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星儿,那我怎么办?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03章 星儿,那我怎么办?

“宫家的人,也确实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厉慎珩淡淡的对徐慕舟说了一句,当年攀附秦九川这个摄政王不成,转脸就在秦九川身陷囹圄之后投诚了裴家,这样的墙头草,谄媚下贱的三姓家奴,又能养出来什么好儿孙? 那宫老太太瞎了一只眼,还在家中作威作福,宫家上下都靠司星的嫁妆才能维持养尊处优的生活,却还不把儿媳妇当人看,变着法儿的折腾人,最后又想出这样的毒计,想要借腹生子,一辈子困死司星,真是其心可诛! 而宫泽,身为司星的丈夫,竟会默许这种兽行! 静微简直无法理解宫泽的脑回路。 “那要怎么解决那几个人,我觉得,还是听九爷的意思吧。” 厉慎珩点头应道:“你说的对,宫家的事,就让小舅自己来处理,他要怎样解决都可以,只是这事儿最好还是不要闹的人尽皆知,对司星的名声也不利,对小舅也不利。” “我知道的,我会吩咐下去,没人敢议论也不会有人有那个狗胆乱嚼舌根子。” “小舅这边,你多操点心……” “您放心吧。” 厉慎珩公事缠身,不能在医院多待,叮嘱了徐慕舟一番,就离开了。 静微却多留了一会儿。 司星虽然醒过来了,但大多数时间还是在昏睡。 只是,哪怕是昏睡之中,她也会时不时的落泪。 静微知道,她非但是伤口疼,更多的是心里难受。 也许当初,那样骄傲而又任性的司星,是真的喜欢过宫泽的。 只是后来,谁也没想到,物是人非成这样。 秦九川换了衣服,又回到病房,静微知道秦九川和司星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就起身告辞离开了。 司星大约是听到秦九川和静微说话的声音醒来了。 秦九川走到她床边的时候,她闭着眼,轻轻翻了个身面向了墙壁。 “星儿,既然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吧。” 秦九川故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的低沉压抑,甚至他故意用了轻松的语调。 司星依旧闭着眼,像是又睡着了一样。 秦九川在她床边缓缓坐了下来,“星儿,伤口还疼不疼?” “我想回家,秦九川……我想回滇南去。” 司星终是开了口,她没有转过身来,也依旧闭着眼,她的声音很轻,有些沙哑,再没有了从前的骄矜和肆意飞扬。 秦九川觉得心脏疼的难忍,他很想抱抱她,很想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痛快的哭一场,然后把这些不好的事情都忘掉,在他的庇护下,无忧无虑的过完这一辈子。 “星儿,等你伤好了,我陪你回滇南小住……” “秦九川……回了滇南,我就不想再离开了。” 秦九川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的身份使然,是一定要留在帝都的。 而她说,她再也不想离开了…… “星儿,那我怎么办?” 秦九川有些冰凉的手,忽然轻轻的握住了司星的。 司星颤栗了一下,却还是把手从秦九川的掌心抽了出来,这也许是她醒来到现在,第一次看向他。 他瘦了。 他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了?那一次她出去散心,在异乡街头遇到到现在,又过去了许久,他似是比那时还要瘦,还要憔悴了几分。 他身上有着浓重的烟味,她恍惚的记得,很久以前,他的烟瘾几乎都要戒掉了,因为,她不喜欢。 司星想,她也许真的是喜欢过他的,只是现在,她不能再喜欢他了 “秦九川,所有前尘往事我都不想再回想了,你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司星吧。” “星儿……” “我累了,秦九川。” “星儿……” “让我爸爸妈妈来接我回家吧,秦九川,我想他们了……” …… “星儿打小就生的漂亮,喜欢她的男孩子啊,全滇南都不知道有多少。” 司占南目光悠远,轻声的说着,似是想到了女儿小时候的样子,眼底也浮出了细碎的笑意来。 “可她打小就很任性,她喜欢的,掏心掏肺对人家好,她不喜欢的,一眼都懒怠看人家,她向来都是这样至情至性,看起来很不好相处,其实,最是心软善良,若非如此,当年……” 司占南想到周家那位公子哥儿,心头到底还是恨的:“当年周景安和星儿的闺蜜勾搭在了一起,所有人都以为星儿不会放过那对狗男女,毕竟,依着她的身份,就算弄不死那个周景安,但弄死那个闺蜜,还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星儿也不过是打了人家三巴掌,自己却灰溜溜的出国疗伤去了……” “她向来都是这样的性子,看起来骄矜傲慢难伺候,其实内心就是个小女孩儿,就是个被我们惯坏的小公主。” 司占南说着摇了摇头,叹了一声:“我和她妈妈原本都以为,有我们在,有几个哥哥在,她这辈子必定顺风顺水不会有任何烦恼,将来的夫家,也不敢欺辱她,可却没想到……” 司占南眼圈红了:“我们不该那样娇惯她,不该把她养的不知人心险恶,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在婚嫁大事上,连着吃亏,九爷,您是个好男人,只是可惜了……是我们星儿她没福气。” 司星如今一心想要回滇南去,司占南心疼她被宫家欺负成这样,又是一身的伤,也不忍心拗着她的意愿来。 更何况,家里人也都惦记着她,听说了宫家出事,司星的母亲当时就病倒了。 家里几个哥哥更是气的要杀到帝都来找宫泽算账,还是司占南硬压了下来。 “宫家,以后整个帝都,整个a国,都不会在有人听到这两个字,见到这些人。” “九爷,您为星儿做的这些,我替她谢谢您了。” 司占南抹了一把眼泪:“我先带星儿回滇南去,说不得将来,她自己就想明白了……” “星儿爱美,我会想办法找到最好最顶尖的专家,不会让她的脸留下任何疤痕的。” “九爷,您有心了。” “您叫我九川吧。” 司占南点头应了:“九川,我这就带星儿走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遇总统定终身》,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