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除了我这个丈夫之外,还有多少男人看过你的身体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31章 除了我这个丈夫之外,还有多少男人看过你的身体

徐慕舟回过身去,冷冷的望着周庸:“你觊觎我的太太,还对她动手动脚,死罪能逃,活罪却逃不了,周庸,记住这个教训,记清楚,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周庸脸色惨白,再也支撑不住,颤巍巍的跪了下来:“徐军长……” …… 徐慕舟是在晚上十点回到滇南官邸的。 周念被老太太限制了人身自由,官邸门口的哨兵都增添到了四位之多。 徐慕舟从车子上下来时,周念还坐在楼下的客厅里。 她这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一口水。 不过这些对她来说也算不上什么痛苦的事情,毕竟从前在周家,饿肚子不过是常事。 徐慕舟站在台阶下,望着漆黑一片的客厅。 勤务兵说周念一直坐在客厅里,厨房里准备了三餐,但她都没有吃一口。 徐慕舟点了点头,让副官和外面的哨兵,还有官邸的佣人都先离开了。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这院落里恢复了安谧无声,隐约的,那繁茂的枝叶之间,有乌鹊啼鸣的声响传来,徐慕舟缓缓的迈步走上台阶,月色将他的身影拖的很长,他的步履,竟也难得的透出了几分沉重。 徐老太太对他说了周念的意思, 话音里,甚至还有几分的叹息,毕竟,坐拥权势地位,谁又舍得轻易抛舍呢。 可周念,竟就这样眼都不眨的全都放下了。 这短短的几步路,徐慕舟却想了很多。 周念当年走投无路为了活命才算计了他,甚至不惜做了绝育手术让他安心娶她,缘由从来都不是因为她对他有什么感情。 而在嫁给他之前,她有没有喜欢的人,或者偷偷爱恋的人,实则都是她的自由。 只是她错在,不该在算计了他,做了他的太太之后,却又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过他徐慕舟的太太。 她没有身为妻子的觉悟,也从未努力的试着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原因无他,是因为她的心里没有他,她早就做好了随时要离开的准备。 徐慕舟可以理解她这样的心理,甚至可以理解她生在周家,她想要活命的不得已而为之。 他只是无法接受,他徐慕舟就这样成为她用过就丢弃的一块踏板。 如果她当初只是想要活下来脱离周家,她并不用嫁给他,可她既然嫁给了他,成为了他的妻子。 那么她怎么会天真的以为,他徐慕舟的妻子,是想做就可以做,不想做就可以直接拍拍屁股走人的? 徐慕舟推开门,门外的月光立时倾泻进来,可随着他转身将门关上,那些月光,顷刻就消失无踪了。 周念听到了门响的声音,她有些僵硬的转过身,看了过去。 玄关处那道高大的身影并不陌生,她知道是徐慕舟回来了。 她想要站起来,可刚站了一半,她就摇晃了一下重重跌坐在了沙发上。 一天没吃没喝,她头晕的厉害。 从小经常饿肚子,倒是给她这个不是公主的人留下了一身的公主病。 徐慕舟开了灯,将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 里面依旧是军衬和迷彩长裤。 他从来都是这样,结了婚还是以军营为家,日常的穿着都和在部队里一样。 他放好衣服,看了一眼周念惨白的脸色,“你去吃点东西。” 周念摇了摇头,从茶几抽屉里拿了一块巧克力出来,慢吞吞的吃掉了。 “我去见了周庸。” 周念吞咽的动作骤然一停,旋即却是抬起头来定定的望住了徐慕舟。 徐慕舟讥诮的笑了笑:“怎么,怕老子一枪毙了他?” 周念的嘴唇倏然抿紧了。 她活这二十年,对她好的人实在太少太少了。 小时候相依为命的是母亲,后来就是偷偷照顾她的周庸。 就算她不喜欢周庸,对周庸没有男女之情,就算周庸对她存了这样的心思,轻薄了她,可她也一丁点都不想要周庸死。 “他罪不至死。” “觊觎我的太太,还轻薄了她,周念,你怎么会天真的认为,他罪不至死?” “徐慕舟,算我求你。” 周念伸手,轻轻攥住了徐慕舟的衣袖。 徐慕舟忽然甩开周念的手站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看着她,面目透出来几分的狰狞:“周念,你为一个轻薄你的男人,向你的丈夫求情?” “徐慕舟,我知道周庸做了这样的事你容不下他,我也知道,你这样骄傲的男人,是容不下这样的羞辱的,只是周庸,他当年曾救过我数次……这世上,我母亲死后,他是对我最好的人……” “所以你不喜欢他,不能嫁给他,却为了报答他和他睡了?” 徐慕舟伸手,攥住周念衣领将她拽了起来,他低低笑了一声,声音极低语速极快:“周念,你胸口左边ru房下有一颗痣,周庸怎会知道?你给他看过了?除了我这个丈夫之外,还有多少男人看过你的身体……” “没有!” 周念眼中的泪,几乎摇摇欲坠:“徐慕舟,我和周庸之间什么都没有,迄今为止,我也只有你一个男人……” “周念,你他吗是把我当傻子吗?你自己说说看,这个位置的痣,如果你不宽衣解带,谁他吗能看得到?” 周念身上的衣衫顷刻间被徐慕舟撕开,他将她扯到镜子前,粗鲁撕开她的内依,逼她自己看着左边胸房下那一颗嫣红的小痣:“周念,你自己说说看,藏的这么深,周庸怎么知道的!你说啊!” 周念怔怔望着镜子中狼狈不堪的自己,衣衫被撕开,整个胸房都袒露在外,徐慕舟粗砺的手指狠狠的攥住她的心口处,将那胸房下小小的红痣完全展露在她的视线里……周念的眼泪,终是滚滚落了下来。 是啊,她无从解释,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徐慕舟解释。 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周庸怎么会知道这一切。 “徐慕舟,我无话可说。” “你承认了?” 周念摇头:“徐慕舟,我不知道如何辩解,我没有办法为自己辩解……” “这样看来,当初你之所以去做绝育手术,并不是为了让我能没有后顾之忧的接受你这么简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