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不要再叫我老公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89章 不要再叫我老公

“面对方小姐这样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当然要风趣一些了……” “江先生……”女孩儿娇软微嗔的声音甜腻腻的传出来,宓儿手中拎着的保温桶,倏然就重重跌在了地板上。 室内有短暂的片刻静寂,很快传来走动的脚步声,和打开门的声音,小护士有些尴尬的拉开门,脸上红彤彤一片,头都不敢抬:“江,江太太……” “你先回去吧,明天再过来。” 江沉寒的声音跟着响起,听起来很像是给小护士解围的意思。 “是,江先生,我先告辞了。” 小护士绕过宓儿,匆匆下楼离开了,连药箱都忘记提,可见她的慌乱。 鸡汤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散开,江沉寒站在门内,目光缓缓的垂落在宓儿烫伤结疤的细白手指上,却又很快移开了。 他怕他再多看一眼,所有的防线都绷了,这戏,也就再也没有办法演下去。 江沉寒转过身去,垂在身侧的手指一根一根攥紧了:“你来干什么?” 宓儿的心忽然剧烈的颤了一下,她怔怔失神的抬起头,看着江沉寒的背影。 曾经觉得是这世上最可靠让人安心的脊背和怀抱,曾经是她可以随心所欲肆无忌惮撒娇依靠的那个人,现在依旧还站在她的面前,却让她觉得那样遥远又陌生。 她私底下曾劝自己,也许是因为这次忽然生病的缘故,他才会性情变化,但是没有关系,她会努力去改变,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让他费心照顾,让他觉得累了。 可她的所有努力,在这一刻看来,好似都是白费功夫而已。 “老公……你是不是,还不舒服?” 宓儿在自己骗自己,人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才会心情不好,性子也变了。 如果等到他痊愈了,他一定就不会再这样了吧。 “我说了我这段时间很累,你没事的话不要来打扰我。” “可你刚才明明和她说的很开心……” “和她说说话我心情很好,这样也不行吗?” 江沉寒转过身望着她,声色漠漠:“你要是觉得你看了不舒服,那我搬出去好了……” “江沉寒,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是你在疑神疑鬼。” “我疑神疑鬼?你和她说说笑笑,我这个妻子不能有任何的不满?” “我难道和别人说说笑笑都不可以?” “你是觉得和我在一起厌倦了吧,如果你觉得厌倦了,你告诉我,我不会纠缠你。” 宓儿觉得整颗心都在空落落的疼着,如果一个人从来未曾被捧上云端,那么她也就尝不到重重摔落在地上的滋味儿。 她宁愿他从开始就不曾爱过她,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对她的爱意,已经消磨殆尽。 “你真的不会纠缠?” 江沉寒的目光落在了宓儿的脸上,而就在他看过来这一刻,宓儿的眼泪忽然失控跌落了,她趔趄扑过去,紧紧抱住了他,渐渐哭出了声来:“老公你不要这样对我,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都改,你不要不理我,不要我……我们还有糖糖,还有球球……” “你不是一直说球球不是你的孩子吗?” “是,我是一直这样认为,可如今在我心里,他就和我的孩子一样……” “是么,真的一样吗?你更在意的还是糖糖吧。” 江沉寒缓缓将宓儿从怀中拉出来,她仰脸望着他,眼泪不停的往下落,她的手指紧紧攥着他的衣袖,不肯放开。 江沉寒的心已经疼的快要撕碎了,他多想不管不顾的紧紧抱着她,就抱着她,再也不放开手。 可他的寿命,只有一年了。 “我没有,老公……糖糖,球球,在我心里都是一样的。” “算了吧。” 江沉寒轻轻笑了笑:“宓儿,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分开冷静冷静吧,这些日子我也想了很多,我不想一辈子就这样过。” “什么叫不想一辈子就这样过?” “如果我想好了,我确定要分开,我不会瞒着你,我会和你亲口说的。” “老公……” “宓儿,你先不要这样叫我了。” “江沉寒……你是不是,已经不再爱我了?” “我不知道,抱歉,宓儿,我现在没有办法回答你。” 江沉寒的回答,冷静而又克制。 宓儿终究受不住他这样的态度,再次孩子一样哭了起来,她攥住他的衣袖不肯放手:“老公,我不要变成这样,我想和你像从前一样……” “宓儿,你冷静一点。”江沉寒再次推开宓儿。 “老公……” “宓儿,我暂时不想听到你这样叫我。” “老公……” “宓儿,如果你继续这样任性,那么,我们就暂时不要见面了。” 江沉寒转身走到了窗边。 宓儿不知自己是怎样失魂落魄的走回去的,她回了房间,把卧室门锁上,躺在床上,动也不想动,她闭上眼,细细的回想这所有的过往。 从她睁开眼,看到球球和他第一眼,一直到现在,有多久了?八年多的时光啊,转瞬而逝,而这八年多的浓情蜜意,如今看来,也只不过是一场梦吧。 曾经是他追着她跑,他缠着她不放,可如今放不下忘不掉斩不断的,却只有她一个了。 他将她宠上天,又将她狠狠抛下,可她却连恨他的心都生不出来。 他们都说她是因为意外忘记了从前,忘记了所有的过往,而她也试着想过从前,却因为头痛欲裂而放弃,天长日久,她习惯了有他的一切,习惯了这全新美好的生活,她自己都放弃了自己所有的过去。 如果她能想起从前,如果球球真的是她的孩子,如果她知道了更多他们之间的事情,那么,她和江沉寒之间,是不是还会有转机? 是啊,她想起,就在他和球球刚出现时,球球执着的说她是他的妈咪,他也说球球是她的孩子,可她却压根想不起来,自己曾生过孩子…… 宓儿缓缓从床上坐起来,每一次她开始回想从前的事,都会头痛欲裂,她自己也娇气,受不了疼,江沉寒又总是劝她不要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