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他竟然还在等她解释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32章 他竟然还在等她解释

徐慕舟一点一点的松开了周念的手臂:“也许,你只是为了掩盖,你早已不干净了这个事实而已。” 周念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望着徐慕舟:“徐慕舟……” “周念,我知道你心机深,我也知道你在算计我,但我没想到,你这么让人恶心。” 徐慕舟将掉在地上的衣衫捡起来,狠狠扔在了周念的身上:“别他吗再让我看到你。” 周念站着没有动,她听到了徐慕舟转身离开的声音,那声音正在一点一点的离她远去。 她知道,这一次之后,她和徐慕舟之间,就再不会有任何的转机了。 她也许,这辈子都再也看不到他了。 她从来都是个冷硬,独来独往的人,她不想依靠任何人,也不让自己去依靠任何人,她甚至在嫁给他的时候,就想好了离婚后该怎么生活。 她从不曾表达过,她也从不曾剖白过自己的感情和内心。 可她这一刻这么害怕,这么慌乱,她怕他彻底的离开,从此以后她的世界里,就再也没有徐慕舟这个人了。 她不知怎么的就追了过去:“徐慕舟,徐慕舟……” 她喊他的名字,甚至声音里透出了几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仓皇。 徐慕舟走到门边,他的脚步终究还是停了下来。 周念奔过去,却又生生的顿住了脚步。 “老太太跟前你不是半个字都不愿解释,直接就说想要离婚么。” 徐慕舟点了一支烟,他靠在墙壁上,眼神淡漠的望着周念。 他记得他和周念之间,甚少会说这样多的话。 而方才他与周念的这些对话,想必比这三年半的婚姻加起来他们说的话都更多一些。 他其实也很厌恶和女人这样争执吵闹,就像那一段他没什么记忆的婚姻里,他和他的发妻之间,从未曾有过这样的争执,也从未曾有过争吵,每一次有争吵的苗头时,他都先一步的直接走人离开了。 他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像是个毛头小子一样和周念这样吵翻天。 其实事情并没有这样复杂,他甚至都不用专程回来滇南一趟。 他只需要在帝都下个命令,让人杀了周庸,然后和她离婚就行了。 毕竟,这样的一个身体和心都不忠诚的妻子,留着也着实没有什么必要。 可他却还是抛下公务千里迢迢的回来了,他甚至还先去见了周庸,问了那样幼稚可笑的话。 他甚至,还想要听周念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周念压根没有办法解释,她甚至自己都说了,她没有办法为自己辩解。 徐慕舟觉得自己变的很可笑,也许这一次婚姻,也是个错误。 他当初根本就不该和周念结婚,不,他当初根本不应该让人去找她,就该让她自生自灭在滇南的乱葬岗子上。 如果当真是那样的话,那么这后续所有的麻烦和烦恼,就全都没有了。 他也不会变成这样连自己都厌恶的黏糊糊的娘们儿样。 徐慕舟好像又恢复了他原本的样子,冷漠,疏离,不好接近,冰山一样的一张脸,让人看到他,就打消了全部想要和他沟通的**。 他没有开口,也没有离开,周念到了嘴边的万千句话,却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隔着一层青白的烟雾,周念觉得徐慕舟整个人都模糊了一样,他的脸容,五官,全都变成了模糊而又疏冷的一团。 她的肩膀一点一点的垮了下来,她的脸色越发苍白了一些,她终究还是垂下了眼眸:“徐慕舟,对不起。” 从一开始,就是她对不起他。 如果她没有算计他,他会娶一个出身很好很温柔贤淑的妻子,不但将家里给他打理的井井有条,在外也会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而不是娶了一个像她这样,敏感,自卑,却又别扭的无比要强自尊的心理不健全的女人。 这三年多的婚姻,他忍的很辛苦吧。 除了那为数不多的几次,她满足了一些他的生理**之外,她这个妻子,真的一丁点责任都没有尽到。 “周念,别用这三个字来恶心我。” 徐慕舟掐灭了烟:“如果你只是想和我说这些不疼不痒无关紧要的话,那就闭嘴吧。” 他再度转过身去。 他听到了周念下意识上前了一步的声音,可她没有开口。 徐慕舟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却又停住了,只是没有转身:“离婚的事,暂时我不会考虑,风口浪尖上,我不想成为别人的谈资和笑柄,更何况你在帝都捐了那么多钱,总统府刚嘉奖了你,周念,你知道,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事比我的事业和前程重要,所以,哪怕我不想看到你这个人,但是现在,你还是我徐慕舟的妻子。” 他终于转过身来,她从未见过他这样冷漠的眼神,哪怕是最开始,他厌弃她的时候,都不曾有过。 “既然你是我的妻子,就该知道做妻子的本分是什么,周念,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还有周庸,他也不会有第二条命后悔。” 周念看着他转身大步离开了,她知道这一次,他绝不会再停下,也不会再回头了。 他说暂时不会和她离婚,但他也再不想看到她了。 周念不知在门边站了多久,她想,事情最坏也就如此了吧,再坏,还能坏到什么样呢。 她不是没有去过地狱。 她从地狱里活着回来了,她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 “周庸不能留了。” “为什么?留着他,不是更能恶心周念吗?留着他,也好时时刻刻提醒姐夫,周念做了多么恶心的事,这是多好的事啊!” “你懂什么?” “周庸罪不至死,留着他,等到他彻底死心,依着他对周念的情分,他定然会说出真相帮周念洗白,而杀了他,周念和徐慕舟之间,就是一盘死局了。” “死局?” “是啊,一盘死局,到那时,他们两人之间,就只有离婚这一条路了。” 周念不想让周庸死,可徐慕舟刚离开滇南,周庸就被人悄无声息的弄死了。 周念第一个就会怀疑是徐慕舟所为,而徐慕舟那样骄傲的性子,怎么会开口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