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小孕妇的日常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81章 小孕妇的日常

“少主息怒,实在是,实在是小姐当时在沐浴……” “憾生,算了,让他们回去吧。” 江沉寒嗓音沉哑,无力摆了摆手,“就当是为宓儿积攒一些福报,不要为难他们了,他们一直都很尽心。” 憾生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你们先回去吧,这次的事,我就先不追究了!” “多谢少主,多谢江先生……” 佣人们闻言,自然感激涕零,少主年纪虽小,但却很有当年玄凌的风范,在滇南,并无人敢因为憾生的年纪而轻慢他分毫。 “谁是病人家属?” 急救室的门忽然从里打开,医生一边摘下口罩一边询问。 江沉寒陡地一颤,憾生清晰感觉到他抖的厉害。 “是我,我是她的丈夫。” 江沉寒声音嘶哑,双眸赤红,脸色却是一片灰白,甚至连唇色都是惨白。 憾生紧紧扶住了江沉寒手臂。 医生定定看他一眼,忽然笑了:“恭喜了,你夫人是有了身孕,才会忽然晕倒,并没什么大碍,腿上的伤口也处理妥当了,止了血,不用缝合,过几日就好了。” 江沉寒脑中嗡嗡一片,医生的话,他只听进去了前面两句,后面又说了什么,他完全听不到了。 “江先生,江先生……” 憾生连着唤了江沉寒好几声,他方才一点一点的回过神。 “江先生,您这会儿可以进去看宋小姐了……” 江沉寒怔怔望着憾生,憾生含笑对他点头:“江先生,宋小姐是有了身孕了,是真的。” 江沉寒去看宓儿的时候,宓儿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乖乖的喝粥。 只是,原本喝的津津有味的某个人,一看到江沉寒进来,立刻就瘪了嘴眼圈也红了,伸出两只小手要抱抱。 “江沉寒……腿上伤口疼死了,以后会不会留疤啊。” “不会的,就算万一留了疤,也不要紧的。” “可是我就没办法穿裙子了……” “我正不想让你穿裙子呢,省的别的男人都看你。” “小气鬼……” “哪个男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能大方的?” 宓儿立时忍不住洋洋得意的笑了:“你是不是有些太爱我了呀。” “是啊,我太爱宓儿了。” “那……你之前的那个妻子呢?就是球球的妈妈……” 江沉寒看着宓儿,她眼底有着小小的胆怯,又带着一点期盼,就如从前他们刚在一起时那样。 她试探着想要他更多的爱,却又要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江沉寒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从来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那你不爱她,也可以和她生孩子吗?” “宓儿,球球不是一直都叫你妈咪吗?” “可我真的没有生过孩子呀……” “不要想过去的事了宓儿,要不然又要头疼,忘了就忘了,反正你是球球的妈咪,是我爱的女人,我们的孩子过几个月就要出生了……所有的一切,都会很美好的,是不是?” “会一辈子都这么美好吗?” “当然会啊。” 他说会,宓儿就信了,可后来,宓儿才知道,这世上最会骗人的,就是江沉寒。 他是个大骗子,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 她恨他,可她……更爱他。 …… “江沉寒……我想吃鸡翅,烤鸡翅,放很多辣椒的烤鸡翅……” “不可以。” “那我可以吃火锅吗?微辣的那种?” “清汤可以。” “江沉寒……我要死了我不要怀孕生孩子了,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你直接杀了我吧……” “你忘了上次拗不过你让你吃了烧烤,你拉肚子,又上火长溃疡,疼的抱着我哭的时候了?” “可我想吃,我想吃,我想吃嘛……” “烤鸡翅可以,但不能放辣椒,我亲自给你烤,火锅只可以吃清汤,你现在一上火就长溃疡,一点辣都不能碰。” “我不活了……” “宝宝马上都要出生了,你还整天说这些孩子气的话,小心宝宝生出来笑话你。” “我也是宝宝,江沉寒你不能偏心女儿不偏心我,就算宝宝生出来了,你也要第一个爱我,第二个爱她……” 江沉寒无奈摇摇头:“好好好,你是咱们家头号大宝贝,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江沉寒摸了摸宓儿高高隆起的小腹:“累不累?我看你这几天晚上睡的不安生,要不要补个眠?” 宓儿摇摇头,靠在他肩上:“不要,我就想和你待一起。” 他虽然人在滇南,但还是有很多公事要处理。 “我很快就处理完了,你先回房间等我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在你旁边。” “那你先找本书看看,我很快就好……不能给我捣乱,知不知道?” 宓儿乖乖点点头,不出三分钟…… 一只小手伸过来拽了拽江沉寒的文件:“江沉寒你陪我嘛,我好无聊……” “还有二十分钟,马上就好了宓儿。” “不要……江沉寒你陪我,你陪我……” 宓儿干脆整个人都凑过去,抱住江沉寒的手臂摇晃起来,江沉寒被她摇晃的没办法,只能放下钢笔:“我陪你回去午睡好不好?” “那我睡着了你也不能走。” 江沉寒哭笑不得:“怎么这么黏人了?” “人家怀孕这么辛苦,你还要忙工作……” 宓儿委屈的抱怨,江沉寒眼底的笑意,忽然一点一点的沉没无踪。 宓儿当年怀着球球时,他和她已经分手了。 他以为她想要用生孩子套牢她,而那时,她实在黏人的让他厌烦,干脆就直接摊牌分手。 他不要孩子,也不要她。 最初她哭过闹过,可后来,她一个人承担了这一切。 一个人度过整个煎熬的孕期,生下球球,将球球养大。 现在的宓儿,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他撒娇耍赖,缠着他陪着她。 可那时候的宓儿,那一日一日,一夜一夜,又是怎样熬过来的? 心死了,凉透了,带着上辈子的回忆痛苦煎熬着每一天的宓儿,又是怎样熬过来的?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他不能回到过去给她一个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