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等待奇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95章 等待奇迹

球球用力点了点头:“老妈你就放心吧。” “臭小子别叫我老妈,我这么年轻貌美都被你叫老了!” 宓儿还有心情打趣几句,球球想要笑一笑,可却怎么都没有办法笑出来。 他握着妹妹的手,看着宓儿转身出了房间,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抱住了糖糖:“会没事儿的,糖糖,相信哥哥,会没事儿的!” “哥哥,爸爸妈妈都会回来的,对不对?厉峥哥哥说,这世上一定有奇迹,他的爸爸妈妈都遇上了奇迹,我们的爸爸妈妈也会遇上的,对不对?” “对啊,一定会有奇迹的,爸爸妈妈那么相爱,老天也不会狠心拆散他们的。” 金n入心脏,殷红的鲜血缓慢的涌出,宓儿疼的脸色煞白,牙间紧紧咬着毛巾,球球握着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下意识的攥紧,指尖几乎都要陷入他的皮肉中去。 糖糖心疼的捂着眼不敢看,整个人哭的都抽搐了,球球亦是双眸赤红,只是到底是小小男子汉,不肯再轻易落泪。 “哥哥,我怕” 糖糖毕竟才八岁多,平日里再怎样的乖巧懂事,在这一连串的大事发生之后,小小年纪的她如受惊的雏鸟一般,紧紧攥着哥哥的手不肯放开一秒。 她心里真的很怕,她怕爸爸真的永远离开,她怕妈妈会出事,她怕从今以后就剩下她和哥哥相依为命 虽然回来之前厉峥哥哥叮嘱过她好多次,说帝都总统府也是她的家,他永远都会疼她保护她,可是糖糖还是希望自己那个幸福完美的家,可以永远永远的存在下去。 “会没事儿的,一定会没事儿的。” 球球此时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抱着妹妹,安抚她的情绪。 “先试一试吧,若是无用,取了这么多的血,也实在太伤身子” 医生婉转的劝着,宓儿却坚定的摇了摇头:“我现在还好,也并不觉得难受,等我坚持不住,我会告诉您的。” 医生无奈,只得继续。 宓儿疼的脸色惨白,连嘴唇都变成了一片死灰色,憾生看不下去,叫了停:“江太太,让医生先想办法试一试吧。” 宓儿头晕目眩,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也实在撑不下去,只得点头应了。 “您先回去休息,结果,不一定会好,但我们会努力尝试,江先生现在已经陷入昏迷,药石不进,您心中一定要做好准备。” 失血的缘故,让宓儿周身一片彻骨冰凉,她轻轻握了握憾生的手:“憾生,拜托你了。” “我会尽我全力。” 球球和糖糖赶紧上前搀扶了宓儿回房间休息。 憾生望着江沉寒昏迷不醒憔悴灰败的脸容,如此的熟悉,就如十几年前的事,再一次清晰浮现在了眼前一般。 憾生记得,他最后看到少主的时候,少主已经没有了呼吸,他的脸色,就如此时江沉寒的脸色一样。 “少主,现在要去试一试吗?” 医生小心翼翼的询问,在他看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简直是胡闹! 如果每个人的性命都能这样换来换去,那么大家都可以长生不老了。 “试一试吧,也许忘忧最终的意思,不是让人忘却烦恼,而是要让真心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 医生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他的师傅做了一辈子的医生,临终前还不忘告诉他,忘忧这种药,以后行医生涯,轻易不要碰它。 他的医术,还没有师傅一半精湛,所以,他从不敢奢望,忘忧能在自己手中解了。 就算这一刻,他不得不依照少主的吩咐去喂江沉寒服下这心头血,可他心中实则根本未曾抱一线希望,甚至觉得,这不过是多此一举,不过是,让活着的人再失望一次罢了。 果不其然,江沉寒服下之后,丁点反应都没有,甚至,气息越来越微弱了。 到了整个白日过去,黑夜降临的时候,医生忍不住悄悄的对憾生说:“少主,我瞧着江先生气息越来越弱了,这后事还是早早准备着吧,滇南天气太热了,尸体也不能存放太久” 憾生站在窗边,望着窗子外皎洁的一轮月,很久之后方才轻声道:“再等等。” “少主” “等到十二点吧。” “是” 宓儿和球球糖糖三个人,也在焦灼的等着消息。 宓儿身子太弱,回去之后就一直卧床,根本起不来身,球球想让她睡一会儿,可宓儿却不肯,执意要等着江沉寒那边的消息。 从白日一直等到了天黑,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传来,球球心里知道,大约,奇迹真的不会眷顾他们这个家了。 只是宓儿却一直强打着精神撑着。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至少说明,你们爸爸还活着” 宓儿握着两个孩子的手,虚弱的笑了笑:“我性子很倔,之前那些年,你们爸爸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头?” 糖糖哭着摇头:“没有,爸爸很幸福,每一天都很幸福,妈妈也很幸福,爸爸将妈妈养成了小公主,糖糖从来没见到妈妈哭过鼻子受过委屈” “我才不相信,你们爸爸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他怎么会照顾人?” “那您看看您的手” 糖糖轻轻捧住宓儿的手指,宓儿如今早已年过三十,可她的双手细嫩光滑,还犹如少女的手指一般。 “爸爸很疼您,什么都不让您干,这么些年,连您贴身的衣物都是爸爸手洗的” 糖糖说着,拿食指刮了刮自己的脸:“妈妈好羞糖糖都自己洗袜子呢。” “厉峥那混球还让你自己洗袜子?” 护妹狂魔立刻就要炸了,糖糖赶紧去拽球球的手臂:“哥,是我非要自己洗的,厉峥哥哥不想让我干活,但是洗个袜子我也不觉得累” “他就是没好好照顾你!” “没有,厉峥哥哥对我最好了,这世上除了爸爸妈妈哥哥就是厉峥哥哥对我最好!” 眼见俩人要掐起来,宓儿赶紧制止:“好了好了,我虽然想不起来厉峥那孩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但我知道有微微在那里,糖糖是肯定不会受到任何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