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原来早被男人睡过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90章 原来早被男人睡过了

静微仰面躺在床上,却再也没有了睡意。 腕上伤隐隐有些痛,可却怎么都遮不住心头的丝丝缕缕疼。 上辈子,这辈子,是不是,她都注定了要伤害厉慎珩? 静微忽然发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厉慎珩,她再也做不到无动于衷了。 …… 杜保国装傻充愣想逃过一劫,但他这点小把戏,在周从眼中,却根本不值一提。 半昏半醒装疯卖傻是吧,周从还没使出半分力气,杜保国的手指头刚被剁掉一小截,他就老老实实全都招了。 周从将杜保国嘴里撬出来的一切都回禀给了厉慎珩。 田小芬招认一切都是她的意思和安排,可杜保国却说,事发当晚阮思雨曾去找他,并且叮嘱他一定要得手。 亲生母亲和亲姐姐,竟会这样害自己的女儿妹妹,这样手段,这般算计,真是令人发指。 厉慎珩都不得不怀疑,阮静微是不是根本不是阮家的孩子,是阮正泽跟外面的女人所生的? “我知道了,周从,你再让人去查一下静微的身世,查一查阮正泽婚内是不是还有其他女人。” 如果田小芬和静微没有血缘关系,那么他也就不用有任何顾及了。 但是现在,收拾一个心思恶毒的阮思雨,却还是轻而易举。 阮思雨一直躲在家中不敢出门,学校那边也请了假。 田小芬被厉慎珩的人带走,现在还没放回来,阮思雨惊吓之下,却是真的发起高烧,浑浑噩噩病了起来。 翻出家里准备的退烧药吃下,阮思雨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可再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上好像趴了个人,还在不停的动。 阮思雨发了一身汗,整个人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艰涩的睁开眼,却正对上一张让人作呕的男人的脸。 而那男人,正压在她身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不停大动。 阮思雨只惊得魂飞魄散,失声就尖叫起来,却被男人一巴掌搧在脸上,嘴角破裂淌出血来。 “吗了个X的臭女表子,小小年纪真他吗不要脸,原来早被男人睡过了,老子还以为你是个雏呢!” 男人一边恨咧咧的骂着,一边却将阮思雨翻转过来, 阮思雨哭的哽咽,可脸上火辣辣的疼却提醒着她再不敢开口叫喊。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好端端在自己卧房里睡觉,竟然会跑进来这样恶心的一个男人。 可不等她想明白这些,卧室的门却被人从外面踹开。 阮思雨抬起头,就看到了风尘仆仆满面怒色和震惊的阮正泽,还有瘦了一大圈,面色憔悴眼圈红肿的田小芬。 田小芬惊呆了,好半天,她忽然‘嗷’地大叫一声扑了过去,就要厮打压在阮思雨身上的男人。 可那男人只是一摆手,就将田小芬推倒在了地上,田小芬摔的不轻,捂着屁股哎呦了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一边一脸餍足的在阮思雨身上又摸了一把,一边赤着身子下床拿起裤子往身上套。 阮正泽气的浑身都在发抖,脸色青白说不出话。

下一篇   第091章 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