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宓儿,我厌烦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85章 宓儿,我厌烦了……

她攥着自己衣袖的双手,冰凉,颤栗,她一定是害怕极了…… 他只是短暂的晕厥过去,她就怕成了这样,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他彻底的离开,永远的离开…… 她该怎么办? 依着她的性子,在他们感情这般深浓的时候,他若是死去,她定然会失去活下去的勇气,甚至,她可能会做出傻事,随他而去…… “江沉寒,你怎么不说话……” 宓儿眼底的惊惧蓦地加深,她攥住江沉寒的衣袖,眼巴巴的看着他:“你得答应我,你不能离开我,一天都不可以……” “宓儿,人都要生老病死的……”江沉寒生涩的开口,如果,如果他试着先给她做好心理准备,她是不是可以更好接受一些? “我不要……你说了你身体那么好,就算有什么生老病死,我也在你前头,我不要你先抛下我,我一个人在这世上有什么意思……江沉寒,是你先招惹我追求我的,是你要娶我让我给你生孩子的,所以你就不能抛下我……” “宓儿,谁也不知道将来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不管,如果你敢发生什么意外,我就跟你一起走,江沉寒,我宋宓儿说到做到!” “宓儿……” 江沉寒用力将宓儿揽入怀中,他该拿她怎么办,十年之期,转眼就到,如果她真的要随他而去…… 江沉寒一点一点的狠下心来,他抬起手,缓缓落在宓儿肩上,然后,用力将宓儿从怀中推开,他望着她,一字一句,含着疏冷:“宓儿,你这样会让我觉得很累,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厌烦了……” “江沉寒?”宓儿惊呆了,他的口吻瞬间变的十分陌生,她像是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一般,她无法相信,江沉寒会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我们已经为人父母了,宓儿,你不该还如孩子一样幼稚,黏人,我也不能陪你一辈子,你总是这样,会让我觉得身心俱疲……” “江沉寒……”宓儿怔怔望着他,眼泪不停在眼眶里打转:“我会改的,我说了我会改的,我从今天开始,我就学着做事,做家务,以后我来照顾你……” “不是这些,我的妻子并不用去做家务也不用去劳累,宓儿,我说的累,是心累,你太依赖我了,我和你在一起,像是照顾一个永远长大不的孩子一样……” “可是你当初说了你会照顾我一辈子,你说你喜欢我这样无忧无虑的样子……” 宓儿眼中的泪断了线一般滚落下来,她努力的想要控制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可到最后,她的眼泪却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汹涌了。 江沉寒拼力的克制着,才没让自己失控的伸手把她拥在怀中。 如果到他死的时候她要经历更大更深的痛苦,那么不如现在,就让她渐渐对他死了心,渐渐把深浓的感情变的淡去,那么,等到将来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因为不再那么爱他,就不会那样疼,那样难以接受了。 “我是说过,但我也是个人,宓儿,我也会累的……” “可是……” “没有那么多可是,宓儿,我有些不舒服,你让我休息一会儿,一个人静一会儿吧。” 江沉寒说着,躺下来,闭了眼,再不看她。 宓儿呆呆的坐在床边,她的手指还攥着他的衣袖,可此刻,却也只能僵硬的一点一点松开。 她连眼泪都不知道去擦一下,整个人像是傻了一般。 也许他是不舒服的缘故,也许他是真的有些累了,是她太不懂事,婚姻里,总不能只是他一个人来付出。 宓儿怔怔的站起身:“那你好好休息,我回去炖汤,一会儿给你送来……” 她话还没说完,江沉寒已经翻身面对墙壁,拉上了被子。 宓儿倏然紧紧咬住了嘴唇,眼中的泪又要跌落,可这一次,她却死死的忍住了。 她没有再说话,没有再吵他,转过身去,轻轻的出了病房。 江沉寒听到那关门声响起,方才缓缓的睁开眼,藏在被中的手指攥的那么紧,掌心里掐出深深的印迹,他却感觉不到皮肉上的疼,心脏像是被钝刀子切割着,连鲜血缓茫流淌而出都是折磨。 他望着头顶的一片惨白,宓儿,不要怪我狠心,你总要慢慢的适应,适应我不在你的身边,我不在这个世上。 …… 赵承巽放下手机,点了支烟走到窗前。 此前南疆落入戚长烆伯父戚仲威之手,戚长烆受伤身陷囹圄,戚仲威自己位子还未坐稳,他的三个儿子就开始争夺太子之位。 纷纷乱乱争了几年,总统府一直冷眼旁观。 直到戚仲威的长子戚长庆被自己两个弟弟暗杀未遂,却也重伤残废,徐慕舟立时告知帝都总统府,又带亲兵围了戚仲威的宅子。 到手的权势还没暖热,就要交出来,戚仲威当然心不甘不情愿,但他根基未稳,儿子们不争气,气的他旧疾突发,总统府雷霆之怒他更是扛不住,只得灰溜溜的暂时交出南疆军长一职。 厉慎珩命徐慕舟暂时辖管南疆军务,徐慕舟这些年瞧着赵承巽颇有几分能力,厉慎珩也有心给赵承巽一条出路,就命赵承巽留在南疆,做了自己副官,南疆一应杂事都由他控管。 而戚长烆,从南疆掌权者沦为阶下囚,如今戚仲威倒台,他又成了白丁小兵,落到了赵承巽手底下。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此时戚长烆就在赵承巽门外站岗。 赵承巽刚才接的电话是江沉寒打来的。 江沉寒电话中说的一席话,让赵承巽十分吃惊,一时之间颇是心乱如麻。 赵承巽连着抽了几支烟,这才将烟盒扔下,转身出了房间。 戚长烆穿着普通士兵服装,身姿笔挺站在门外岗哨上。 见到他出来,戚长烆立时抬眼看了过来,赵承巽一触到戚长烆的目光,就是一阵心烦:“你,去负重跑,五十圈!” 戚长烆‘咵’敬了一个军礼:“是,赵副官!” 赵承巽看着戚长烆咧嘴笑露出两排白牙,就觉得火气更盛了,他就不该把这人放在眼皮子底下。

上一篇   第884章 情深不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