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上辈子,我从来没有管过她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872章 上辈子,我从来没有管过她吗?

秦月腹内不屑一笑,面上却不露,点点头走了出去。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这一路,秦月都在翻来覆去的想。 江沉寒名下有娱乐公司,虽然不以谋利为主要目的,但谁也不嫌钱多。 难不成,是江沉寒也看上了她的本事,有心把她挖过去? 不过…… 秦月的心不由得有些怦怦乱跳,在帝都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自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如今的公司虽然对她真的极好了,但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不想更进一步? 江家这样的门庭,在帝都都是少见的,如果当真靠上江家,那她将来的前程可不能同日而语了。 就看江沉寒想挖人都这样光明正大直接怼到人家公司楼下来堂而皇之的挖人,就能瞧得出来,江家和那位向来强势霸道的江总,背景根基都是多么雄厚。 秦月稳了稳心神,心里盘算起来,如果江沉寒真的有挖人的意思,她又该怎么和他谈条件,怎么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好处。 “秦小姐是吗?” 江沉寒的司机迎上前来:“您请上车,江总已经到了,正在等着您过去。” 秦月带了助理上车,车子疾驰向前,很快到了夜色最顶层的一处包厢。 江沉寒的下属领着秦月到了包厢外,却将她的助理拦下了:“江总吩咐了,有些话想要和秦小姐说,闲人就不要进去了。” 秦月不免有些踌躇。 “秦小姐不用担心,您的助理就在隔壁,江总只是问秦小姐几句话而已。” 依着江沉寒的身份,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给秦月面子了,秦月也不好再说什么,点点头进了包厢。 “秦小姐,请坐吧,今日让秦小姐来,是有些事想要问问秦小姐。” 江沉寒站在窗边,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来,秦月虽然也算是见惯了大世面,但却是头一次见到江沉寒这样的人物,不由得也有些紧张起来:“江总,您有什么事想问,我当然是知无不言。” 江沉寒淡淡笑了笑,“秦小姐喝点什么?” “绿茶就行。” 江沉寒让人送了茶进来,包厢的门再一次关上了。 秦月捧着茶,觉得原本紧张的心绪,也随着这茶香缓缓的消减了几分。 “江总,您想问什么事?” 秦月喝了一口茶,仍有些微微忐忑的开了口。 怎么这架势,看着并不像是要挖她的意思? “秦小姐,听说,您知道上辈子的一些事。” 江沉寒是在问话,可用的却不是疑问的语气,秦月整个人蓦地一颤,杯盏肿的绿茶溅出来了几滴,落在她的手背上,微微的一阵刺痛。 她整颗心都噗通噗通的乱跳了起来,几乎都要从嗓子里飞出去了。 这是她最不为人知的一个辛秘,她也敢笃定这世上再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可江沉寒,怎么会知道! 难道是这些日子她的锋芒太外露了,毕竟…… 从去年到今年,由她之手挖出来的小明星,连着爆了四个,这在整个娱乐圈都算是从未出现过的奇迹! 可,就算是她锋芒太外露了一些,但常人也不会想到这一点上来。 可见江沉寒定然是已经抓到了什么实证。 秦月的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 如果是旁人,她就嘴硬死不承认好了,可面前的人是江沉寒,江家和他与总统府的关系多亲厚谁人不知? 她怕是只要敢隐瞒半个字,或者是想要耍什么心眼,今后她就别想在帝都立足了。 秦月想的并没有错,在这个名利圈子里打滚了这么久的她,当然不蠢也不傻。 有些人能糊弄,可有些人,却是绝不能糊弄的! 秦月定下心来,缓缓开了口:“江总,您既然问了,我也就实话说了,我确实知道一些上辈子的事。” “秦小姐是爽快人,既然秦小姐确实知道,那么我也就直接问了,秦小姐可知道,上辈子宋宓儿的一些事?” 秦月此时已经稳下心来,原来江沉寒想问的是宋宓儿的事,这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只要她曾做过的一些事永远不被人知,那么,别的人的事,又有什么不能说的。 “宋小姐这样的大明星,她的事,当然是世人皆知。” 秦月放下了杯子,轻叹了一声:“只是宋小姐上辈子的命不好,最后,也没得善终,连唯一的骨血,也痴痴傻傻,下落不明。” 江沉寒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的抽离干净了。 秦月像是在回想从前的事,微微的拧着眉:“宋小姐好像是被人算计染上了毒瘾,最后名声尽毁,不得不去拍一些*的小成本电影维持生计……” 秦月说着,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江沉寒的脸色:“江总,不瞒您说,具体内情,我们这些外人也不知道,我所知道的这些,也都是我看到或者听到的。” “接着说。”江沉寒声音暗哑,目光仿似定在了某一处一般。 “后来听说她那个儿子……也就是,就是和您生的那个小少爷,不知怎么的从楼上摔了下来,摔坏了头,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您和她就彻底决裂了……” “后来她过的很落魄,很惨,但是您也从来都没有出手帮过她……” “哦对了,再后来,宋小姐死了之后,您好像和她生前的闺蜜在一起了,叫什么,什么菲来着的……” 江沉寒觉得全身的血都冷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之前宓儿所说的那个所谓的剧本,都是她上辈子的真实经历。 秦月今日说的一切,都与她昔日说的话完全重叠,没有丝毫的错漏。 而秦月和宓儿又不曾有任何的私交,串通也是不可能的。 那就只能说明一点,这就是宓儿的前世,而宓儿,她和秦月一样,她们都是知晓前世的人。 所以,宓儿当初才会忽然对他态度大变,避之不及,再不肯与他走近。 “你说的是不是陶菲。” “对,就是陶菲,只是很奇怪,当初人人都说您要和陶菲结婚了,但是后来却一直没有传出任何婚讯,而陶菲也下落无踪了……” “秦小姐,上辈子到最后,我真的从来没有管过她吗?” 猜你喜欢: