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自己选的死路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05章 自己选的死路

“宫泽,你该是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司星吧,你放不下的,是她的背景,司家的钱财,还有你得到她之后无数人羡慕你的虚荣心!” “司星她选择嫁给你,不管是出于什么缘由,对于她来说,既然嫁给了你,就是将你当丈夫看待,她从来未曾嫌弃过你,可是宫泽,你回报她的是什么呢?”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嫌弃我?你又怎么知道她就将我当作丈夫看待?一个男人连男人的本能权利都失去了,他又算什么男人?司星她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她会为了我守一辈子活寡?” “那她为什么嫁给你?她有千万种选择,拿钱打发你们宫家,用总统夫人来压你们宫家,任何一个,你们宫家都无招架之力,她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最难为自己的一条路?宫泽,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算计的那个妻子,她的心有多善良,多干净,不要说你身有残疾配不上她,就算是你是个健全人,你依旧配不上她!” “是啊,我配不上,秦九爷您配得上啊,只是您配得上又如何,司星还不是选择嫁给我……” “她选择嫁给你,是因为她有良心,心怀良善,你这样待她,是因为你狼心狗肺毫无人性!” 秦九川掐灭了烟站起身:“宫泽,这条死路,是你自己选的……” “秦城,送宫少爷上路吧。” 秦九川转身走了出去。 宫泽忽然连滚带爬的向着秦九川的方向追去:“九爷,九爷您饶了我这条狗命吧,我只是个废人,碍不到九爷您……” 秦九川回头看了宫泽一眼,“晚了。” “九爷……九爷您饶我一次……” 身后,宫泽的惨呼声越来越小,到最后,如这帝都的一场落雪一般,整个世界都归于了一片死寂。 秦九川一步一步走在漫天的飞雪之中,活了三十多岁,从始至终,他都是孤独的一个人。 小时还曾想过,自己父母亲人是什么样子,他们是有苦衷,还是没有任何缘由就抛弃了他。 可后来随着年岁渐长,秦钊,和秦家长辈待他视如己出,那些心思,渐渐的也就淡了。 一直以来羡慕秦钊和嫂子那样的情分,后来,甚至也羡慕过含璋和静微。 人孤独的活在世上,能找到一个可以倾心喜欢相爱的人,该有多难。 直到他遇到了司星。 那个女人,她让他欢喜,也让他难过,她拿走了他的心,他的命,又让他无可奈何。 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归途在何处,但他只是深刻的明白,他不会再像爱上司星那样去爱上另外一个女人了。 雪天风冷,秦九川的那条伤腿,又隐隐的犯了旧疾。 坐在车上,旧伤处疼的钻心,秦九川缓缓闭上了眼,司星离开帝都,已经半个月了。 他几次失控的想要去滇南找她,可却到底还是克制住了。 从司占南那里得知,司星的状态有些不对劲儿。 他担心自己去了滇南,会让司星受到刺激,对她的恢复更不利。 回了滇南之后,司星整个人就处在一种封闭的状态中,很多时候,她甚至连自己的房间都不出。 司占南找了滇南最好的伤药给司星,她脸上的伤愈合了大半,但伤疤还是十分突兀。 静微也亲自打电话给憾生,让他送去了最好的秘药。 但司占南却对秦九川说,司星身上和脸上的伤虽然严重,但最大的隐患,还是司星的心病。 司占南很担心她一直这样下去,会变的越来越自闭越来越抑郁。 而就在司星回来没几日,周景安就和她的未婚妻得了消息,亲自登门送了自己的结婚请柬给司星。 周景安甚至提出想要见一见司星,但司占南在询问过司星之后,拒绝了他的要求。 司星对于周景安早已没有半点情分了,周景安结婚也好离婚也好,都对她再也没有了半分的触动。 她不想见周景安,纯粹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再见面,但周景安那个趾高气昂的未婚妻安苒,却并不这样想。 在她看来,司星和周景安是青梅竹马的情分,而且司星最后嫁的老公也和周景安很像,都是文质彬彬多才多艺能弹一手好钢琴的公子哥儿,可见司星表面上看起来十分清高,对周景安不理不睬,但实则心里还是想着周景安的。 而且如今她忽然回了滇南,虽然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半点风声也没听说,但必定是和自己丈夫有了什么嫌隙,要不然也不会好好的回来滇南长住啊。 安苒打小就和司星不对付,如今更是如愿以偿嫁给了周景安,在她看来,是实实在在的把司星给踩在了脚下,自己要扬眉吐气了。 司星又像缩头乌龟一样不敢下来见人,安苒心里不由得越发得意起来,说话就十分的刻薄不中听:“司星姐姐难得回来一趟,我和景安还想着和司星姐姐见一见,一起吃个饭叙叙旧呢,没想到司星姐姐还是这样的性子,半点面子都不给咱们,司星姐姐不会是心里恨着我,觉得我抢走了景安吧?” “苒苒,别胡说。”周景安连忙制止安苒,安苒却冷笑了一声:“怎么了?我哪句话说的不对了,我们好心好意来看她,请她参加婚礼,她倒好,连楼都不下,也太无礼了!” 周景安眼看司占南就要勃然大怒,赶紧赔笑道歉,硬拽着安苒离开了。 两人一走,司占南当下就吩咐司家上上下下,以后周家和安家任何人来司家,都不许开门,司家和周家安家,以后也是再不会打任何交道了。 楼下这场闹剧,安苒说的那些话,司星在楼上也听了一字半句。 她并不怎么在意这些,她对周景安没有任何感情了,所以她当然也不会难过伤心。 只是两人跑到家里闹了这样一出,司星不免又想起那些陈年旧事来。 当年她发现自己闺蜜和周景安上了床,虽然天之娇女的司星当时只觉得整个天都塌了,但她却绝不会再要那种肮脏透顶的男人,因此,无论周景安怎么忏悔道歉,她都不肯再回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遇总统定终身》,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