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等着喝九爷的喜酒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09章 等着喝九爷的喜酒了

现在她在帝都名声扫地,无人要她了,又跑回滇南来作威作福,想到景安了,又想吃回头草,勾的景安心猿意马,安苒不由得恨的牙痒痒。 凭借着司家的金山银山,和如今司占南与四个哥哥都这样威风,也多的是男人想要贴她啊,她就这么贱,非要吃回头草? 既然她在帝都耐不住寂寞做下了丑事,那么今日,她就让司星在她的婚礼上,再一次好好的丢个大脸! 安苒让人叫了周娴回来,两人本就臭味相投,此时安苒将自己的想法对周娴一说,周娴立刻连声附和。 周家多的是这种见不得人的下作药,随便拿出来一种放到司星的酒里,再找个猥琐下贱的男人,好好恶心恶心司星这位堂堂的‘滇南公主’,也让所有人都瞧瞧她的真面目,全滇南,怕是都没有男人肯娶她了 真是想想都让人心里痛快! 婚礼开始前几分钟,司家的车驾终于到了。 司星在婚礼前夜,忽然又改了主意。 她盛装前去,把安苒压下来,实则也没什么意思,别人反而还以为她真的惦记着周景安,要来抢新郎呢。 还不如就轻松随意一点,毕竟,那个安苒,不要说她脸上有一道伤疤,就算是她毁容了,也照样碾压她。 只是,做这些事,也实在太无趣了,终究不是她司星的风格。 就像当年,周景安和她的闺蜜上了床,她也不过就是甩了人家三个耳光而已。 如果不是安苒闹到司家来,说出那些刻薄风凉的话,司星现在想必还是闭门谢客的状态。 也是安苒这一闹,司星方才知道,原来滇南很多人竟是这样想的。 以为她司星回来滇南,就是冲着昔日的未婚夫周景安而来。 毕竟,她的婚姻不顺,回了滇南羞于见人闭门不出=,任是谁都会想,她司星如今是急着在找下家呢。 所以,周景安的婚礼,她还真是非参加不可了。 众人眼巴眼望的望着司家的车驾到来,都纷纷猜测议论司星今天会怎么打扮,毕竟,司星从来都是滇南最耀眼的存在,她的一举一动,每件衣服每次妆容,都能引起无数的跟风和模仿。 司家大哥亲自开车送了妹妹过来,又把自己的贴身保镖留给妹妹,连车都没下,就直接离开了。 如果不是妹妹要来参加婚礼,司家大哥绝不会踏足这里半步。 司星下车,身后跟着司家大哥的两个贴身保镖,人高马大的非洲籍黑人,衬的司星越发白皙娇小了。 只是,她今日并没有盛装打扮,甚至连礼服都没穿,只是随便穿了一件白衬衫,搭高束腰的长裤,戴了一顶小帽子,面上覆了一层轻纱。 乍一看,竟不像是参加婚礼的装束,倒像是参加葬礼似的。 众人不由得都低声议论起来,司星却不看也不听,只是目不斜视的直接走到宾客席上坐了下来。 她刚坐下,婚礼就开始了。 比起安苒激动的落泪抽泣,周景安几乎全程都如木偶人一般。 甚至最后宣誓的时候,站在台上的周景安就那样不避嫌的看着司星,看的目不转睛,连‘我愿意’都忘了说。 台下的宾客立时嘈嘈切切的议论起来,安苒站在台上,哭的微红的双眼的映衬下,那张脸却是越来越苍白了。 周景安只是痴痴的望着司星。 可司星,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只是安闲的玩着手机,不知在看什么。 任周景安这样盯着她看,想必别人都会觉得不自在或者尴尬难堪了,可司星却自始至终面色都没有变一下。 离她近的人,都看到了薄纱下她脸上的那一道伤疤。 想到那个传言,她婚后耐不住寂寞和野男人偷情,被宫家人打成了猪头,这伤疤好像也成了实证。 原本坚定不移不相信的人,此刻都有些半信半疑起来。 难不成,这位滇南的公主,当真骨子里就那样的放荡? “景安!” 安苒见周景安一直不出声,目光发直的看着司星,忍不住的小声轻唤周景安的名字。 可周竟然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非但目光没有收回来,甚至,还怔怔的向前走了一步。 “景安” 安苒差点失控的喊出声,如果周景安婚礼现场反悔,真的下去找司星了,她岂不就成了全滇南的笑柄? 周景安怔怔的停了步子,司星却将手机放回手袋里,缓缓站起身,对身侧宾客道:“抱歉,借过,我去下洗手间。” 身边的人慌忙让开,司星道谢,表情轻松闲适的直接离席往洗手间走去。 周景安看她头也不回的离开,眼底的一线光芒终是彻底的黯淡了。 安苒紧紧咬着牙关,看着司星远去的袅娜背影。 贱人,真是贱人,都没有脸见人了,还不说安安分分的留在家中,还要出来勾三搭四,真是不要脸! 安苒的目光悄无声息的落在角落里的周娴身上,周娴对她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很快不见了。 安苒轻笑了一声,等着看好戏吧,她会让司星今天把脸面丢的干干净净! 让她再也没有脸在滇南待下去,还滇南的公主呢,呸! “九爷” 秦城弯腰附耳在秦九川身侧:“都安排好了” 秦九川微微点了点头,目光追随着远去的那一道袅娜,许久,方才一点一点的收回来:“小心行事,半点疏漏都不能出。” 秦城一笑:“九爷,您就放心吧,小的这次无论如何都会成事,就等着喝九爷的这杯喜酒了!” 秦九川倒是难得的笑了一笑。 秦城不由得有些眼圈微红,这些年,他眼睁睁瞧着九爷成了这样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性子,却又偏生无可奈何。 他甚至都记不得,九爷上次笑,是在什么时候了。 “去吧。” 秦九川淡淡说了一句,习惯性的想要伸手摸烟,可刚摸到烟盒,却又停住了。 星儿常常会抱怨他身上烟味儿大,从前他们上床的时候,星儿都会像个小狗一样皱着鼻子,说不喜欢他身上的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