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我净身出户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29章 我净身出户

徐老太太不紧不慢的开了口,她看了一眼周念,冷冷道:“现在没有外人,我们也都是女人,你脱了衣服,让我和亲家太太亲眼瞧一瞧,如果没有,你也就摘出来了……” “如果我不愿意呢。” “周念,别给你脸不要脸!” 徐老太太抄起面前的茶盏,就重重摔在了地上。 徐家高门大户,她嫁过来几十年,儿孙争气,徐家名声越来越盛,却偏偏现在,几十年的好名声,都要折在了这个周念身上! “我不会脱衣服的,如果老太太觉得我玷污了徐家的名声,不配做徐家的儿媳妇,那……” “那就怎样?难不成你想离婚,你舍得离婚?” “对啊,那就离婚好了。” 她不会当着徐家老太太和林太太,还有徐家这些佣人的面,脱了衣服,任她们检视的。 这样的屈辱,当年在周家时,她早就受够了。 周太太和她的女儿糟践人的时候,从来都是这样恨不得将人踩死在泥地里。 非但要你皮肉上受尽苦头,更是要彻底摧毁你的全部自尊和意志。 周念永远无法忘记,母亲当初怎么死在周家的。 周世昌和母亲几夜欢愉之后,就将出身卑微的母亲抛在了脑后,忘得干干净净。 可周太太却容不下因为这几夜的欢愉怀上身孕又偷偷摸摸生下了孩子的‘贱人’。 那好象是一个夏夜,母亲被人污蔑和周家的仆从私通。 周世昌问都没问一句,直接撂下一句话‘那就打死吧。’ 所以她的母亲,就在周太太那些如狼似虎的仆从手下,被扒光了衣服,绑在长椅上,用藤条活生生的抽死了。 周念还记得,母亲最后只剩下一口气,她冰凉的手攥着她的,紧紧的攥着,她整个人的脸色都是惨白的,透明的,她口中不停的往外吐着血,她对周念说,你要活下去,哪怕像狗一样,也要努力的活下去,不要像母亲这样,不要像母亲这样…… 她一直都牢牢记着,她睁大了眼,牢牢的记着母亲死时的样子,她告诉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忘记。 这辈子,都不能像母亲这样,被人污蔑,糟践,钉在耻辱柱上。 这场局早就布好了,她就算是再怎样挣扎,也不过是徒劳。 因为她的胸前确确实实有一粒痣,那痣色泽嫣红,在她雪白毫无一丝瑕疵的肌肤上,十分清晰,醒目。 而那痣,又不是在她胸口,是在她左ru下缘。 她连辩解只是意外走光被人窥到,都不可能。 周念说完离婚两个字,恍惚了很久,直到徐老太太又怒冲冲的抄起茶盏摔在了她的身上。 她只是垂眸看了看衣摆上的汁水淋漓,平静的开了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徐慕舟已经知道了滇南的这些事吧。” “周念,你也该庆幸慕舟现在在帝都,离滇南太远,若不然,你还能安安稳稳的在这里睡觉?” “既然徐慕舟不在,那就请老太太做主吧。” 周念面色十分平静,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会儿整个人手脚,脊背都是冰凉的。 这一切,她早已在心里想了无数次,她也以为自己早已做好了所有的心里建设,到了离婚那一日,她或许会有点难过,可却也不会有太大的心理波动。 可此时,周念终究还是悲哀的发现,她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 徐慕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在最绝望最孤独的那些岁月里,徐慕舟,也曾不止一次的庇护过她。 她对于他的一些情感,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我本来就高攀不上徐家,也配不上徐军长,这一场婚姻,是我算计来的,三年半,已经是上天恩赐,老太太,徐军长对我的恩情,我无以为报,他并不喜欢我,与我离婚,他今后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温柔贤淑的妻子,也好过我这种任性脾气犟的人,总是将他气的火冒三丈。” 周念说着,声音顿了顿,“我本就是两手空空嫁到徐家来的,这些年,徐家给我锦衣玉食,并不曾苛待我分毫,因此……” 徐老太太抿紧了嘴,望着这个她一向不喜欢的儿媳妇,她是有些意外的,意外周念会说出这样话,意外她,竟然就真的要和慕舟离婚。 她知不知道她如今的徐军长太太的位子有多少人觊觎,眼红,她不是傻了,就是疯了。 而林太太,更是目光中控制不住的带出了几分的讶异,这周念,莫不是真的疯了? 旁人遇到这样的事,定然会百般为自己辩解,再不济也要拼命求长辈原谅,绞尽脑汁为自己开脱才是,可她张嘴就提了离婚! 她知不知道她的丈夫是徐慕舟? 昔日滇南的军长,如今帝都总统先生最器重重用的红人,重臣! 就凭当初帝都动乱,他辅佐总统先生的功劳,他这辈子必定前途无量。 可周念竟然说不要就不要了。 “因此什么。”徐老太太此刻的声音倒是平和了几分。 周念轻轻开了口:“徐家的一切,我都不要,一根针一根线我都不会拿走,我净身出户。” “你这样说,是承认了你做了错事了,所以才会什么都不要?” 周念摇了摇头:“我没有做过的事,我永远不会承认,只是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所以,干脆也就不再浪费口舌,而之所以什么都不要,不过是因为,这些原本也就不是我的,上天已经厚爱过我一次,我很知足了。” “你倒是个明白人,只是,当年娶你,是慕舟一意孤行,如今你要离婚,我这个老婆子也做不了儿子的主,你自个儿对他说吧。” 徐老太太缓缓站起身来:“周念,你嫁过来几年,确实半点功劳都没有,徐家没有亏待过你,你却亏待了徐家。” “是。” “你脾气倔,性子也闷,慕舟更是个锯了嘴的闷葫芦,你们俩,也实在不是良配,离婚,说不定是好事。” “老太太您看的明白。” 她打小就养成了这样的性子,心里所想再多,都不会轻易说出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