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戚长烆……他死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98章 戚长烆……他死了?

调回来那天晚上那混球就不知廉耻的又摸到了他的官邸去。 赵承巽指尖蓦地一颤,香烟已经燃尽了,烫到了他的手指。 他把烟蒂扔在一边,再过一会儿,去山上搜捕的下属就该有消息传回来了。 开枪的那个人,他会一刀一刀活剐了他。 天色完全大亮了。 徐慕舟那边也派兵过来,将整座山都围了起来,那些人,插翅都飞不出去。 赵承巽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接了起来。 “赵副官” “什么事,说。” “戚长烆死了。” “放你吗的屁!” 赵承巽出身世家,就算在部队摸爬滚打了几年,也没有染上这种爆粗口的恶习。 可是这一刻,他整个人完全失态了。 身边的亲兵吓的大气都不敢出,赵承巽满面血污,死死的咬着牙关,通红的眼底一片戾气,他攥着手机,额上的青筋隐隐跳着,“让戚长烆那个混蛋接电话,让他接电话!” “赵副官” “你他吗闭嘴,让他接电话!” “承巽。” 却是徐慕舟的声音沉沉响了起来:“承巽,你冷静一点。” “徐军长,刚才是哪个混球打的电话?老子回去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赵承巽攥着手机,像是被惹怒的困兽,一脚踹在路边的石栏上。 “承巽,你听我说,戚长烆他伤的太重,还未送到医院,就咽气了。” 赵承巽忽然僵硬的如被定住了一般,他耳边嗡嗡响着,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徐慕舟说了什么,他半个字都听不清了,他耳边只是不断的回响着那一句 他伤的太重,还未送到医院,就咽气了。 戚长烆死了? 戚长烆他死了? 他曾无数次盼着他死,他恨他入骨,他在很早以前甚至想过,哪一天戚长烆要是死了,他一定要连唱八天的大戏! 可那混蛋每次都命大,经历这么多变故,还不知廉耻的苟活着。 他以为祸害大概要活万年了。 可是现在,他死了? 赵承巽忽然将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他转身就向山下走,亲兵傻眼了好一会儿,才急忙追了过去 赵承巽原本还在大步走,可走着走着他忽然像是疯了一样向山下跑去。 他不相信,那混蛋总是诡计多端,从他到他身边后,就没有一天消停过,他不相信他会死。 是了,一定又是他在耍什么阴谋诡计,说不定连徐慕舟都是跟他串通好了。 毕竟帝都总统府向来和他关系亲近,徐慕舟又是总统的心腹红人,自然也会站在他那边。 他不过是故意玩的苦肉计,大约又是想让他心软,对他好一点。 赵承巽在山下直接抢了一辆过路的车子。 亲兵苦着脸和司机解释了半天,那司机倒也是个老实人,看着赵承巽凶神恶煞的样子也不敢抱怨,还安慰了亲兵好几句。 赵承巽一路疾驰逆行又闯红灯赶到医院。 他奔到急救室,走廊里熙攘着站满了人,他一眼看到了哭的几乎晕厥过去的冷雪色。 赵承巽只觉得自己那一颗原本还在猎猎跳动着的心,忽然就栽到了深渊中去 “赵副官” 他伸手把面前的人扒开,他又向前走了几步,然后,他看到了被白布蒙着的那个高大颀长的身影,白布上都是血,那些血还在蔓延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忽然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渐渐的,有细微的疼痛随着血管瞬间就弥漫到了全身。 “承巽” 徐慕舟拍了拍他的肩,轻轻叹了一声。 赵承巽却忽然大笑了一声,他几步奔到床前,一把将那白布掀开,伸手攥住了戚长烆的衣领:“你给我起来,别演戏了,戚长烆,你他吗肚子里多少弯弯绕,老子清清楚楚,你别给我玩什么苦肉计,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戚长烆脸色灰败,眼睛闭着,动也不动,任赵承巽这样剧烈的摇晃他,他却没有丁点的反应。 “赵承巽!”徐慕舟一步上前,攥住赵承巽手臂:“你冷静一点,他已经去了,你还这样折腾他,是让他走了也不安心?” “我不信,老子不信!你们他吗的串通好的,陪他演戏的吧!” 赵承巽双眸血红,目佌欲裂,扑过去又要将戚长烆的尸体拽起来。 徐慕舟面色沉沉,一掌劈在了他的后颈上,赵承巽闷哼一声就昏厥了过去。 “你们守好遗体,守好赵承巽,我现在回去告诉总统先生南疆发生的事。” 徐慕舟领着身侧副官离开了,戚长烆不是寻常人,他的死讯,必定要在南疆造成很大的乱象,一定要慎重。 具体该怎么处理戚长烆的后事,还要厉慎珩下令。 毕竟他如今还只是一个小兵的身份。 “是,军长,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守好医院的。” 徐慕舟乘车离开了医院。 赵承巽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黑了。 他脑子里有短暂的一片空白,但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掀开被子下床,赤着脚衣衫散乱的就向外奔去。 刚拉开门,门外站岗的士兵就听到动静拦住了他:“赵副官,军长下了令,让您好好休息,不能出去” “滚!”赵承巽声音嘶哑,伸手将小兵推开到一边。 “赵副官,您别为难我们,我们也是听军长的军令行事” 小兵再次阻拦,赵承巽抬脚就要踹过去,却有一把沉沉的声音在走廊另一侧响起:“赵副官,你这又是何必呢。” 赵承巽闻声抬头,他看到了面色憔悴双眸赤红的戚长沣,指间夹着烟站在那里,而他的胸前,别了一朵小小白花。 “他呢?”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他已经死了。” 赵承巽忽然笑了,指着戚长沣手指点了点:“你们真有意思,为了配合他,演的真是像你以为我会相信戚长烆死了?他那样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死了?” “他那样的人?他又不是神仙,有金刚不坏之身,他为什么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