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情深不寿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84章 情深不寿

但是两个孩子实在感情太好,糖糖如江沉寒所愿,真的是个十分乖巧文秀的小仙女,得知父母不想让她去帝都,也不会哭闹耍赖,只是偷偷掉眼泪豆。 江沉寒看到女儿哭,只有妥协的份儿,宓儿无奈也只能答应,更何况厉峥待糖糖是真的很好,去了帝都住在总统府,有静微那个干妈在,糖糖丁点委屈都受不到。 而江沉寒,更是想着自己时日无多,将来女儿能有总统府做依仗,再加上与厉峥打小培养出的情分,未来也就不用担忧了。 因此也就默许了每年夏日糖糖的帝都之行。 帝都总统府有个古灵精怪的小公主,人人私底下都叫她小东邪,小小年纪上墙爬树掏鸟窝,真是愁的总统夫妇头发都要白了大半。 也是因此,糖糖小仙女到了总统府后,因为乖巧文静,瞬间就收拢了所有人心。 总统府上上下下都盼着小仙女赶紧长大嫁进来,也盼着他们的小东邪赶紧长大嫁出去好去祸害别人家。 最好就嫁到徐军长家去,和那位唯恐天下不乱的小白小少爷凑成一对儿,也免得再去招惹无辜了。 如果说小东邪一个人的杀伤力在八级的话,那么小白小少爷若是到了总统府,二人双剑合璧,杀伤力直接就爆了。 总统府的佣人和护卫最怕的就是小白和无双凑在一起。 两个鬼灵精坏主意不断,除了总统夫妇和秦老爷子之外,谁没被这两人给戏弄过? 偏生两个孩子又是人中龙凤,生的这般可爱漂亮,闯了祸闹了事,无双可怜巴巴的睁着大眼睛撒撒娇,所有人心都软了,非但不生气不说,还巴巴儿的帮着小公主瞒着总统夫妇,让她小屁股不要开花。 糖糖来到总统府之后,无双原本打算将糖糖也拖下水的,孰料自家大哥实在是护的太严,不管去哪都要带着糖糖,丁点机会都不给她。 而更让无双气的跳脚的是,糖糖只听厉峥和爸妈的话,连她这个大姐姐的话都不听。 无双小公主一向所向披靡,但在面对小瓷娃娃一般的糖糖时,也只有无奈的份儿。 这些快乐无忧的时光,总是太过短暂,好像是眨眼间都过去了一般。 糖糖六岁那一年,江沉寒某一日晨起,忽然一头栽在地上晕厥了过去。 宓儿吓的魂飞魄散,连哭叫都忘了,直到救护车赶来,江沉寒被急救后抬上车,宓儿方才哇的哭出声,跌跌撞撞的追上车去,抱着江沉寒哭成了泪人。 在滇南这些年,她实在是被江沉寒惯的不成样子,不要说十指不沾阳春水,她简直都要被江沉寒养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生活白痴了。 平日里所有一切都有江沉寒来搞定摆平,宓儿半点心思都不用操,可现在江沉寒忽然晕倒人事不省,宓儿整个人都懵了,乱了,她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唯一会做的,大约也只是抱着江沉寒哭。 到了医院,江沉寒被推去检查,宓儿失魂落魄的坐在走廊长椅上。 球球和糖糖都在帝都,如今她身边唯一能倚靠的,也只有半大少年憾生一个。 憾生实则心知肚明,当年少主离世之前,也经常莫名陷入昏迷之中。 如今十年之期越来越近,江沉寒今日忽然晕厥,就是先兆。 而昔年那位老苗医已经驾鹤西区,如今年年为江沉寒取心头血的,都是他的嫡传弟子。 老苗医一辈子耗尽心血也没能找到解药,他的弟子毕竟根基浅薄一些,自然更是指望不上。 憾生看着宓儿整个人都垮了一般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她的眼泪似乎也流干了,眼瞳深处一片的仓惶和惊惧,憾生忽然想到,今时和当初,好似相同,却又并非全然相同。 当年少主为了虞静微可以命都不顾,但虞静微爱的人却只有厉慎珩一个。 最后少主以命换命,盛年早逝。 可是如今,江沉寒和宋宓儿却是情投意合,彼此恩爱,那么,忘忧依旧会是同样的结果吗,依旧,需要江沉寒用性命来换宋宓儿的生? 还有没有其他可解的办法? 憾生并不是医生,也不通药理,老苗医潜心研究了一辈子,都没有结果,何况他一个门外汉。 只是,经过了少主当年一事,就算到了此刻,江沉寒也开始出现与少主一样的症状,憾生却还是不愿相信,接受,忘忧真的就无解了,江沉寒,真的要抛下妻子和一双儿女,就这样撒手而去。 江沉寒很快就醒来了,医生检查了一番并没得出什么结论,只说他可能近期有些过度疲劳的缘故。 “先准备一点清淡的饮食,等到身子好一些,要适当的进补,我看他除了气血有些亏损,并无什么大碍。” 医生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宓儿推门进去,看到江沉寒有些虚弱的闭眼躺着,原本已经止住的眼泪,忽然就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是不是吓到你了?医生就爱大惊小怪,其实是我早上起床有些猛了,才会忽然晕倒……” “江沉寒……” 宓儿扑过去,轻轻抱住了他:“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不会什么都不做,让你一直照顾我,不会让你每天都这样辛苦了……” “我不辛苦啊,球球在帝都,糖糖又那么乖,只照顾你一个,一点都不辛苦……” “可医生说你是过度劳累的缘故……” “医生就是爱夸大其词,他们找不出我的毛病,又不能什么都不说,所以就说些无关痛痒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体底子,怎么可能会累?” “真的?”宓儿抬起哭红的眼,双手还紧紧揪着江沉寒的衣衫:“你突然晕倒,我真的吓死了,江沉寒,我从来都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你刚才被推走检查时,我就在想,如果有一天没有你在我身边了,我一定活不下去了……你把我惯坏了,你就不准离开我,一天都不可以……” 江沉寒定定望着宓儿,直到这一刻,他还能从她眼中看到强烈惊惶的不安,她攥着自己衣袖的双手,冰凉,颤栗,她一定是害怕极了…… Ps:结局是好的,放心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