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流言杀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25章 流言杀人

气氛一时就有些尴尬起来。 林彤心里委屈的不行,周念这女人真是让人厌烦。 平白占了军长太太的位子,挡了她的光明大道。 姐夫明明又不喜欢她,要不然她也不会常年就一个人住在滇南的官邸里。 她要是周念,她早就没脸再留在徐家了,守着一个对自己没感情的男人,守活寡一样守一辈子,又有什么意思? 离开徐家回去的路上,林彤就忿忿的对林太太抱怨起来:“……依我看,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在那个周念身上,如果不是周念占了姐夫身边的位子,我早就嫁过去了。”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周念再怎么说也是徐慕舟的太太,徐家大家大族,最要脸面,只要周念一日是徐慕舟的太太,徐家就得给她几分面子。” “那怎么办啊,难道就这样一直窝窝囊囊的等下去?那周念也是不要脸,姐夫都把她从帝都赶回来了,她还死赖在官邸,还不离婚……” 林太太看了女儿一眼:“你是怎么回来的,难不成你也忘了?” 林彤一时尴尬的闭了嘴。 好一会儿,又梗着脖子辩解道:“那是因为姐夫疼惜我,怕毁了我的名声,毕竟他现在是有太太的。” 林太太冷静开口:“彤彤,说句实在话,你姐夫要是喜欢你,当初和他结婚的人,就不是周念,而是你了。” 林太太是有些心灰意冷的,自从林彤被徐慕舟送回来,她对于让林彤嫁给徐慕舟这件事,就有些心淡了。 “你怎么知道姐夫不喜欢我!”林彤几乎是失声喊了出来:“姐夫当初娶周念,都是被那个狐狸精给算计了!” “你觉得你姐夫这样的男人,有人能算计他吗?再说了,就算是周念算计了他,说句难听点的话,如果你姐夫对她没好感,悄无声息的弄死也就弄死了,何必娶回来?” 林彤紧紧的抿着嘴,眼泪不停的打转,林太太这些话,无疑直接戳到了她的心里去。 她只是不肯,也不愿意承认,徐慕舟对周念是有些不一样的情愫的。 可是凭什么是周念? 她又有哪里不如周念了? “彤彤,你就放手吧……”林太太轻叹了一声。 徐慕舟如今手握权柄,在帝都风生水起,总统先生这般器重重用,未来定然不可限量。 林家也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好女婿,只是可惜长女无福,要不然,林家又怎会纵着林彤这样胡闹? 林彤终于哭了出来:“我不要,我打小就想着,我长大了,也要嫁一个姐夫这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辈子,如果不能嫁给姐夫,我就一辈子不嫁人!” “彤彤,可是如今这情形,你也看到了,徐慕舟他对你并无情意……”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是因为周念,如果没有周念,姐夫就不用顾及那些流言蜚语了,姐夫就不会把我送回来,如果没有周念就好了……” 林彤抬起哭的红肿的眼望着林太太:“妈,您得帮我,您想想看,如果我不嫁过去,小白将来也和咱们家不亲近,姐夫如果再有孩子呢,甚至小白的地位都岌岌可危了,咱们林家,可就一点仗势都没有了……” 林彤这句话倒是说到了林太太心坎上。 小白对于林家人,自来都不太亲近,林彤这个小姨,还是唯一和小白走的较近的。 如果林彤没有嫁过去,天长日久的,小白和林家的情分就越来越淡了。 若是将来徐慕舟再有了孩子,小白一个没有母亲依靠的孩子,定然也要被排挤,可是林彤嫁过去就不一样了,林彤是小白的亲小姨,定然不会苛待他,再者说了,就算林彤生下孩子,也有一半林家的血统,自此,更是牢牢将林家和徐家绑在了一起…… 舍弃这样好的一个女婿,实在是让人觉得太可惜了。 林太太盘桓再三,终究还是点了头。 林彤见林太太点了头,立时破涕笑了:“妈,现在周念那贱人和姐夫正是闹的最生分的时候,而这种时候,也最容易让两人心底产生嫌隙……” 林太太拍了拍林彤的手:“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之前她让人查过周念。 周念在周家的日子很不好过,周娴和周娅两姐妹,更是经常欺凌她。 周家上上下下没人拿她当小姐看,就连仆从佣人都常常刁难她。 只有周家管家的小儿子,比周念大了七八岁,常常偷偷照顾一二,时不时的,就给经常饿肚子的周念送点好吃的过去。 因此这些年,周念唯一亲近过的异性,就是这个叫周庸的男人。 而且,这个周庸,如今已经快三十岁了,却还没有谈婚论嫁。 周念婚后这几年常常一个人住在官邸,一住就是大半年,而周庸还去找过周念几次。 两人虽然每次见面都是堂堂正正的不避讳人的,但这世上的事,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只要有心,什么把柄抓不到? 更何况,周庸明摆着是喜欢周念的。 那就更好办了。 …… 除夕夜。 周庸一个人坐在房间里,耳边又响起了那些人的话。 周念嫁人之后的日子过的很糟糕,这一点,从她与徐慕舟常年分居一个人住在滇南官邸,就能看出来端倪。 而他这些年,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为的是什么? 当年周念在周家快要被磋磨死的时候,好多次都是他私底下偷偷救了她。 周庸也一直都以为,周念是知道他对她的感情的。 只是谁都没想到,后来周家会让周念去和徐家联姻,而后来,周念又阴差阳错的嫁给了徐慕舟。 当年周念出嫁,周庸是彻底的断了念头。 但是现在,得知了周念的日子不好过,周庸的心,立时又开始活络起来了。 过了新年,周念忽然发觉周庸这几日来找她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虽然周庸每次都有很正当的理由,两个人见面也是在官邸,当着哨兵和卫兵的面,可周念渐渐的,还是觉得有些别扭起来。

下一篇   第926章 数年绮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