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再来几次,他真的要吃不消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11章 再来几次,他真的要吃不消了

秦九川怕压疼了她,赶紧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可她勾着他的脖子,他们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司星胡乱的用她滚烫的小嘴去亲他,蹭他,秦九川只觉得自己的小腹里像是生了一团火,她难受,可他却比她更难受。 “星儿,你说你爱谁?” 秦九川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暗哑和蛊惑,撩拨过司星的耳廓,司星难受的不停扭动着,急切的扬起脸想要搜寻到秦九川的唇瓣,明明方才,她都亲到了,那人唇齿间清凉的气息,正是她想要的 “星儿,你这会儿糊涂,可我是清醒的,我不能趁人之危占你便宜” 秦九川再次撑起身子,想要拉开司星的双臂,可司星却骤然勾紧了他的脖子,难受的哼哼着:“不要走,不要走给我,给我” “星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司星睁大了眼去看秦九川,可她的眼睛里却是一片被情预摧毁的茫然和疯狂:“我知道,我要你,我想要你” 秦九川拉下她双臂摁在她头顶,他俯身望着她,眸子里渐渐赤红:“星儿,我是谁,你想要谁!清清楚楚的说出来,告诉我” 司星不知怎么就喃喃开了口:“你是秦九川,我想要秦九川” 她说他名字那一刻,秦九川眼底的一片赤色,化成了浓稠的温柔和化不开的宠溺:“星儿,你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她如愿的得到了清凉的水源,男人柔软微凉的唇贴在她的唇上,让她忍不住舒服的轻叹:“还要我还要” “要什么?星儿告诉我” “要亲亲” 司星在他身下难受的扭着,滚烫的小手四处点火,抚过男人结实紧绷的寸寸肌肉,不由得呼吸急促,眼底闪着泪光,声音都颤栗呜咽了:“秦九川” 唤他名字时,也带着娇嗔旖旎的味道,秦九川的吻一寸一寸移到她的耳侧,张口含住了她雪白耳垂轻舔:“星儿再叫我的名字” “秦九川,秦九川” 司星攥着他的衣袖,口中呜呜咽咽的喃着,眼底水光越发潋滟起来。 秦九川被她这目光看的受不住,低头狠狠吮住了她嫣红微肿的唇,沙哑轻喃:“星儿,星儿” 司星是尝过床笫之欢的女人,当年和秦九川,床事上还是十分和谐的。 后来嫁给宫泽,到今日,她无疑是寂寞的。 而今日这药和秦九川的亲吻拥抱,像是熊熊燃起的火光一般,瞬间将司星烧成了滚沸的春水。 她想要秦九川,她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渴望过秦九川这个人,这具身体。 她与他之间所有过往,像是全都复苏了一般,清晰的撞入她的每一寸神经中去,那些刻骨的缠绵的回忆,催动着**越来越烈,司星双手双腿都缠上去,柔若无骨的滚烫小手从他衬衫尾端探进去,抚着他紧绷的腹肌:“秦九川,给我” 秦九川觉得这辈子引以为傲的克制和定力,在司星跟前轻易就瓦解成一地碎片。 只是他想谋求的不是这一夜的露水欢愉,他想要的,是和他天长地久的在一起。 “星儿,如果你确定要我的话,我有一个条件,你若是答应,我才会继续碰你” 司星粉嫩的舌尖舔过干燥的唇舌,她有些气恼的瞪着他,好像在抱怨他为什么还不快点要她。 秦九川轻摇头,俯身又亲了亲她鼻尖:“你答应不答应我?” 司星早已理智全无,她如今脑子里什么都不能想,她只想要这个男人,只想让她狠狠的占有她。 “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 秦九川唇角有深邃笑意漫出:“乖女孩儿,那星儿听好了” 司星乖乖点头:“听好了。” “星儿得嫁给秦九川,秦九川才会碰她,否则,秦九川不会碰不是他妻子的女人” 司星手脚并用的缠着他,缠的更紧,她仰脸索吻:“好星儿嫁给秦九川,星儿嫁要星儿,秦九川,要星儿” 秦九川低头,重重的吮吻在她嫣然红唇上:“星儿不许反悔” “星儿不反悔。” 秦九川与司星十指相扣,他俯身吻她,那吻缱绻缠绵,像是毕生的情意,都化在了那一个吻中。 “不见了?” 安苒脸色立时沉了下来,周娴也不由眉毛深蹙:“我的药那么烈,她撑不过五分钟,能去哪?” “有人说看到她的保镖早就走了,但是司星并未同行。” “那就说明她还在酒店,让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去找。” “这动静会不会太大了?万一惊动了司家” “就是要动静大,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清楚,那司星是个什么东西” “是啊,她这么嚣张,在你的婚礼上公然勾搭的我大哥差点悔婚,这口气,苒苒你能咽下来,我却不能。” 周娴不紧不慢的添了一把火。 果然安苒的脸色立时越发难看了起来:“这一次,她死定了!” 外面闹成什么样,自有秦城一手拦着。 秦九川和司星在房间里,却是一片浓情蜜意的春色。 药效催动的缘故,司星完全变了一个人,整个人简直如小妖精一般,誓要将秦九川的精血全都耗尽。 黄昏临近之时,两人数不清做了多少次,司星身上药效清除了大半,整个人也终是疲累不堪的在秦九川怀中沉沉睡去。 秦九川抱着她,听着她匀称的鼻息就在自己的耳边,忍不住想,幸好她的药效也散了,如果她再如方才那样像个小狐狸精一样缠着他再来上几次,他怕是真的要吃不消了。 这几年禁欲生涯,倒也是好事,要不然,今日怕是都不能让这小妖精舒服。 秦九川想着,又低头轻轻亲了亲司星的眉心,睡梦中被扰,司星蹙眉撅嘴,伸手胡乱打出去:“秦九川你讨厌死了” 秦九川却怔了一怔,她此时这般自然而然的唤出他的名字,是不是说明,在她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有他的位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