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克制着所有强烈的感情,不过只是为了自保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27章 克制着所有强烈的感情,不过只是为了自保

周庸望着周念,到底还是不能死心,喃喃开了口:“念念,你要是和徐慕舟离婚了,我……” “周庸哥,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把你当作一位仁义善良的好大哥看待,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周庸眼底的光芒骤然黯淡了下来,好一会儿,他方才自嘲的笑了笑:“我明白了,对不起,念念,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周念看着周庸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浓深的夜色里,再也看不到了,周念方才如释重负一般,沉沉的松了一口气。 她将身上凌乱的衣服拉了拉,想要回去房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双腿竟然僵硬的连半步都迈不开了。 夜已深了,周念回到卧室,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色,却再也没有了任何睡意。 她大概能想到,等到太阳升起来,滇南绝对要迎来不平静的一天。 可她却又不知该做什么好。 也许她该给徐慕舟打一个电话,把今晚的事情和盘托出。 可是她又能想到,依着徐慕舟的脾气,周庸大概是必死无疑了。 纵然徐慕舟对她没有感情,可她是他的太太。 这世上就算是寻常男子都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被人觊觎轻薄。 更何况是他这样强势霸道而又大男子主义的人。 周念终究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们现在关系这样僵,她若是再为周庸求情,徐慕舟只会恨不得立时将周庸给杀了才解恨。 周念不知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她是被院子里的嘈杂说话交谈的声音给惊醒的。 而她刚睁开眼,就听到了卧室房门被拍的惊天动地的声响。 周念很快清醒了过来,她甚至掐了掐自己的掌心,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事情比她想象的发展的还要快一些,可见这背后定然有谁的手在阴谋推动。 到了这个地步,知晓了是有人算计她,周念却反而越发冷静了几分。 她从床上起来,去洗漱刷牙,然后换了一套干净衣服。 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周念还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轻轻涂了一层口红,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并不那么糟糕。 昨夜睡的不太好,脸色看起来不可避免的有些憔悴。 周念走过去开了门,外面站着一堆人,看到她开门,立时目光都投注在了她的脸上身上。 徐老太太上上下下的审视着这个本就不得她欢心的儿媳妇,冷哼了一声斥道:“你倒是还能睡得着!” 林太太搀扶着徐老太太的手,温婉的笑了笑:“军长太太就是异于常人,这份镇定,还真是让人佩服。” 周念的目光缓缓落在了林太太脸上。 林太太也含笑回望着她。 在这一瞬间,周念几乎是立时就确定了,林家,绝对脱不了干系。 也是,周家现在不成气候,她那两个姐姐一个龟缩在国外没脸回来,一个也远远的嫁了人。 周家现在,还有谁,敢来算计她这个徐慕舟太太呢? 整个滇南,大约也就是林家最忌惮她。 毕竟,林家可是徐慕舟的岳家,小白的外家,对于任何一个成为徐慕舟续弦的女人,林家都会觉得是眼中钉吧。 如果周念记得没有错的话,林彤回来滇南不久,徐慕舟就让她去了帝都。 林彤挖空心思好不容易打着照顾小白的旗号去了帝都,怎么舍得回来? 那么,八成又是徐慕舟的手笔。 周念心内轻叹了一声,徐慕舟惹得桃花债,却偏偏要报应在她的头上,她可真是冤枉死了委屈死了。 “林太太谬赞了。”周念笑的更深了几分,林太太定定看了她一眼,脸上依旧挂着笑,却没有再开口。 徐老太太轻哼了一声:“都下楼吧。” 周念点头,上前一步搀扶住了徐老太太手臂,老太太却一把甩开了:“可不敢让军长太太扶。” 林太太笑道:“还是我来扶着亲家老太太吧。” 周念怔了一下,只是很快,她又淡淡的笑了笑,徐老太太本来就不喜欢她,当然也不会再给她脸面了。 而她,也早就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心中难过了。 在当初嫁给徐慕舟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想好了今后的一切。 她算计徐慕舟嫁给他,不过是为了自保,徐慕舟不可能爱她,也不会爱上她。 那么,她更要克制自己的情感。 克制着对小白更好,克制着想要做一个好儿媳妇的心,克制着融入徐家这个大家庭,克制着,爱上他。 因为知道分开是早晚的结局,所以,这些努力的克制,也是一种自保吧。 毕竟,如果她和小白真的感情越来越深厚,如果她和徐家每一个人都相处极好,如果她真的放纵自己爱上了徐慕舟,那么等到徐慕舟不要她的那一天,她会多么的痛苦? 周念生在周家,从小她就知道,她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一切,早晚都会被人毁掉抢走,所以,她在记事起,就养成了无欲无求的性子。 她不渴望什么,不追求什么,所以她也就不会失去什么。 一个从来就一无所有的人,一无所有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防身武器了。 周念跟着下了楼,徐老太太端坐在沙发上,林太太陪坐在一边,周念吩咐佣人上了茶,就在对面坐了下来。 “你还有脸坐?”徐老太太忽然一巴掌重重拍在了桌案上。 周念面色依旧平静,让上完茶的佣人退了出去,方才缓缓开口:“老太太,您如果是因为昨晚的事而来,那我自然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徐老太太冷笑一声:“你没出嫁做姑娘时就和那个管家的儿子不清不楚了吧,要不然,人家会惦记你这么多年,年近三十了还是光棍一条?” “我生在周家,他是周家管家的儿子,如果说我们没有一点交集,那自然不可能。” “你承认了?” “对,我承认我和周庸早就相识,但也就仅此而已。” “那他怎么会知道你胸前长着一粒痣?”

上一篇   第926章 数年绮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