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哪怕身体上受尽苦楚,他依旧十分欢喜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86章 哪怕身体上受尽苦楚,他依旧十分欢喜

赵承巽看着戚长烆咧嘴笑露出两排白牙,就觉得火气更盛了,他就不该把这人放在眼皮子底下。 但不放在眼皮子底下,又怎么整他怎么出从前的恶气? 更何况这人恬不知耻,从牢里放出来就求了徐慕舟要跟在他身边。 徐慕舟竟也答应了。 自此戚长烆就如阴魂不散的小鬼一样,白天黑夜都在他眼前晃,晃的他心烦一肚子火气。 更何况方才江沉寒打来的那一通电话。 更是让赵承巽心头沉甸甸压了巨石一般,烦闷难安。 这些年浮浮沉沉,看遍了世态炎凉,赵承巽对于自己终身大事再也不曾费过心思,谁也不知道明日会如何,如今他瞧着有几分风光,但赵家的过去摆在那里,他并不认为自己就彻底站稳脚跟了。 谈婚论嫁,怕是会坑害了其他无辜姑娘,因此这几年,赵承巽都不曾有过任何花边新闻。 当年对于宓儿,他是有过一些隐隐的喜欢,但更多的,却是回报当初宓儿的伸出援手,还有就是,因为当初宓儿急于摆脱江沉寒,所以他才会做出送花告白的举动来。 而如今,随着时光荏苒,随着他与戚长烆之间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发生,随着南疆翻天覆地的变动,他的心境,早已不是往日。 江沉寒想要他来滇南,想要在他死后,让他照顾宓儿,赵承巽自然不会拒绝,只是,以何种身份,宓儿又会不会,肯不肯接受? 他对于宓儿,想来男女之情只是微末些许,他当然愿意,也会尽全力照顾宓儿和球球,但是 赵承巽还是希望宓儿可以幸福。 但这一份幸福,却不是他能给的,而是江沉寒。 但如今,骄傲如江沉寒这样的人都主动找他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定然是死局已定了。 赵承巽在廊檐下站到了暮色沉沉。 戚长烆负重跑五十圈回来,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短短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上,一双细长飞扬的眼瞳却明人,透出孩子一般的光亮和纯澈来。 “报告赵副官,负重跑五十圈已完毕!” 戚长烆立正,敬了个军礼,粗喘着开口。 赵承巽掐灭了烟,回过身来看向他,戚长烆咧开嘴冲他笑,哪里还有丁点昔日南疆掌权者的威势,竟如个新兵蛋子一般满身稚气。 赵承巽不由得皱了皱眉,无耻之徒,真是厚颜无耻! 他要是戚长烆,把攥在手里的南疆军权就这样丢了,早就一头碰死了,哪有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偏生他,还能这样厚颜无耻苟且偷生,做个新兵蛋子还做的不亦乐乎,真是恬不知耻! “戚长烆,没人教过你不许对长官嬉皮笑脸?” 赵承巽冷冷盯着他,目光中一片厌弃。 戚长烆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报告赵副官,没有。” “那现在我教你。”赵承巽走到他面前,站定,戚长烆依旧是眼睛亮闪闪的望着他。 赵承巽很烦他这样的笑,也很烦他眼睛里的光亮,这世上怎么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出了这样大的事,他就不能学着做个缩头乌龟,稳重一点? “俯卧撑,五百个,现在就去做。” 戚长烆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他腿上的枪伤落下了后遗症,这五十圈负重跑都是咬着牙撑下来的,现在伤口处疼的钻心,赵承巽这是铁了心报复他的,才会又罚他做俯卧撑 “怎么?没听到我的命令?” 赵承巽扬了扬眉。 “是,赵副官!” 戚长烆又敬了个礼,暗暗吸了一口气,强忍着腿上的伤痛,走到一边,双手双脚撑地,开始做俯卧撑。 赵承巽喊了个小兵过来数数,转身走了。 戚长烆刚做了三个,头上身上就冷汗直冒,左腿伤处抽搐着剧痛无比,他死死咬着牙根,脸色已经煞白了。 那小兵知道他的身份,出身南疆的子弟,谁不仰慕戚家人,如今戚长烆沦落至此,众人瞧了,心里也不免有些可怜。 见他面带痛楚,那小兵不由得有些不忍,小声道:“赵副官不在,我帮您掩护着,您少做一些” 戚长烆对那小兵笑了笑,哑声道:“无碍,我做完就是了。” 依着赵承巽的性子,他还愿意这样报复他,实则是好事。 戚长烆最怕的是,赵承巽压根把他当作空气,不闻不问了。 就算是身体上受尽痛苦,也无所谓,他心里是欢喜的,很欢喜。 戚长烆到底还是硬撑着做完了五百个俯卧撑,小兵数到最后一个数时,他直接整个人就瘫软在了地上,动都动不了了。 赵承巽听了小兵回来复命,说戚长烆是被人抬回去的,不由得冷笑了一声:“还真是矫情,娇弱。” 昔年他在南疆从军那五年,戚长烆操练他可从不手软,他自己本身功夫也很过硬,如今不过是跑了几圈做了几百个俯卧撑,就要被人抬回去,真不知道是他现在年老体弱了,还是他在故意玩苦肉计让他可怜他,但是不管戚长烆耍什么花招,他赵承巽都不会上他的当。 “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戚长烆,明天早晨五点出来换岗,他要是迟到,就不用再待在我这里了” “赵副官” “出去!” 小兵不敢再求情,喏喏的退了出去。 戚长烆听了小兵的话,倒是一笑:“行,我知道了,我明天会准时去站岗的。” 小兵离开了,戚长烆这才强撑着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墙上,一点一点的卷起裤腿。 腿上的两处枪伤,肌肉萎缩凹陷,看起来十分狰狞,而此时,那肌肉旁边的筋脉都在不停的抽搐跳动着,戚长烆这样打小在部队摸爬滚打的硬汉,此时都疼的冷汗涔涔。 这条腿,看来真是要废了,不过是这么操练了一会儿,就疼成这样 戚长烆靠在墙上,怔怔望着窗子外的沉沉夜色。 他们戚家这一脉,自来都是不爱江山爱美人,这南疆军权在手,听起来真是风光无比,霸气无比,但戚长烆实则心知肚明,依着如今总统先生的手段和心胸,拿下南疆是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