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宋小姐确实是个在床上很奔放的女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82章 宋小姐确实是个在床上很奔放的女人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他不能回到过去给她一个拥抱。 可惜一切都已经成为他心头的一道伤,永远都没有机会弥补了。 江沉寒觉得鼻腔里一片酸楚,他伸手,轻轻将宓儿拥入了怀中:“以后这些公事我都不管了,我没天都陪着你,一分钟都不离开你。” “那不行……你要是不处理公事,我们会没钱的吧,我不要你没钱……我还想被你养一辈子呢。” 江沉寒心头的酸涩被她这些孩子气的话弄的渐渐消散开来,他伸手捏了捏她鼻尖,故意打趣她:“那你到底喜欢我的钱还是喜欢我的人?” 宓儿看傻子一样看着他,瞪大眼:“当然是喜欢你的钱啊,哈哈哈哈……” “可是我并没有钱啊。” 江沉寒摊摊手:“回来滇南之前,我就把所有资产都写在你名下了……” “啊?”宓儿惊呆了。 江沉寒唇角浮出笑意来:“那你现在要不要包养我?” “唔……看在你是我肚子里孩子爸爸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包养你吧……不过,你真的把你的钱都给我了?那你不怕我跑了吗?” 江沉寒摇摇头:“所以我要加倍对你好啊,特别是在床上……” “你这个色狼……” “等你生完我再让你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才叫色狼……” 江沉寒轻轻握住了宓儿的手,俊脸贴过去,在她耳边轻语:“憋了七个月的男人,你可不要随便招惹……” 宓儿羞的抬手去打他,江沉寒却攥住宓儿细细手腕,将她葱白一样手指送到唇边,轻轻亲了一下,“宝贝儿……” 江沉寒低头,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声音,在宓儿耳边轻轻道:“宝贝儿,我石更了……” 宓儿一张脸腾时烧了起来。 当夜,怀着七个月身孕的宓儿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个男人不要脸的一面。 而每次她害羞的不肯依着他做出那些羞人的动作时,他都会用一句话把她怼的无话可说。 “宝贝儿,这可都是当年我们玩剩下的……” 她当年到底是有多奔放啊! 宓儿很快就再次见证了,她确实是个在床上很奔放的女人。 因为顾及着她的身孕,江沉寒实则并不敢太孟浪。 只是到最后,宓儿被他撩拨的不成样子,整个人都软成了一滩水,那些温柔举动就成了不尽兴的隔靴搔痒。 江沉寒怕伤到她,本就在尽力克制,偏生宓儿到最后却化身成了小妖精。 若不是他自制力惊人,还不知最后两人要闹成什么样。 当然,第二天醒来,傲娇奔放却又脸皮薄的宋小姐,是无论如何都不承认自己昨夜缠着江沉寒不放,非让人家快一点重一点的…… 宓儿和江沉寒的女儿是在十月出生的。 十月的滇南依旧是如春日一般,而十月的帝都也是最美的季节。 江夫人闻讯早早就赶来了滇南,而宋母也带了球球,一起来迎接这个小公主的降生。 静微原本打算带着两个孩子一起来,但临行之前,无双却有些不舒服,医生说最好不要长途奔波,因此只得留在了帝都。 静微带着厉峥一人来了滇南,厉峥如今已经快三岁,生的和静微极像,但饱满方正的额头和高挺的鼻梁,却和厉慎珩一模一样。 小小少年不过三岁,却已经如小大人一般沉稳乖巧。 宓儿头胎顺产,这一次生小女儿,又是牛逼哄哄的选择了顺产。 虽然医院条件很不错,又是无痛分娩,但大约是因为江沉寒在的缘故,宋小姐很娇气的在还没进产房的时候就哭成了泪人。 静微看着宓儿这副模样,还真是哭笑不得。 她可是记得很清楚,当年宋小姐生球球的时候,是多么威猛如女战士一样刚强。 但话说回来,哪个女人想要做女强人女战士呢? 有人全身心疼着宠着护着的滋味,谁又愿意咬着牙去做刚强的女战士? 有人听你哭让你撒娇才是幸福的事。 宓儿哭成这样,江沉寒简直心疼的一颗心都要碎了。 当初只想着再生个孩子,将来陪着她,却忽略了生孩子对女人来说又是一场痛苦经历。 毕竟当年,宓儿生球球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在场。 “不生了不生了,我们不生了,以后都再也不生了……” 江沉寒抱着哭的快要抽过去的宓儿,红着眼一遍一遍安抚她。 如果不是现在瓜熟蒂落非生不可,孩子又不是小猫小狗的,说不要了就能不要去送给妥善的人,江沉寒怕是真的要带着这个小哭包打道回府了。 江夫人急的团团转,又心疼这未出世的小孙女,又怕宓儿这样哭下去伤到了身子。 宋母牵着球球的手站在一边,却有些目瞪口呆。 自己女儿不是这样的性子啊,虽然有些小娇蛮小任性,有时候也爱撒娇耍赖,但却不是哭哭啼啼的性格啊。 球球看着宓儿抱着江沉寒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样子,倒也眼底有了一抹淡淡笑意。 虽然宋女士一直都认为他不是她的孩子,但在宋熠的心里,她永远都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 “外婆,咱们先出去吧。”球球拽了拽外婆的衣袖,宋母反应过来,赶紧跟着外孙出去了。 女儿从前吃了这么多苦,一个人拉扯着孩子,现在好不容易有人疼有人呵护了,这是好事儿。 从前一个人需要坚强,现在身边有人了,当然也就不用再硬撑。 害怕就是害怕,想哭就哭出来,不用隐忍,也不用故作坚强,这是幸事。 “沉寒,你赶紧好好哄哄宓儿,这马上就要生了,再哭下去,对孩子对大人都不好……” 江夫人是过来人,这产妇要生孩子了,都会心里害怕恐惧,宓儿若是再不平复一下情绪,这血压又要飙升了。 江沉寒整个人都乱了,让他去处理公务政事,他游刃有余,可是哄一个临产的小女人,他实在不知怎么办才好。 如果他能替她生,替她受罪,他早就去了,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害怕惊惶哭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