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我爱你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19章 我爱你

“秦九川,你敢说你不爱我,如果你敢说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了……” 秦九川倏然睁大了眼,可嘴被她堵着,他只能含混的唤了一声:“星儿……” 司星双臂软软的缠住了他,长长的睫毛垂覆下来,遮挡住了她眼底的水汽和微红:“秦九川,也许,我早就爱上你了吧……只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 秦九川所有的防线,随着司星这一句话,顷刻间崩溃:“星儿……” “秦九川,我爱你,我想要嫁给你,我想给你生个孩子,我不想你这么年轻就走了,这世上却连你的一滴骨血都没有……秦九川,我们结婚吧,我嫁给你,你娶我,好不好?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一定是因为你嫌弃我了……” 秦九川眼底发酸,又忍不住失笑:“星儿,所有的话,都让你说完了……” “我不许你拿别的女人气我,我也不许你再赶我走,人活一辈子,如果没有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那还有什么意义?可如果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了,那么,就算只有一天,也圆满了……” “你当真这样想?” “当真。”司星用力点头。 秦九川沉默许久,到底还是将她揽入了怀中:“我舍不得你下半辈子一个人……” “那我们就生个孩子,好不好秦九川?” “可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会很辛苦……” “我不怕辛苦,秦九川,我什么都不怕!” “星儿……” 秦九川揽住她的手臂渐渐收紧,司星伏在他胸前,紧绷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松软下来,直到此时,她方才发现,她竟是这般想念他身上的味道。 连她一向嗔怨的香烟味道,她都觉得无比怀念。 “星儿,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 “反正,就三个月了,我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医院,我们一起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可是医生说你需要静养,还需要做一些手术……” “化疗吗?”秦九川轻摇头:“与其受尽这些痛楚折磨,最后延续了几日寿命,不如我们就开开心心的度过最后这些时光吧。” 司星眼圈红红:“秦九川……” 秦九川却捧了她的脸轻轻亲了亲:“说不定星儿在我身边,我什么病都好了,还能多活几年呢。” “我又不是灵丹妙药……” “星儿就是我的灵丹妙药啊,有星儿在我身边,我才会每天都开心,心情好了,说不定病也就跟着好了。” “你真的不想在医院?” 秦九川点头:“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医院。” “那我们就走吧。” 秦九川望着司星,眼底的笑意弥漫越来越深:“星儿,我就知道,这世上,只有你最懂我的心。” …… 厉慎珩与静微对望一眼,两人都忍不住笑了。 “别吓司星姐姐了,现在两人都表明心迹,要结婚了,也该把实情告诉他们了。” 厉慎珩闻言点点头:“我让陆远亲自去跑一趟。” 静微心头大石落下,不由长舒一口气:“这颗心可算是放下来了,小舅舅和司星姐姐修成正果,舅舅舅妈那边,也不会见天担心着了,这下好,大家都高兴了,下一步,就是等着司星姐姐有了小宝宝,小舅舅一定高兴坏了……” 两人正说着话,佣人敲门进来笑道:“小白少爷又过来了,这会儿去看小少爷和小小姐了……” 静微闻言不由得摇头笑道:“这两个冤家,怕是过不了三分钟,又闹的鸡飞狗跳,我去看看吧。” 果然,才刚出了门,还没到楼下,就听到了无双撒泼的哭声还有小白一口一个姑奶奶求饶的声音。 静微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 陆远赶到医院的时候,司星已经为秦九川办好了出院手续。 司星见到陆远,下意识的以为是总统府派人过来劝秦九川继续治疗的。 孰料,陆远一开口,司星整个人完全惊呆了。 “司星小姐,总统先生让我亲自来一趟告诉二位,九爷这些年着实辛苦,总统先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特准九爷休假三个月,这三个月,还请九爷好好的休养休养,把身子完全的调理好……” “把身子完全调理好?” 司星整个人都有些懵了:“陆远,总统先生这话……我怎么有点听不懂?” 陆远轻咳了一声,上前一步,压低声音对司星道:“……大体就是这样,总统先生也是一番苦心,非但是您,就连九爷和秦城,还有医院这边,除了几位专家主治医生,其余人都瞒着呢,就是为了这戏演的更像一点……” 司星愣了好半天,一时半会儿有些难以消化这个重磅消息。 她这些天哭的眼睛都肿了,好不容易决定来面对这个极其残忍的现实,可现在陆远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总统府那位的手笔…… “司星小姐,我知道这样大的事,不该拿来玩笑,但是总统先生也是实在太心疼九爷了,这些年看着九爷一个人形单影只,身体糟践成这样,虽然九爷并没有得绝症,但他常年酗酒又烟不离手,医生说他肺部问题还是很严重的,如果再不戒烟酒,早晚还是要出事……” 陆远叹了一声:“可九爷是心病,这病根就在司星小姐您身上,您不回来九爷身边,九爷这病就永远都不会好,到最后,还是免不了这个结局……” “堂堂一国总统先生,竟能想出这样的坏主意来。”司星轻轻抱怨了一句,眉宇间却是掩不住的一片云开雾散。 毕竟,到了这时,还有什么事,能比得过她知晓秦九川没有得病,不会这么快死去,更让她欢喜呢。 “总统先生和九爷向来感情极好,若是旁人,总统先生才懒怠管,也就是这些身边亲近的人,总统先生才会为他们操心,司星小姐,您也是有福气的,这今后啊,就是苦尽甘来的好日子等着您和九爷了。” 司星听着陆远这样说,也不由得笑了起来:“你们九爷还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