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军长,是太太的电话,太太给您打电话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34章 军长,是太太的电话,太太给您打电话了!

副官说着,抓了抓头笑起来:“后来我回来,我妈都出院了,非拽着我让我去找太太问她结婚没有对象没,我不得已,才说了太太的身份,我妈还念叨了好久,说这么好的姑娘,就该嫁的这么好……” 徐慕舟听完,好一会儿,才别有深意的看了副官一眼:“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领着我的薪水端着我的饭碗,到头来别人一点小恩小惠你就念念不忘了?” “军长,军长我真没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太太这个人心眼挺好的,也没有那些幺蛾子……” “你懂个屁。”徐慕舟冷笑了一声:“以后别再在我面前提起她。” “军长……” “谁做不到,就按违背军令处置。” 副官这下彻底闭了嘴,再也不敢提起周念半个字了。 飞机起飞,徐慕舟直接关了手机,将座椅放倒,闭上了眼。 副官看着徐慕舟半躺在那里,呼吸平稳,像是已经睡着了,他就小心的把帘子拉了起来,怕吵到他,也关掉了手机。 黎明快要到来的时候,往往是最黑暗的时候。 黑暗中,有一只冰凉粗硬的手,轻轻捂住了周庸的口鼻…… 他像是濒死的鱼一样拼命的挣扎,扭动,双手手指指甲抠进那捂住自己口鼻的手背皮肉中,抓出血淋淋的痕迹,可那捂住他口鼻的双手却还是没有丝毫的松动…… 周庸圆睁着双眼,眼珠暴突出来瞪大,想要努力看清楚黑暗之中的那张脸…… 却终究还是徒劳。 周庸圆睁双眼,一张脸涨的青紫晕厥过去,那人方才松开手,手间寒光闪过,凌厉刀锋割破周庸喉管,鲜血迸溅了满墙,随即,那染血的匕首又挑开了周庸的裤子门襟…… …… 昨夜的一场争执之后,徐慕舟连夜离开了滇南,周念在他走后,就发起了高烧。 她没有惊动官邸的佣人和士兵,自己迷迷糊糊的拉开抽屉找出退烧药直接吞了下去。 她不知自己是烧的糊涂了,还是真的太累太倦,她好像睡了很久很久,直到那刺眼的阳光爬在她的脸上,她被那灼烧一般的热度从梦靥里拉了回来。 整个人虚弱的厉害,身上的衣服和被褥,几乎都被汗湿透了,黏糊糊的难受。 可烧却退了,周念强撑着坐了起来,从小到大,她受尽欺凌,却也生命力惊人,看着弱不禁风的,却怎么都死不了,也许这就是命贱如杂草。 周念自嘲的笑了笑,稳了稳神下床。 她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舒服的衣服,就下楼去了厨房。 昨天一天没吃东西,夜里又烧的迷迷糊糊的,这会儿退了烧,身上轻松了一些,就知道饿了。 冰箱里有简单的食材,周念给自己做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吃饱了饭,好像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周念洗了碗,收拾了厨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着心事。 徐慕舟对她说,现在不可能离婚,因为离婚会影响到他的仕途。 她心里很明白,徐慕舟这话说的并不假,他数年前丧偶,留下小白这个遗腹子,后来又娶了她,却又离婚的话,他不知要被人议论成什么样,帝都盯着他,眼热嫉妒的人,多了去了。 他又向来不喜欢自己私生活被人诟病,也实在无可诟病,毕竟,他常年泡在军队里,连女色都不近,平日里生活单调枯燥,位高权重又不爱享乐,真是把柄都抓不到。 若是现在忽然离婚,外界的人定然像是猫儿闻到了咸鱼腥一般,要抓着这件事大肆八卦议论。 既然现在不能离婚,那就先不要考虑这些了,为今之计,最重要的是,还要找周庸问清楚,那些传言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来来回回的想了无数次,怎么都想不起来她和周庸之间还有这样私密的一层接触。 从前在周家时,她又不是养尊处优的娇小姐,也没有贴身伺候的佣人,万事都是她自己动手,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她身上这样私密的部位,还会有一颗痣。 周念打定主意,站起身拿了包,预备出门去见周庸一面。 可她刚走到玄关处准备换鞋子,却有人走了进来:“太太,方才有人送了个消息过来……” 周念看了一眼小兵,正是前夜站岗那个,她换好鞋子,方才开口:“什么消息。” “说是周庸死了,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上的血都流干了,早就断气了……还有,还有就是……” “还有什么?”周念只觉得整个人身体上的所有温度瞬间都被抽空了,她怔怔然望着面前的小兵,可那小兵的脸却也好像是变成了一团模糊的白。 周庸死了……周庸死了。 周念脑子里像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似的,她站在那里,有冷的入骨的汗水一点一点的侵袭她的全身,她努力睁大眼,却只看到那小兵张张合合的嘴。 “还有,还有……”小兵抓了抓头,有些难以启齿似的:“他下面被人切断了……” “太太,我看那个周庸就该死,死了挺好的,虽然死的有点惨……” “你先出去吧。” 周念忽然轻轻的开了口,小兵讪讪的闭了嘴,又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太太,您没事儿吧……” 周念摇了摇头,小兵只觉得她的脸色白的摄人,不由越发担心:“太太,我就在外面,您有事叫我……” 周念又胡乱点了点头。 小兵出去了,她转过身去,走到沙发边,却又不知该做什么,她茫然的站了一会儿,落地窗子那里照进来灼热的阳光,她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面皮是惨白的色泽,整个人如毫无生气的水鬼一般。 周念不知自己是怎么拨出去那个电话的,她嫁给徐慕舟三年半,给他打电话的次数,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徐慕舟的车子快要行驶到帝都官邸时,手机忽然响了,副官看到来电姓名,差点激动的把手机扔了:“军长,军长,是太太的电话,太太给您打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