她翻来覆去的错乱话语中,抓到了一个重点。 她说,那一年周念差一点被周娅让人用鞭子抽死,她虽然对周念很不好,但是在周念昏迷的那几日里,她也照顾了她。 她求周念看在那几碗水和几碗粥的情分上,能借给她一笔钱,让她给儿子治病。 “我可以给你一笔钱,甚至可以给你想要的那个数目双倍,但是你要告诉我一件事,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不能有半个字的隐瞒。” “您说,九xiaojie您说……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一字不漏的告诉您……” 周念定定望着面前的老妪:“我记得那一niándeshì,周娅让人用鞭子差点把我打死,后来是周庸偷偷送了药进来,我昏迷了好几天才醒……” “是,确实是这样,也是周庸让我给xiaojie您上的药……” 周念的眸子越来越亮:“我还记得,我后来醒来时,身上的血衣都被换掉了……” 那老妪怔了一下,浑浊的眼底有着疲惫的血色,她看着周念,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九xiaojie,我想起来了,当年,当年周庸把您抱回房间,是他给您脱的衣服,也是他给您上的药……” 周念一点一点的绷紧了唇角,原本搁在膝上的双手,也逐渐的攥紧成拳。 “可是我明明记得,你告诉我,是你帮我上的药,换的衣服……” “周庸不让我说啊,他是管家的儿子,我只是个佣人,我不敢不听啊……” 老妪哀叹一声,又抓着周念的手道:“九xiaojie,您要是不信的话,我和他当面对质……” 她根本不知道周庸早就死了。 而她在很久之前离开周家之后就回了老家去,再没了任何消息,所以周念,根本就记不起这个她连名字都忘记的,在她身边只待了半年的女佣。 “不用了,周庸已经死了。” “啊!周庸怎么就死了……那我岂不是怎么说都说不清了……九xiaojie,我真的没有骗您,我给您跪下了……“ 老妪颤巍巍的要下跪,周念起身扶住了她:“你别这样,就算周庸已经死了,没有对证了,但我也相信你说的话。” 因为只有相信她,才能佐证自己的清白。 “九xiaojie……我当初真是,真是罪该万死,您大人有大量……” 老妪说着,又开始抹眼泪要下跪。 周念稳稳扶住了她:“钱我依旧双倍给你,但你要做一件事。” “九xiaojie,只要能救我儿子,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周念缓缓俯下身子,在老妪耳边低低的叮嘱了一番。 那老妪点头一一应下了。 周念把自己攒下的钱,全都取了出来,给了老妪,并承诺她,事后,她还会再给老妪一笔钱。 老妪千恩万谢的离开了官邸。 几日后,那老妪忽然又带人敲锣打鼓的来了官邸,大声嚷嚷着说要谢周念的救命之恩。 几乎半个滇南都风闻了此事,徐家老太太自然也被惊动了,赶忙让人去打听。 那老妪感恩戴德的逢人就讲,言说当年她不过是在周家照顾了重伤的周念几日,换换药擦洗擦洗身子,只是尽了本分而已,却没想到周念都惦记着那点情分,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救了她儿子的性命…… 那老妪显然是感动坏了,见人就说,还闹腾到新闻媒体上,那些八卦记者知晓这好事儿还牵扯到了军长太太,自然争先恐后的大肆宣扬,将周念写成了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一般。 徐老太太听说了这来龙去脉之后,半天都没说话,好一会儿,才对身边人叹道:“这周念,还真是个千伶百俐的人。” “是啊,要不然,当初咱们军长又怎会娶了她?其实说起来,她嫁过来这几年,确实没闹过什么幺蛾子,也就这一次……却又被她自己给化解了。” 滇南闹出这样大的动静,电视上媒体上报纸上每天都在滚动播报着周念做的这件事,那老妪的话,更是一个字不漏的被发布出来,但凡稍微机灵点的人,也看出来那老妪为何每次说起旧事,都要专门提一句,‘自己当年为周念上药擦身换衣’这样的私密事。 根本就是冲着从前那个‘胸前一粒红痣的’流言而去的。 徐老太太几次叹息:“可惜了,可惜了。” 偏生她这样的身世,从前又受了那样多的苦,这样的人多半心理都会有些不健全,周念,宁肯这样固步自封,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不肯迈出一步,究其根本,也不过是因为她自小都养成了万事要先自保的习惯而已。 那样小的一个孩子,在周家那肮脏的大宅院里,真不知道怎么挣扎着活下来的。 难得的是,她没有因为那些不堪的经历,变成一个心理扭曲而又biàntài恶毒的人,已经是万幸。 徐慕舟当然也第一时间知道了周念闹出的这一通大阵仗。 她从来都是十分谨慎低调的性子,这些年嫁给他,也从未仗着军长太太的身份在外面耍过威风,也从来都不会做那种张扬高调的举止。 可偏偏这一次,她拿了一笔钱救了个昔日佣人的儿子,却闹的几乎举国皆知。 徐慕舟自然不是傻子,难道从那铺天盖地的‘我当年为九xiaojie换药擦身’这句话里,还看不出周念的本意是什么? 徐慕舟虽然觉得周念其人实在太过狡诈心眼多的可怕,但却也莫名的,在这铺天盖地的新闻中,郁结在心口的那一口闷气,渐渐的消散了。 而当天晚上,徐慕舟就接到了周念打来的电话。 从上次他没有收下她让人送来的东西一直到今日,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 这期间,她果然不曾让人再送过东西,也再不曾让人带过一字半句。 徐慕舟的那个下属,曾偷偷的对徐慕舟的副官叹息了几句,说他把东西送回滇南,又婉转的告诉了太太军长的意思之后,他当时看着太太的表情,心里难过的不行。 徐慕舟觉得这个下属实在有些过于夸大其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