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她会被彻底遗忘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30章 她会被彻底遗忘

她这样从小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女人,其实根本就是个心里不健全的异类,这种人,也真的不适合结婚,再去祸害别人。 徐老太太长叹了一声:“我们慕舟可怜,活到三十多岁了,身边也没遇到一个知疼知热的人,别人都夫妻恩爱和顺,可他却常年过的像是个苦行僧……” 林太太不由得有些脸色讪讪。 徐慕舟和发妻的感情也实在是一般,如果不是后来她生小白难产而死,徐慕舟因此对她十分愧疚,觉得自己亏欠了她,怕是二人之间,徐家和林家之间,更是早已淡了情分。 “今后徐军长就可以凭自己喜好找一个能全心全意待他,照顾他爱他的妻子了。” 周念轻轻的说着,衣袖下的双手却是一点点的攥紧了,她喉头涩苦的厉害,她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难过。 将来会有别的女人成为徐慕舟的妻子,将来睡在他身边的女人,不会再是她了。 徐老太太又看了周念一眼,这才转身向外走去:“你这几天就先不要外出了,老老实实待在官邸,一切都等慕舟回来再说。” 林太太一怔,慌忙跟过去:“亲家太太,这事儿就这样算了?这要是传出去,那对慕舟名声可不利……” “在滇南,还没人敢拿这种事乱嚼徐家的舌根子!” “那倒是,只是……咱们慕舟也太委屈了……” “事情真相并未出来,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我已经让人把那个周庸关了起来,等到慕舟回来,所有真相都会水落石出的。” 林太太的声音又低低响了起来:“只是慕舟那样的性子……您说他会不会盛怒之下杀了周庸?” “慕舟不是那样冲动妄为的人。” 二人的交谈声渐渐的听不到了。 周念缓缓的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身上的衣衫被茶水湿透了,此时湿湿凉凉的贴在了她的身上。 滇南这样的气候,她却觉得全身都有些发冷。 她不知道徐慕舟回来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只是隐隐也能猜到,到时候又是一场大风暴。 还有周庸。 那些旖旎惹人遐思的话,到底是周庸自个儿传出去的,还是别人故意这样栽赃的。 而她身体上这样的**,又怎么会被人给知晓,拿出去大做文章? 周念细细的想了很久很久,到底还是笃定自己活到二十一岁,也只有徐慕舟一个男人,也只和他做过最亲密的事。 也只有徐慕舟知道她身体上的一些小秘密,她还记得新婚夜的时候,徐慕舟还亲了她胸房下的那颗小痣。 但徐慕舟是绝无可能把这样的私密说出去当谈资的,他不是这样下作无聊的人,他也不是做出这种事的性子。 那么,究竟是谁? 周念怔怔的望着窗帘下摆垂下的流苏,在光影里一下一下的摇晃着,那些绵绵长长的丝线,像是丝丝缕缕的缠在了她的心脏上,又一圈一圈的收紧了。 她渐渐觉得无法呼吸,心口像是压了大石头一样沉甸甸得难受,她不是个爱哭的人,她也早以为这世上没什么事能让她难过到哭了。 从母亲惨死之后,她就甚少再落泪,可是此刻,不知为何,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想着也许用不了多久,这里就要住进来一个新的女主人…… 曾经的渺小的卑微的,不被人喜欢的周念,她留下的所有痕迹,终将被彻底的抹去。 她不过只是徐慕舟恢赫一生中,一个不起眼的存在,甚至,仅仅只是一个污点…… …… 徐慕舟下了专机,并没有直接去官邸。 他此行回来,也只是带了两三个副官,并未曾惊动滇南这边的人。 接到徐家老宅的电话,徐慕舟当时就震怒了。 权柄在握的男人,怎么能容忍别人觊觎自己的妻子? 只是在震怒之后,徐慕舟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对周念起了疑心。 之前林彤对他说,周念一心想留在滇南,不想跟着他在帝都,八成是她在滇南有相好的了。 徐慕舟当时不过一笑置之,在他看来,周念并不是那样的人。 只是,在送走林彤之后,他还是让周念来了帝都。 但他们俩人大概是真的八字不合,除夕还没过,就吵翻了天,周念又回了滇南…… 如今也怨不得徐慕舟会这样生疑,周念不想和他这个丈夫在一起,非要一个人住在滇南,到底是和他没有感情,不想和他朝夕相处,还是,真的是为了她的心上人,才回的滇南。 如果婚后这三年,周念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那么…… 徐慕舟气到极致,反而无声笑了笑。 徐慕舟先去见了周庸。 徐家老太太倒是没有苛待他,也没有折磨他,但周庸的状态却十分不好。 不过,任是谁,状态也不能好了。 出了这样的事,惹上了滇南的头号人物,不死也要脱层皮。 时隔多年,周庸再次见到了徐慕舟。 上一次,还是在周念和他的婚礼上。 其实那时候,周庸也隐约看出了一些端倪,徐慕舟在婚礼上并不高兴,甚至可以说,他的神色有些掩不住的冷漠。 如今一晃三年多过去,徐慕舟这种久居上位之人,更是历练的气场逼人,他这样微末之人,更是无法与他比拟。 周庸自嘲的笑了笑,他怎么会被人撺掇的生出了这样的心思来呢? “你喜欢周念?” 周庸没想到徐慕舟开口第一句就这么直接,倒是愣了一下,好一会儿,他才点了点头:“是,我喜欢念念。” “周念喜欢你吗?” 徐慕舟点了一支烟,周庸又怔了一下,好一会儿,他摇了摇头:“她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好,我知道了。” 徐慕舟淡淡看了周庸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徐军长……” 周庸彻底懵了,他没想到徐慕舟就问了这样两句就走了。 “周庸,你深夜跑到我的官邸,去找我的太太,对她动手动脚,说起来,你死一万次都不足惜,只是,当年周念在周家,你救过她几次,那么,凭着这点情分,我可以饶了你这条性命,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