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 狱中折辱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76章 狱中折辱

她活着还是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甚至,还不如就这样在狱中待上一辈子。 虽然,她每日都免不了被同牢房的女囚欺凌打骂,虽然,经常连吃一顿饱饭都是奢望,但陶菲还是觉得,她宁愿就这样待上一辈子。 出去…… 出去怎么面对昔日那些千金小姐们鄙视的眼光? 出去,她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昔日名媛,被逐出陶家,如何谋生? 难不成,去打工,去乞讨? 更何况,江沉寒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她在狱中受折磨,还能活下去。 没有人想死,也没有人不怕死。 陶菲在上次自杀未遂之后,已经彻底打消了寻死的念头。 濒死的那一种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但陶菲终究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一个月后,她同牢房的女囚出狱了两人,很快又换了两个新的女囚进来。 而这两人中的一个,身材高大肥硕,满面横肉,目露凶光,却是涉嫌凌虐杀人未遂的一个重犯。 而更让人心中惊惧的是,这个女人是个心理变态喜欢玩sm的女同,而她之所以被抓,正是因为她将自己的工友绑架在自己的出租屋中,整整性侵凌虐了一周,后来她想要杀人灭口的时候,那女人趁她不防拼死逃了出来,才保住了一条性命。 而这个女囚,在来这间牢房的第一天,就盯上了身材娇小皮肤雪白,在这几个灰头土脸的女囚中显得格外白净秀美的陶菲。 是夜,惊魂未定的陶菲,久久不敢入眠,到半夜凌晨时,她刚刚困倦的闭上眼,却有一只粗硕肥腻的大手忽然从她的被子下探进去,直接摸到了她的胸口处…… 陶菲陡地惊醒,借着惨淡月色,正看到一张肥肉恒生狰狞无比的脸,几乎贴在自己面前,陶菲失声尖叫,引来几声同房女囚的喝骂,而下一瞬,她的嘴就被一团破布死死堵住了…… 单薄的囚衣遮挡不住什么,那只大手很快撕开她的衣衫,生着厚厚茧子的手掌,砂纸一般粗砺的刮过陶菲细嫩的肌肤,尤其是胸口两处,那人又是掐又是拧又是拽,陶菲呜呜惨叫,双腿却被人粗鲁分开,女人那常年做工犹如铁钳一般的手指狠狠捅进去…… 陶菲像是脱水的鱼一般拼命挣扎扭动起来,娇嫩的皮肉磨破撕裂出血,剧痛像是凌迟一般切割着她的每一寸神经,可她却根本挣不开,在这个肥硕健壮的女人面前,陶菲就像是蝼蚁一般,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这边的动静这样大,可同牢房的女囚们却都像是睡死了一样,没有一个人起来看一眼,甚至外面值班的狱警都没有一个人来问一句。 陶菲感觉自己下面的血都要流干了,身体上的疼痛到了最后已经全部麻木,她睁大了双眼望着头顶漆黑斑驳的天花板,她的身子像是死鱼一样,间或随着那个女人粗鲁的动作,她的脑袋会狠狠撞在床头栏杆上…… 陶菲已经不再挣扎了。 甚至到最后,她脑子里还有一线可笑的清明,她想,她之前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她以为这就是江沉寒对她的报复,可现在,她方才醒过神来,原来他的报复,到今日,方才是刚刚开始。 那个女人终于发泄够了,从她的床上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很快呼呼大睡,呼噜震天。 陶菲身下的血止住了,她躺在冰凉湿透的床榻上,眼中的泪,终是缓缓的淌了下来。 人总是这样,不到痛苦难当的时候,怎么会彻底后悔悔悟? 就在白日时,陶菲心中还未曾有过多后悔,她甚至遗憾,自己没有更早出手,早点弄死宋宓儿。 可到这一刻,她连一根救命稻草都没有的时候,她终于醒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