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 你又占我便宜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73 你又占我便宜

“秦小姐,上辈子到最后,我真的从来没有管过她吗?” 秦月轻轻点了点头:“人人都说,您因为孩子的事情,恨她入骨,不许任何人对您提起她的人和事。” 江沉寒忽然轻轻笑了笑:“原来上辈子我是这样罪该万死的人。” “江总,其实,其实这些都是传言,具体的内情,我这个局外人知道的也很少,知道的并不详尽,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传,或者您曾是帮过宋小姐的,只是我们外人不知道罢了。” “无风不起浪,如果不是我真的对她做尽了薄情的事,世人也不会有这样的传言。” 秦月敛默不语。 “上辈子,她和陶菲是不是一直关系都很好。” 秦月细细的想了想,点头:“是,上辈子,一直到最后,到最后宋小姐实在堕落不堪,陶菲才和她断了来往,也因此,人人都称赞陶菲有情有义,就连她最后和您在一起,也没人诟病她。” 陶菲,真是好手段。 如果他猜的没有错的话,陶菲上辈子在他和宓儿之间,没少做挑拨离间的坏事吧。 这辈子保姆的事情上是不是可以看出来,上辈子球球出事,也是出在保姆身上,而那保姆,亦是陶菲已经收买的? 如果当真如此的话,那么,陶菲其人,绝不能再活。 秦月有些忐忑的望着江沉寒:“江总,您还有其他要问的吗?” 江沉寒轻轻摇了摇头。 “江总,其实,其实最后,宋小姐去世之后,您也是很后悔的……” 江沉寒只觉得浑身都如泡在冰水中一般,冷的彻骨。 纵然陶菲该死,可是他呢? 被陶菲挑拨就信了? 陶菲心机再怎么深,也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纠其根本,还是他,上辈子辜负了她…… 秦月说他很后悔,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 宓儿她在痛苦的煎熬着时,他又在做什么? 宓儿在苦苦盼着他能拉她一把的时候,他又做了什么? 他不想听到她的名字,与她有关的一切,陶菲顺势而上,再也没让他得知宓儿的任何事…… 一直到她死去…… 江沉寒不敢去想,宓儿走的时候,最后在想什么,她恨他,还是已经连恨都恨不起来了…… “江总……” 秦月看着江沉寒此时的神色,只觉得心里发怵,她细细想了想自己说的话,并未有任何不实或者虚构之处,方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秦小姐,我先让人送您回去。” 秦月如释重负,慌忙站了起来,“江总,那我就先告辞了……” 江沉寒点点头,秦月转身走到门边,江沉寒却又忽然开了口:“秦小姐,先请留步。” “江总?” “秦小姐,你知晓一些上辈子的事,这算是上天给你开了金手指,但还请秦小姐,不要动了歪心思,做了让自己追悔莫及的事才好……” 秦月不由的一怔,只觉后背倏然冒出了一片冷汗,她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江总……您这话,我可听不懂……” “听不懂,就回去慢慢儿想,今日见面,看得出来,秦小姐是个聪明人,聪明人不会做蠢事,更可况,秦小姐有今日可并不容易,秦小姐也不想,自己毁了自己的前程吧……” 秦月抿紧了嘴唇不说话,脸色却是渐渐惨白。 她当然听得出来,江沉寒话里话外的意思。 更甚,若是她今晚耍什么心眼的话,江沉寒怕是根本不会提醒她! “秦小姐,有些东西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去抢,你和你该做的,是把自己现在拥有的,更紧的攥在手心里……” 秦月终是用力点了点头,“江总,您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 江沉寒没有再多说什么,秦月缓缓走出了房间,一直到坐在车上,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此时终于能确定,她的秘密,早已不在是秘密了。 江沉寒已经知道她的心思,是不是说明陆邵北也早已知道了…… 而,秦好,上次之所以躲过一劫,也是因为,她早已察觉,然后已经怀疑她了…… 秦月不由得一阵后怕,幸好秦好无恙,如果秦好真的出事,她以为的天衣无缝,就是笑话! 陆邵北……他更不会放过她,原谅她……接受她。 秦月怔怔然坐在车上,车窗外流光溢彩得亮光,细碎浮沉在她的脸上,她看着那些亮光,终是做了决定,有些事,有些人,是真的不能再肖想了…… 上辈子音讯全无的陶菲,也许正在某一个角落受尽煎熬苦楚,也许早已死去了…… 江沉寒这样的人,他肯出言警告,已经算是仁慈。 秦月轻轻叹了一声,就算重活一次又如何,不是她的,终究还不是她的…… 江沉寒的车子缓缓在别墅外停下。 他下了车,看向迎出来的佣人,“他们都睡了吗?” 其实不过是多余的一句问,都已经这个时间了,球球肯定早就睡了,而宓儿,更是一向都很贪睡。 佣人忙道:“小少爷早早就睡了,就是宋小姐,起来了两次,厨房送了热牛奶,宋小姐喝了,才睡安稳。” 江沉寒不由拧眉:“她睡的不踏实?” “小姐应该是有点择床……” 江沉寒点点头:“我去看看她,你们也休息吧。” 他迈步上了楼梯,二层的卧室很安静。 江沉寒轻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一室月光安静铺陈在底本上,宓儿身子侧躺面向窗子,睡的很安稳的样子。 江沉寒不由得放轻了步子走过去,宓儿闭着眼,长长的睫毛鸦翅一般的漆黑一片,笼罩在她雪白如瓷的脸容上,江沉寒静静地望着她,不知望了多久,他方才倾身,在她颊边印下了轻轻一吻。 孰料,他还没起身,原本熟睡的宓儿却忽然睁开了眼,声音惺忪一片,慵懒却又诱人:“江沉寒,你又占我便宜……” 江沉寒蓦地轻轻笑了:“怎么醒了?” 宓儿拥被坐了起来,长发丝缎一般从她肩上滑落下来,她颇有些孩子气的望着江沉寒:“你刚推门我就知道了,我就是要看你会不会耍流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