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99章 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他那样的人?他又不是神仙,有金刚不坏之身,他为什么不会死?” 赵承巽牙根紧咬,脸侧的肌肉都在抽动:“你们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老子还是那两个字,不信!” 戚长沣轻轻笑了笑:“赵承巽,他活着的时候你不是也挺能作践他的吗,他死了不该正和你意才对?你又假惺惺的做什么呢。” “我和他之间的事,我和他自会解决,就算我恨他想他死,也该是我亲自动手” “赵承巽,没人有功夫陪你演戏,开枪的人捉到了,你要是真的,念着他推开你为你挡子弹的情分,你就去杀了那个人,为他报仇,也让他安心上路吧。” 戚长沣说完就走了。 赵承巽忽然像是整个人都垮了一般,他的肩背也佝偻了下来。 死了,他曾无数次想过让他死,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赵承巽这一刻竟是忍不住在想,戚长烆死之前,有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有没有留给他只言片语? 如果,如果昨夜他跟着车子一起离开 如果那时候他一起走了,至少在戚长烆死的时候,他还在他身边。 可是,没有如果,他没有跟着车子一起回去,他要等着那个开枪的人被抓到他要亲手一刀一刀剐了他 他从没想过他会真的死,他压根就没想到他会死! 他是戚长烆啊,他曾恨之入骨,实则心底却也叹服自己不如的戚长烆啊。 就这样死了? 死在不明不白的下三滥的渣滓手里,就这样窝窝囊囊的死了? 赵承巽不知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戚长烆的尸体前的。 他的遗体上依旧白布,只是不是那块染透了鲜血的,重又换了新的。 也许是他身体里的血已经流光了,所以这块白布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血迹。 赵承巽木然的将白布掀开,戚长烆闭着眼,脸色是失了血色没有生气的灰白,连嘴唇,都是死灰色。 他此刻看起来很平静,脸上也没有痛苦的神色,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赵承巽之间有些颤栗的缓缓落下去,他想要摸一下他的脸,可他竟然不敢,他害怕自己手指触到的是一片刻骨的冰寒。 “赵承巽你什么时候才能对我温柔一点啊。” 他隐隐想起,这是戚长烆与他最后一次纠缠之后,他照例让他穿裤子滚蛋时,戚长烆脸色惨白趴在床上,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再然后见面,就是昨天深夜,他开车赶来,将他推开,为他挡了子弹。 他们没说一句话。 戚长烆最后留给他的,只是那两个字小心。 他这样的人,生下来就注定了要做南疆一手遮天的人,他想要什么,易如反掌,可却偏偏折在他这个性子又臭又倔的人手里。 如果当年赵家没有遭逢变故,他不被贬斥到南疆,他也就见到戚长烆不会和戚长烆认识,而戚长烆,如今依旧还是南疆最炙手可热的掌权者,依旧过着他随心所欲烈火烹油一般的锦绣人生。 而不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败军散兵的枪口下。 只是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戚长烆”赵承巽终究还是轻轻碰了碰他冰凉的脸。 甚至到这一刻,他脑中竟还闪过一抹幻象,戚长烆忽然睁开眼对他笑的贱兮兮的,指着他得意洋洋:“哈哈,我就知道你会为我难过,你心里也不是那样讨厌我的” 可终究还是没有。 他难得这样安静下来,甚至在他抚摸他的脸的时候,都没有任何反应。 赵承巽想,如果戚长烆这混蛋活着的话,他这样摸他一下,他一定激动兴奋死了。 他甚至能想象到他得寸进尺的嘴脸。 赵承巽移开手,他最后看了一眼戚长烆的脸,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那白布缓缓的拉好,盖住了他的脸。 戚长烆,如果人还有来生,如果我们还能再次遇到彼此。 我想,我会努力的对你温柔一点,对你,更好一点。 戚长烆中弹身死的消息传到总统府,厉慎珩震怒,严令徐慕舟将幕后真凶一个不落全都挖出来。 戚仲威与他的下属,似乎也知晓了戚长烆身死他们的末日就要到来,开始在南疆疯狂作乱。 赵承巽着人将那日开枪的兵卒押到戚仲威如今蛰伏的私宅外,他亲自下令,一刀一刀将那兵卒活活剐了。 惨叫声直冲天际,戚仲威身边下属无不胆寒,是夜,就有无数小兵悄悄的倒戈投诚。 他们本就是任人驱使而已,本也就没有罪大恶极的过错,徐慕舟自然来者不拒。 戚仲威知晓大势已去,长子成了半残废,余下两个儿子也死的死逃的逃,他这样一把年纪,难道还去做阶下囚任人羞辱? 一颗子弹了结了自己性命。 戚长沣与婷婷本就无心权势,在长兄死后,戚长沣更是心灰意冷,在长兄葬礼之后,带了婷婷远走异国,终生都不曾再回来。 厉慎珩曾有心让戚长沣接手戚长烆昔日的职位,继续掌控南疆。 但戚长沣却直接婉拒了,他不热衷权势名利,余生最大心愿,也不过是想要和婷婷安度余生罢了。 厉慎珩没有再为难他,在他们夫妻二人离开之前,以总统夫人的名义,送了林婷婷一笔丰厚到令人咂舌的嫁妆。 只是,这份嫁妆再丰厚,与整个南疆比起来,也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如今,整个南疆已经收归总统府,收下这份嫁妆,自然也算不得什么,因此,戚长沣与林婷婷并未拒绝。 戚家除了这两兄弟之外,再无后人,南疆军权,自然收归中央。 南疆绵延了数百年的戚家,就此寂寥。 戚长烆的葬礼十分隆重。 只是再隆重,他也看不到了。 厉慎珩一向与他关系和睦,得知他的死讯后,颇是痛心难过,连着几个月,提到南疆,提到戚长烆,还是会情绪低落。 戚长烆下葬之后,赵承巽忽然向徐慕舟提出请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