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我不管,我难受……我就要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10章 我不管,我难受……我就要

只是这些年,心头苦闷实在难以排解,他的烟,才一直没有戒掉。 而这些年,他失眠的症状更是越来越重,那无数个睡不着的深夜里,他靠的都是烟和酒精来度过。 秦九川把烟盒重又放了回去,如果星儿在他身边 他不由得眯了眯眼,只是想一想,只是这样想一想,都会觉得这样的幸福。 如果星儿在他的身边,他还需要什么烟和酒精? 他只要抱着她,就能安然的一梦到天亮吧。 司星从洗手间出来,接过侍应生递过来的温热毛巾擦了擦手。 婚礼已经接近尾声,安苒和周景安已经很顺利的交换了戒指,也彼此亲吻了对方。 尘埃落定,安苒的心也总算是落到了实处。 宾客们也热闹起来,新郎新娘携手来敬酒了。 周景安虽然看着依旧有些不在状态,但到底也没有再失礼。 司星并不想喝他们这一杯酒,只是很显然的,安苒却并不想放过她。 “司星小姐”安苒一眼看到司星有想要离开的打算,立刻大声喊了司星名字。 司星笑了笑,停步,转身回头望着安苒。 “司星小姐,您可是总统府金口玉言盖章的滇南公主您能来我和景安的婚礼,也真是我和景安的荣幸。” 安苒这话说的客气,司星当然也不会给她没脸,闻言就笑道:“周太太客气了。” 这句周太太显然让安苒十分受用,安苒脸上笑容更甜了几分,亲手端了酒杯递到司星面前:“司星小姐,今天一定要敬您一杯。” 司星十分坦然的指了指自己的脸:“不好意思,脸上有伤,不能喝酒。” 安苒一怔,旋即很快对侍应生道:“去换果汁来。” 侍应生很快拿了果汁过来,安苒亲手倒上,复又递给司星:“我们许久未见,司星姐姐,我是真的很想和您喝一杯。” 司星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两分,看来今天她是非得喝点什么才能走了。 她是滇南女孩儿,打小在滇南长大,那些龌龊伎俩,她没做过,可却也听说过,并且知道的很清楚。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酒里一定放了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吧。 司星看了安苒两眼,安苒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司星姐姐,怎么了?” 司星缓缓的拿起了玻璃杯,安苒也慌忙端起了自己的酒:“司星姐姐,我敬您。” 司星并不担心这里面放什么东西,哥哥的保镖就在一边,她出不了什么事。 她只是在想,安苒如果真的算计她,她将来怎么报复回去呢? 拆散她和周景安? 不行不行,她可不想被周景安再次缠上。 也给安苒下药找几个男人? 唔,她是个女人,她实在做不出这样的事。 算了算了,哥哥们总是会想出好办法的,而她现在,该喝下这杯果汁,然后,看一看安苒是不是真的这么下作。 司星拿起果汁就要喝,周景安却出手拦了一下:“司星,我记得你不喜欢和柳橙,我给你换一杯草莓的吧” “景安!”安苒有些气恼的跺了跺脚。 司星避开周景安伸过来的手:“我现在挺喜欢柳橙的。” 她端起玻璃杯,一饮而尽,空杯子递给一边侍应生,淡淡对安苒说了一句:“新婚快乐,我先告辞了。” 她说完转身就走了,安苒这次倒没有拦着。 司星很快出了举行婚礼的大厅,还要走过长长的一段回廊才能到酒店停车场。 司星刚出大厅,两个保镖立刻跟了上来,司星在喝第一口的时候,就觉出了异样,只是她并没有声张,反而将果汁喝光了。 她做事,从不会冤枉人也不会故意针对人,所以,就算要报复安苒,她也得亲手掌握了实证。 “小姐,走这边吧,这边近一些” 两个保镖开口,司星不疑有他,任保镖搀扶着她向前走去。 只是刚拐过弯,两个保镖就放开了手,司星有些愕然的看向两人,想要问一句,怎么了,整个人却头晕目眩软软的往地上倒去 可她并没有倒在地上,男人修长有力的大手牢牢托住了她袅娜的腰身。 秦九川看了那两个保镖一眼:“你们先回去吧。” 两个保镖点点头,直接转身走了。 秦城掐了烟走过来:“九爷,房间里都布置好了。” 秦九川抱起司星,轻轻‘嗯’了一声,大步向前走去。 司星乖乖的躺在他的臂弯里,只是她的体温越来越高,他抱着她,像是抱着滚烫的炭火一般。 秦九川加快了步子。 “热” 司星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起来,不时想要抬手去撕扯自己的衣服。 秦九川眉眼中溢出浓浓温柔:“星儿乖,忍一忍,马上就好了” 秦城打开房门,秦九川抱了司星进去,秦城压低声音道:“九爷,摄像头已经装好了,就在大床对面。” 秦九川点头:“你先出去吧。” 秦城欢欢喜喜的离开了。 秦九川抱着司星直接进了卧室,他抬头看了一眼大床对面,果然有个不起眼的摄像头。 司星已经被药效摧的神志不清了,她一个劲儿的嚷嚷着热,撕扯着自己的衬衫,一张笑脸烧的通红通红的,唇色也娇艳欲滴。 秦九川倾身过去,轻轻唤她:“星儿” 司星却抬起细白的胳膊勾住了秦九川的脖子:“我好热救我,救救我” 秦九川微微蹙眉,故意挣了挣,道:“星儿,你是不是喝醉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不管我好热,我要” 司星缠的更紧,秦九川身上的味道清凉好闻,正是她所渴求的,她想要,想要更多的触碰,甚至,甚至,羞耻的想要秦九川亲她,要她。 “星儿,我们不能这样” 秦九川蹙眉,将司星的胳膊轻轻拽了下来:“星儿,你并不爱我,所以,我不能” “我爱你,我爱你救我,我难受呜呜呜” 药效太烈,司星受不住,难受的呜咽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