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74章 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你刚推门我就知道了,我就是要看看你会不会耍流氓!” 江沉寒脸上笑意更深了几分,“就是喜欢对你耍流氓啊。” 宓儿皱了皱鼻子,伸手去搓揉面前这张俊脸:“要不是看在这张脸的份儿上,我一定把你打成猪头!” 江沉寒眼底浮出淡淡柔和的笑来,任她蹂躏着自己的脸,到最后,方才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攥在掌心里:“宓儿。” 他的声音很轻,又带着一点沉沉的涩意,宓儿看着他,不知怎么的,她似乎从他眼中看出了深浓的哀色和愧疚伤怀,让她也跟着不受自控的,心头泛酸。 “你喜欢帝都吗?”她上辈子,惨死帝都,带着记忆重回这里,江沉寒想,她若是每日看到熟悉景致,熟悉人事,怕都会勾起伤心回忆。 虽然她现在已经忘却了,不会再想起,可他还是想着,带她离开这里。 宓儿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她和江沉寒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而她,好似也渐渐的习惯了,身边有这一大一小的存在。 尤其是球球,实在是不能再贴心了,宓儿甚至觉得,如果有一天,球球回到他亲生母亲的身边去,她会不会羡慕嫉妒,难过伤心呢? 而江沉寒…… 宓儿偷偷瞄了一眼面前的男人,不能否认,他真的很好,好到她根本挑不出他丝毫的错处来。 甚至宓儿自己也想过,江沉寒到底是因为球球把她认成了妈咪,所以他为了球球才对她这样好,还是,他是真的喜欢她呢…… 江沉寒对她的喜欢是遮掩不住的,她也不是傻子,一个男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对一个女人这样好呢? 如果她是个丑八怪,她不相信江沉寒还会对她这样好…… 可是,如果有一天,球球的妈妈回来了,如果有一天,她变丑了,江沉寒喜欢上别人了,她又该怎么办…… 她喜欢他吗?宓儿自己都有些困惑。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呢,她并不太懂,但她却知道,她有时看不到他,会莫名的想起他,有时候,他温柔看她的时候,她的心跳会变得很快。 她由最初的抗拒这一大一小,到现在,已经适应了他们在自己的身边…… 如果有一天,这一切都不存在了呢? 宓儿再次看向江沉寒,他温柔耐心的等着她开口回答。 从来都是这样,他对她有无限的耐心和包容,将她纵容成小孩子一般,可是现在,他问她喜不喜欢帝都…… 宓儿心里忽然有些难过,帝都是他的家,和她却毫无关系。 他问她喜不喜欢帝都…… 是想要送她回去滇南吗? 是……球球的妈妈要回来了吗? 可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何处,又能去哪。 宓儿轻轻的抽出了自己的手,长而潋滟的睫毛轻轻垂了下来,把眼底的情绪尽数掩盖。 “帝都挺好的,可帝都不是我的家,江沉寒……你还把我送回滇南去吧,别的,我也不知道能去哪了……” 她说到最后,忽然没能忍住,情绪有些失控的,鼻腔也跟着酸了,宓儿轻轻咬了咬牙关,克制着,没让自己落下泪来。 原来,此时的她,离开江沉寒后,竟会完全不知道自己归宿在何处。 “宓儿。”江沉寒忽然伸开手臂,用力抱住了宓儿。 他抱住她那一刻,成熟男人身上清冽好闻的味道立时涌入了鼻腔的深处,宓儿闭上眼,眼泪立刻涌了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过,那种难过又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和表达的,只是很想掉泪,只是忍不住这忽然崩溃的情绪。 像是她的身体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以至于,她分不清,哪一种,才是她最真实的情绪。 “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好不好,我和你,还有球球,我们都永远不要分开,好不好?” 江沉寒抱着她的力道那样的大,那样的重,像是要将她整个融入自己的身体中去一般。 宓儿的眼泪缓缓止住了:“如果有一天,球球的妈妈回来了呢?如果有一天,你喜欢上别人了,不再对我好了,又怎么办?江沉寒,我心眼可小了,如果你不喜欢我了,我是会永远都不理你的……” 江沉寒忽然轻轻笑了一笑,他伸手,抚了抚宓儿的脸,想要低头去亲她唇角,宓儿却抬手挡住了他:“你现在不要亲我,也不能亲我,占我便宜,你得先回答我……” “好。”江沉寒眼底含了深深的笑意,他将宓儿再次拥入怀中,放轻了声音道:“江沉寒在这世上,就喜欢宋宓儿一个人,不但这辈子,上辈子,下辈子,也只喜欢宓儿一个,如果他让宓儿伤心难过了,就让老天爷做主,短他三十年的寿命……” “不要……”宓儿急急抬手死死捂住了江沉寒的嘴,“江沉寒,你胡说什么啊!三十年……你知道三十年是什么概念吗?你就这样胡说……” “好好好,我不说了,宓儿别生气……” “别人发誓都是说下辈子也要爱你也要在一起,怎么你这个人这么古怪,你怎么知道你上辈子喜欢我?说不定你上辈子还是我的仇人呢!” 宓儿佯怒似的笑嘻嘻的说着,江沉寒看着她,眼圈却忽然酸胀着疼了起来,有一瞬间,他很想没出息的抱着她哭上一场,将心中所有苦痛,担忧,惶恐,全都发泄出来…… 可他到底还是忍住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捧住了宓儿的脸,仔细的看了很久很久,方才轻轻问了一句:“宓儿,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宓儿的脸瞬间有了淡淡的绯色,她眼睫颤着垂下来,不敢去看他,可渐渐的,那绯色一点一点的弥漫到了她的颈项和耳根,她雪白的肌肤像是微醺一般,桃花春水一样的诱人,江沉寒没忍住,低头轻轻亲在了她的眉心处。 “宓儿乖……” 江沉寒的吻一点一点的落了下来,当他吻着她轻颤着的,薄薄的眼皮的时候,宓儿原本垂在身侧的双手,忽然紧紧攥住了他的衣袖:“江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