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剁碎了喂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902章 剁碎了喂狗

秦九川茫然的回头看着秦城:“秦城,我刚才听错了对不对,是不是我听错了?” 秦城双眸血红,死死咬着牙根:“九爷,我去亲手剁了那个败类,我亲手剁了他!” 秦九川却忽然笑了一声:“秦城,不急,她不会有事。ω δwww..” “九爷……” 秦城难受的都要发疯了,这些年,他跟在九爷的身边,他是眼看着九爷和司星小姐走到今日的。 秦城比这世上的任何人都希望九爷能和司星小姐在一起,可是偏偏,九爷不肯让司星小姐为难,而司星小姐,又实在太善良太顾大局。 如果他们俩,有任何一个人自私一点,也不会走到今日这样的局面。 风声呜咽,满城飞雪,一夜之间,帝都成为银装素裹的世界。 秦九川的步子很快,秦城快步追上去,想要给他披上大衣,秦九川却拒绝了。 整个宅子一片漆黑,只有宫泽所住的那栋楼亮着灯光。 秦九川一脚踹开门,坐在轮椅上的宫泽,缓缓的抬起了头来。 “九爷。” 宫泽的声音阴冷湿黏,像是从地底下窜出的毒蛇一般,让人听了就浑身难受。 “秦城。” 秦九川看了秦城一眼,秦城不等他吩咐,就直接拔枪出来对准了宫泽。 秦九川转身往楼上走去。 “九爷,晚了……” 宫泽桀桀的冷笑了两声:“我在楼下做了两个小时,听了两个小时,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畜生!” “畜生?畜生又怎样,畜生她也是我宫泽的妻子,我们举行了婚礼睡在一张床上,九爷……您就是想她要想疯了,也得承认,高高在上的秦九爷,您是在觊觎别人的妻子!” “秦城,让他闭嘴!” 宫泽又笑了一声,秦城举枪狠狠砸在他面门上,宫泽只发出了一声惨叫,就疼的晕死了过去。 秦城厌恨的一口唾了过去:“废物!” 秦九川站在那扇门外,门内安静无声,甚至,甚至他能听到不远处走廊窗子那里,雪花落在玻璃上的细微的声音。 秦九川抬脚去踹门。 “九爷,让咱们来吧。” 下属闻声上来,低声的劝着。 秦九川脸色冷凝,理也不理,只是一脚接一脚的踹上去,那结实的木门很快被踹开,哐啷一声撞在墙上,发出轰然巨响。 而随同这巨响一起袭来的,却是浓重的血腥味。 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窗子那里,耀进来的刺目的雪色。 秦九川渐渐适应了房间里暗沉的光线。 浓重的血腥味侵入鼻端,他忽然间生出惧怕的退缩之意,竟是半步都不敢再上前。 “星儿。”秦九川低低的呢喃了一声,回以他的,仍旧是蚀骨的一片静寂。 伏在地上的小小的身影,一动也不动,秦九川俯身,半跪在地上,手指颤栗着伸出去,将那凌乱覆在她脸上的黑发轻轻拨开。 司星的一头长发几乎被血染透了,秦九川触手摸到一片冰凉湿黏,惨淡雪色之下,司星的脸却比这漫天飞雪还要惨白几分,而更触目的,却是她左侧脸颊上,被玻璃碎片生生划开,血红皮肉翻出的足有十几公分的伤口…… “星儿……” 秦九川紧紧将她冰凉的身体拥入怀中,司星几乎没有了声息,就连呼吸都微弱至极。 她身上的裙子几乎被撕成了碎片,双臂,双腿,全身裸露出来的肌肤,几乎满是鲜血淋漓的划伤。 秦九川脱了身上西装,细细的将司星裹好,复又抱起她,一步一步下楼。 “秦城。” 秦九川的声音冷鹫而又狰狞:“宫家上上下下,一个活口都不许留!” “九爷……” “天塌下来,我来担着。” “是,九爷!” 秦城知道劝也无用,跟在九爷身边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不了解九爷的性子。 司星小姐被人害成这样,九爷是决计不可能放过宫家的。 要怪,也只能怪宫家行事太不给自己留后路,心也太毒太黑了! 这别墅是司星的裴家,别墅里的一切都是司星的,若是宫家产业,秦城早已一把火烧了干净。 宫泽那位堂哥,原本就觊觎司星的美色,原本还想着今夜能牡丹花下风流一场,却没想到,牡丹花没有采着,反倒是丢了自己的一条性命! 司星用碎玻璃刺在自己身上逼自己保持清醒抵抗药效,最后两人撕缠中,司星割伤了那人胯下的二两肉,而那人剧痛癫狂之下,划伤了司星的脸…… 幸好,他失血过多晕死昏迷,要不然,司星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秦城让人挑了那人的命根子,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那东西喂了狗,才要了他性命。 而宫泽和宫老太太,秦城命人将他们绑了,暂时关在九爷名下的一处私宅里。 闹出人命,总统府那边自然瞒不住,秦九川也没打算瞒。 司星身上伤的严重,送到医院昏迷了两三日才醒过来,医生说,她脸上的那道伤,八成要落疤了。 静微这样一向性子平和的人,都动了大怒,当年在滇南,她和司星结拜了干姐妹,而后来帝都被困,司星更是立了大功将总统大印带出帝都送到了滇南。 宫家人自己咎由自取,妄想攀附裴家一步登天,落得这样的下场一丁点都不可怜。 只怪司星打小被养的娇惯,没吃过人间疾苦,这般善良心软到头来却坑害了自己。 司星那样漂亮,当年静微初见到她第一眼,就觉得惊艳无比。 她有宓儿那样的倾城美人做闺蜜,早已看惯了宓儿美色,还能被司星姿容震惊,可见她漂亮到何种惊人的地步。 可现在,静微看着司星脸上那皮肉翻开的伤痕,都觉得触目惊心忍不住眼圈红红落了泪。 更何况秦九川呢? 秦九川对司星的感情,他们这些亲近的人都是看在眼里的。 而厉慎珩更能体会秦九川心情。 当年在江城,静微被田小芬母女算计,差点被那殡葬店的杜老板给欺辱了,他不是也调了李北疆老将军的麾下部队,直接踏平了杜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