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老爸再次被老妈的美貌征服,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96章 老爸再次被老妈的美貌征服,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

“干妈对我可好可好了,还有无双姐姐,厉伯父,都对我特别特别好” “我们糖糖这么乖巧可爱,当然每个人都喜欢啊。” “妈妈你不知道,爸爸和哥哥都吃厉峥哥哥的醋呢” 母女两个人头挨头说着贴心话,球球没有打扰她们。 能分分心也是好的,不然一直这样烈油焚心的煎熬下去,他是真的担心宓儿的身体受不住。 时间就这样分分秒秒的过去。 夜已深了。 “少主” 医生再次给江沉寒做了检查,他摇摇头,叹息了一声走过来:“少主,别等了” “到十二点了吗?” “还有二十分钟。” “等到十二点。” 憾生话音刚落,身后不远处床榻上忽然传来了细微的一声响动。 憾生只觉得脊背倏然绷紧,他有些僵硬的转过身去,医生也惊呆了,死死的盯着江沉寒的身体。 那原本垂在床侧,死灰一样泛着惨白色泽的手指,又轻轻动了一下。 “快,快去看看!” 憾生声音紧的有些沙哑,他一把攥住医生的手,根根手指如铁钳一般收紧,几乎深陷皮肉。 医生激动的忘记了疼,连声应着,跌跌撞撞的奔了过去。 心跳,血压,各项数据,都在一点一点的向着正常人的指数靠近 “快,刚才剩下的药,快端过来” 混着宓儿心头血的温热的药,再一次的灌了下去。 医生紧张的目光死死盯着仪器上的各项数据。 就连性子沉稳内敛的憾生,神色间都带出了几分焦灼的失态。 他此刻的心情十分矛盾,他自然是盼着江沉寒得救的,但是,若是江沉寒真的就此得救,他想到少主的离世,却会比从前那些年想起来,还要难过几分。 江沉寒的得救,不过是又一次的提醒他,少主当年爱而不得的苦。 是啊,就算当年老苗医知道了忘忧如何解,少主依旧是死路一条。 因为阮静微不爱他啊。 “少主,少主您看” 医生兴奋的指着仪器上显示的数字:“有救了,真的有救了,江先生,江先生的心跳已经快要恢复如常了” “来人,去告诉江太太。” 憾生捏了捏有些僵硬冰凉的手指,他心头倏然重重松了一口气之后,却又弥漫起了浓重的一片酸苦。 房间里纷乱的热闹了起来,憾生却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他沿着月光下那一条蜿蜒的小路向前走去,一直走到有隐隐水声响起的池塘边。 他看到了少主的墓碑,那连名讳都没有,只刻着生卒的墓碑。 憾生在墓前缓缓的跪了下来。 他抬起手,手指轻轻抚了抚墓碑上的纹路:“少主,您知道吗?忘忧有解了” “憾生不想告诉您这个消息,不想告诉您怎么解的,憾生不想让您在地下难过,可憾生却又不得不告诉您,少主,江太太活了两辈子,让我终于相信,这世上的人是真的有前世今生的,少主,憾生希望您也可以再活一辈子,憾生希望,您能在重活一世的时候,得一个圆满不要,再这样的苦了。” 宓儿托腮望着面前有些戒备望着她的男人,他瘦了很多,脸颊也有些凹陷,鬓边也微微的发白,算来,他也不过不到四十的年纪,却苍老成了这样。 是那十年,照顾她很辛苦吧。 毕竟糖糖都说,他把她娇养成了一个小公主了。 “江沉寒,你真的想不起来了?” 男人摇了摇头。 莫名其妙,睁开眼,他不但多了个妻子,还多了一双儿女。 虽然妻子很漂亮,漂亮的让他一眼看了就心动,虽然儿女很帅气可爱聪明懂事,但是,他也不能不明不白的就给人当爹吧? 他江沉寒可不想做接盘侠。 球球和糖糖对望一眼,两人都无奈的叹了一声。 他们家这一对父母,是轮番玩起失忆的梗了吗? 老爸费尽千辛万苦把老妈救了回来,老妈失忆了 老妈又费尽千辛万苦把老爸救回来,老爸也跟着失忆了 不过,兄妹俩都没有太担心,毕竟,就凭此刻他们家老爸眼巴巴的望着老妈移不开眼神的光景来看。 老爸被老妈收服在石榴裙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兄妹俩手拉手退了出去,把战场交给了牛逼轰轰的老妈宋女士。 “那我帮你回忆一下?” 宓儿站起身,往男人身前走了一步,江沉寒一副贞洁列夫的模样身子后仰,双手环胸望着宓儿,目光警戒:“你要干嘛?” 宓儿柔软娇媚的身子轻轻贴了过去,她俯身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一句:“江沉寒,你真的忘记啦?你把我忘了,总不会把我的身子也忘了吧” 宓儿的话音还未落,她就握着男人修长的手指,直接贴在了自己柔软的心窝上。 “江沉寒,叫我的名字,宓儿宋宓儿,你叫一声,听话。” 江沉寒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下意识的轻喃:“宓儿宋宓儿。” “有没有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宓儿抬起腿,跨坐在了江沉寒的身上,她双臂软软的缠着他的颈子,直接俯身吻在了他略有些干燥的唇上。 她柔软的舌尖撬开了他的齿关,勾缠住他的舌,含混轻喃:“现在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江沉寒的呼吸忽然粗重了起来,他反身将宓儿压在床上,反客为主的狠狠吮着她的唇舌,宓儿乖巧柔顺的任他亲着,甚至身子还贴上去,娇媚的蹭着迎合着 “你确定那两个孩子都是你生的?” 江沉寒咬住她的耳垂,哑声逼问。 “怎么,你不信?” “你看起来很年轻” 男人说着,手掌贴在她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暧昧的拂过:“你的身体,也不像是生过孩子” 宓儿眼睛弯了弯,仰脸在他下颌上轻轻啄了一下:“江沉寒,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我的功劳?” 宓儿又轻轻亲了亲他泛白的鬓边,声音微微泛出涩意:“江沉寒,以后我会好好爱你的。”15

上一篇   第895章 等待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