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她做不到那样厚颜无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04章 她做不到那样厚颜无耻

秦九川站在走廊的尽头,看着司星坐在轮椅上,由护工推出了病房。 她戴着帽子和口罩,因为畏寒的原因,穿着厚厚的外套,腿上还搭着毛毯。 她好似往他这边看了一眼,但却又像是他的错觉。 秦九川怔怔的往前追了两步,到底还是停了下来。 也许现在,对于司星来说,避世避人,才是最让她舒服的一种方式。 她不愿意的,她不想的,他都不会去勉强她。 他永远都不会勉强她,永远都不会让她为难。 …… 去机场的中途,司星一直都在看着车窗外的飞雪。 “星儿,在想什么?”司占南摸了摸女儿的头发,柔声询问。 “我在想,以后我再也看不到这样大的雪了吧。” “星儿,九川……” “爸爸,他很好,真的很好,从始至终,是我配不上他啊。” 司星对司占南笑了笑,眼底一片水雾弥漫:“原来,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喜欢的是什么,我活了二十多年,却像是白活了一样。” 可他不一样,他是有血有肉的,有情有义的。 可是司星呢,不过是个仗着家族权势地位财力任意挥霍人生的蛀虫罢了。 所以周景安与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却可以毫不犹豫的背叛她和别的女人上床。 所以宫泽和宫家,可以眼都不眨的用这样阴毒的招数来算计她。 如果没有司家,没有司家的金山银沙,她司星又算什么呢? 这世上,大约只有秦九川是纯粹的只爱着她这个人,而不是她的出身和背景。 只是,她明白自己的心思,明白的太晚了。 她从小喜欢周景安,他们一起长大,彼此感情极深厚,所以她也就认定了,自己喜欢的男人,都是皱景安这样的翩翩佳公子。 而秦九川呢?他吸烟,喝酒,甚至赌桌上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她喜欢的,秦九川一概不会,刚认识的时候,司星甚至觉得秦九川是个很粗鲁很没有绅士风度的男人。 所以,她压根就没想过,她会喜欢秦九川这样的人。 当初在帝都见到宫泽第一面,她脑子里想到的就是周景安,而宫泽和周景安确实是同类人,同样的文质彬彬,多才多艺,风度翩翩。 可这同样风度翩翩的温润佳公子,却都狠狠的打了她的脸。 而她以为自己不喜欢的,讨厌的,却自始至终没有变过初心。 司星怎么有脸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毫不犹豫就投入到秦九川的怀抱中去? 如果她真的毫无自尊,只想找一根救命稻草,如果,她对秦九川毫无情意的话,也许她会真的厚颜无耻的接受秦九川。 可是,她的心里早已有了秦九川的位子。 她做不到。 做不到就这样转身回到秦九川的身边,当作过去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不要胡思乱想了,你妈妈,哥哥嫂子们都在等着你回来,星儿啊,回家了,就好好休养身子,别的事情都不要想了,爸爸从来都信奉一句话,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所以,星儿,咱们就听上天的安排吧。” 司占南将女儿揽在怀中,又摸了摸她的头发,像是小时候一样,宝贝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女儿长大了,都不愿意和爸爸亲近了,以后啊,咱们父女俩,可要多亲近亲近,你不许嫌爸爸这个老头子烦,听到了没?” “那女儿要回家做一只米虫了,爸爸也不能嫌弃我白吃白喝。” “怎么会呢,爸爸巴不得养你一辈子,疼你一辈子啊。” 司占南揽着女儿,心底却难过的不行。 他娇养大的小公主,从小到大金尊玉贵,捧在手心里疼都来不及,却被人这样一次一次的糟践。 如今,唯一的安慰大约也就是,周家在滇南越来越不成气候,早晚都要一败涂地,而宫家,有秦九川在帝都,宫家是要彻底消失了。 司占南亲自扶了司星登上司家的私人飞机,司星身子虚弱,这一番折腾,就有些熬不住,上了飞机就沉沉睡了。 司占南望着女儿惨白尖瘦的小脸,心疼万分,恨不得替她受这些罪,却又偏生无可奈何。 想到回到滇南,又是一堆破事,哪怕有司家众人呵护,但星儿难免还是要被波及到。 周景安在和司星分手数年后,与那个闺蜜也早已分道扬镳,他单身了这么几年,如今周家门第开始凋零,周景安也终于低头答应娶妻,而他所娶的妻子,亦是滇南权贵,那位小姐,与周娴关系十分亲近,从小就和星儿不睦。 如今星儿带伤回来,滇南也未必能瞒的滴水不漏,怕是到时,那些人知晓星儿的事,又要做文章了。 司占南心中渐渐打定主意,回了滇南,若是那些人不安生,他就带了妻女出国去定居,反正不管怎样,他是定要护着女儿周全的。 谁要敢在司星跟前作妖,他司占南一个都不会放过! …… 宫泽在死前,如愿见到了秦九川。 “秦九爷,您如今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宫泽此时十分狼狈,这几日,他算是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磋磨。 他自知自己活不长,倒也存了求死之心,毕竟,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他早就过够了。 “什么叫得偿所愿?”秦九川点了一支烟,居高临下的望着宫泽:“如果要说得偿所愿,宫少爷不也得偿所愿了吗?” “秦九川,从一开始你就在报复我,报复宫家吧。” 秦九川冷蔑的笑了笑:“宫泽,你也太高看你自己,高看宫家了。” “如果当初宫家向你示好,你没有傲慢拒绝,宫家又怎会去投诚裴家,以至于最后我父亲惨死,我也重伤成了废人?” 宫泽双眸血红,双手捶地恶声控诉。 “宫泽,你扪心自问,就算当日我没有拒绝宫家,后来我身陷囹圄,帝都被裴家所占,你们宫家,是会和我一起视死如归,还是会转投裴家门下求得一条活路?” 宫泽无言以对,因为他自己深深明白,他的父亲,一定会选择投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遇总统定终身》,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